真理之年?(中國特色的真理?)

終於,「中國教會專家」的「教父」韓德力神父(Jeroom Heyndrickx)走出來了。他文章的題目竟是「2018年會是真理之年嗎?」【他指的當然是那「即將」(?)簽署的中梵協議】。

我可以不理會(現在)有名氣的郗仕(Francesco Sisci)所寫的〈破壞信任〉一文。我可以頂住誘惑,不回應(教會歷史專家?)利偉豪神父(Michael Kelly)寫〈陳樞機完全錯誤〉的文章。但我怎能不理會韓德力神父,或放棄對他那「令人感動」的講道作出回應呢?

其實我現在覺得我早該,至少簡單地,回應郗仕和利偉豪神父。因為我這樣做,我也可以順便,回應韓德力神父文章裡的一些要點。

——————————————————————–

我認識郗士。我們很多年前碰過幾次面。他生命中的強項在於他取得了一位女孩的芳心,這個女孩恰好是一位中國將軍的女兒。這使得他能夠暢行在北京的權力走廊。但這並未使他成為真正的中國問題專家,更不是教會事務的專家。

至於他與某位斯特拉齊亞里(Strazzari)合寫的文章的重心(陳樞機破壞了信任),我承認違反了保密的規矩,但我這樣做是因為教宗的合作者以其名義正在做一些邪惡(錯誤?)之事(他們打算悄悄地做他們的骯髒事,讓我們吞下既成的事實)。我一定要避免教宗要為他們承擔責任。

是的,我相信教廷並不就等於教宗。直至我看到那份邪惡協議簽署之前,我拒絕相信這能是事實。

——————————————————————–

這也就是我回應韓德力神父的第一點。他呼籲大家「團結在教宗身旁,如果……」他有重複那是有一個「如果」。他承認「我們不知道教宗是否會……」。他只是在預言。所以我仍然可以挑戰他。只有在那不幸的簽署發生了的情況下(傳言將在3月23日或27日),我才會承認我的勸諫失敗,默默退出,並離開講道台,把它留給韓神父高唱他的凱旋曲。

——————————————————————–

利偉豪神父把主教任命權,追溯到基督徒君主擁有委任主教決定權的時代。但幸好那已是……「歷史」。

他還提到梵蒂岡曾向納粹黨、法西斯政權和東歐共產集團妥協。但今天,沒有人會對此感到自豪吧?(是有信仰堅定的人民阻止了教會徹底崩潰!)

[去年夏天,我花了三個星期到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國三地教會進行了研習之旅。]

現在,我們在中國面臨的「歷史」現實是:一個「小羊群」(pusillus grex)被巨大的無神論勢力迫害。從1949年到今天,在中國教會發生的事情,在「歷史上」沒有先例。

以前說的選擇是「投降或殉道」(那時並沒有我推人去殉道),而現在的選擇是「(在梵蒂岡的鼓勵下)投降,或回到地下墓穴」。

但為什麼要投降?難道梵蒂岡看不到地下教會團體,例如在河北和福建,仍有許多教堂?難道梵蒂岡不知道在像上海那樣的城市裡,很多神父每個主日在私宅裡為他們的信徒舉行彌撒?在「籠外的鳥兒」仍然有某程度的自由。不過現在事情正在改變。梵蒂岡來幫助政府推所有人進入籠子了。這絕對是新鮮事!這是在創造「歷史」!

——————————————————————–

這是我對韓神父的第二個回應。他表示,協議的簽署將是一個祝福,因為它可以讓中國的天主教徒「在同一個團體中公開地慶祝他們的信仰」。「2018年將是真理之年。」

什麼真理?中國特色的真理?(我希望韓神父閱讀一下已故金魯賢主教有關真理的牧函。真理在現今中國並不存在,也沒有很高的評價。從食物到藥品,所有東西都造假。你不必說實話,只要說老闆喜歡聽的話就夠了。)

「在一個團體中公開地慶祝他們的信仰」?多麼美妙啊!但是,在哪裡慶祝?在愛國會登記的教堂裡,在監控攝像機的監視之下,聽神父宣講主席 —— 皇帝的最新指示?!還有其他可能性嗎?這肯定不像世界任何一個天主教會裡的正常崇拜!

韓德力神父從中國人那裡學到很多東西,中國人很會玩弄語言偽術。美麗的言詞:「在一個團體中公開地慶祝他們的信仰」和「恢復在中國的教會的合一和正常化」。多麼動聽,多麼「不尋常」,多麼悲慘的謊言!現實是:有人在教宗的權威下,堅守信仰,多年來忍受各種歧視和騷擾,現在卻被梵蒂岡逼進同一個「監牢」裡;那裡由穿著天主僕人衣飾的政府官員領導他們齊聲呼喊:「中國萬歲,中國天主教萬歲」[當你說出「中國天主教」之時,你可能沒有注意到這裡的矛盾 — 但如果你說「中國公教」你就會看到:獨立的中國教會不再是公教會了!]

——————————————————————–

韓神父將這個「奇蹟」的功勞歸於「教宗方濟各的勇敢舉措」【顯然,教宗本篤(對抗主義者?)不是「他的」教宗】。韓神父太謙虛了。為這次「大成功」他才是值得領獎的人。他在教宗本篤2007年的信函發表後不久開始播種,加上教廷的同謀,現在他正在收割過去十年的成果。

他斷章取義地提到「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這是教宗信函第8章第10段裡的一句話:「有些主教因不願屈從對教會生活的不當控制,且為了完全忠於天主教的道理和伯多祿的繼承人,被迫秘密地接受了祝聖。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歷史告訴我們,祇有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不接受國家機構干涉教會切身生活時,牧者和信友們才這樣做。」

韓神父在教廷和愛國會都吃得開,讓他可以在中國各地教會傳播他對教宗信件扭曲的解讀。「讓所有人都到地上來,不應該再有地下教會了!」

他最近的戰利品:是去年11月公開就職的蘭州教區主教。另一位主教魏景義是在等候名單上。

關於修和與合一之間的區別,我們幾經艱辛才爭取到在牧函的《綱要》中澄清了,但那已是兩年之後的事,那對教宗信件扭曲的解讀對教會已經造成無法彌補的混亂和破壞。

我不打算指出韓神父文章裡的所有荒謬之處。我只想提醒他,他強調「梵蒂岡知道得最清楚」是違反教宗方濟各對「邊緣」聲音的重視。也請記住:雖然你經常去中國大陸,但中國的現實每天都擺在我們香港人眼前。歡迎你來香港觀看,他們下個月如何慶祝中國首次自選自聖主教六十周年。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