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航船經驗

多謝Esther及卓剛和我交換了週記。也謝謝多位兄弟姊妹的回應。你們都同意:夕陽可以無限好。你們也欣賞了我介紹的那支歌,我很高興。

Esther說她喜歡運動及任何奇刺激的事物,希望每年可以離開香港一次,見識文化 …… 她正在肯亞旅遊 (說起肯亞,我想你們已聽過:我退休後的計劃本來是去肯亞首都Nairobi慈幼會神學院教書,後來因為湯主教請我留下幫忙這裡的修院,我才暫時留了下來 …… 我很好奇等Esther分享肯亞之旅)。卓剛也喜歡打籃球 … 旅行 … 環遊世界。

我不能不承認我老了。雖然你們見我似乎精力充沛,其實我現在喜歡靜多過動。我這三、四年平均每兩個月搭一次飛機,但意願不在旅遊。我也儘量每星期一次行上山頂,但這也是為應付營養師。

你們喜歡動,喜歡見識新的東西、交新的朋友是理所當然的,我們的世界靠你們這股動力,這股求新的心才能保持它的青春。千萬不要太早停下來。不過在動中也要有靜,接觸新的人和物也要留下永久的收獲。

真如Esther說的每天晚上要反省過去的一天,也就是卓剛說的知道宗教的重要,加深我們和天父的關係,祂是生命及一切美好東西的造主。離開了真、善、美的根源我們找到的祇是轉瞬間會消逝的、膚淺的刺激 (吸毒、色情 …… )

這次想和你們分享的是我第一次的航船經驗。那是六十一年前的事了。我雖生在上海,上海當然在海上,但我十四歲才第一次見到大海。十六歲終於有機會坐大船出海洋。那時慈幼會中華會省初學院遷回香港,我們十一位準初學生就從上海乘船來到香港。那時修院很窮,買不起船票,卻獲一位英國軍艦 (驅逐艦) 的船長讓我們免費坐「順風船」。三日三夜在汪洋上,除了他們「演習」的那天我們都能在甲板上欣賞天和海。白天除了海、天什麼都見不到,夜裡可見到天邊有閃閃燈光。我們每晚在星天下熱心地唸玫瑰經。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