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維園祈禱會上分享

我們今晚聚集在這裡是為追悼29年前民運中捨身的烈士;我們求主眷顧他們現在流亡中的伙伴,安慰他們還在生的親友,今年六四前政府對他們的監控更加嚴密;我們也為祖國及全世界的公民社會、維權人士祈禱,使他們在絕望中還抱住希望,努力於民主發展。我們特別為祖國的宗教自由祈禱,最近許多對宗教的壓迫和侵害,尤其是嚴禁兒童和青年參與宗教活動,原來絕非小部份狂熱者的妄動,而明顯是有組織的,大規模的運動。

我們堅持了29年了,但情形似乎沒有改善,反而惡化。

再看看我們心愛的香港:越來越像國內任何一個城市了。一國兩制早已走樣了,連司法也成了政治鎮壓的工具。維護香港固有價值的,有理想的市民,尤其是青年,一批一批入了監獄,有權勢的人卻可以為所欲為,這不是六四前的中國嗎?

在我們誦唸了的三首聖詠中,我特別認同聖詠35

「主,有蠻橫高傲的人攻擊我,鬥爭我,謀害我的生命,你坐視這一切要到何時?主,快醒來吧!」(我數年來最鍾意的聖詠正是44首最後兩句:「醒來,我主,為何依舊沉睡!」)

~~~~~~~~~~~~~~~~~~~~~~~~~~~~~~~~~~~~~~

很多年前在六四祈禱會上我曾說:「明年我們來這裡慶祝平反。」我太樂觀了!可能今年在這絕望的時刻,最適合再嘗試做個先知。在歷史中天主會在我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刻,從最黑暗的處境中,拯救出他的子民。

我們怎樣幻想那一天?

我們剛才唱的聖詠35說:「求上主揮舞長矛,使追逐我的人蒙受恥辱……願他們暗佈的網羅,纏住他們,他們挖掘的坑窖,陷害他們!」

聖詠也似乎鼓勵我們報復的心情!?

這次祈禱會的主題是:「上主是正義的,心誠的人必得見祂的儀容」,是聖詠11首的第七句,非常溫和。但我查讀整篇聖詠,發現第五、第六句原來是「上主痛恨那愛蠻橫的人,使火炭硫磺降於惡人之身。」

「蠻橫」,「野蠻、強橫的人」不是我們近來見到的嘴臉嗎?有人以市民的質問為「無聊」(記得有人說過:「你們香港人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有人以市民的憂慮為多餘,「我說了O.K.還不夠嗎?你們懂些什麼?」(記得有人說過:「信我啦!」)

我們是良民,但他們當我們是愚民,要我們做順民!我們能不忿怒?

我頓然記得;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對「團結工會」的萊赫‧華勒沙(Lech Wałęsa)說:「你可以忿怒,但不可以仇恨。」斯德望臨死前效法十字架上的耶穌說:「主,不要向他們算這罪債!」耶穌說過:「他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

~~~~~~~~~~~~~~~~~~~~~~~~~~~~~~~~~~~~~~

前兩天聖母訪親瞻禮的第一篇讀經取自羅馬人書12章9至16節「以善勝惡」,17節說:「對人不以惡報惡,……」,第19、20節更說:「上主說:復仇是我的事,我必報復。所以如果你的仇人餓了,你要給他飯吃,渴了,應給他水渴,因為你這樣做,是將炭火堆在他頭上。」

原來最後這句來自箴言的話,意思竟是:「向仇人施恩,叫他看到如此愛人的德行而感到慚愧,受到良心的譴責,悔過認錯。」(思高聖經的注釋)

這樣看來信友禱文的第五個意向寫得正好:「為中國的領導者祈禱,求主轉變他們的心,使他們勇於認錯、悔改。」

我們期望的不應該是血流成河的景象,希望是另一次「天鵝絨革命」。

~~~~~~~~~~~~~~~~~~~~~~~~~~~~~~~~~~~~~~

以這樣的瞭解,這樣的心態,我們現在可以唱聖母讚歌:「天主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驅散那些心高氣傲的人,衪從高座上推下權勢者,卻舉揚了卑微貧困的人。衪使飢餓者飽饗美物,反使那富有者空手而去。」

「天主是正義的」他賞善罰惡。天主公義的時刻幾時來到?明年30週年,能回來慶祝平反該是多麼好。時間在天主手中。福音裡確實的訊息是:「你們要堅持到底」。來慶祝也好,來痛哭也好,我們明年在這裡再見!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六四。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