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致大陸天主教地上主教們的信函

致中國大陸天主教「地上」主教們

有關「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

各位主教兄弟們:

日前 (聖伯多祿聖保祿瞻禮日) 我在公教報上登了一封致國內兄弟姊妹們的信。不過我還需要和你們,我的主教兄弟們,談談關於在二○○九年下半年恐怕會召開的「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

關鍵的時刻

按教宗兩年前給我們的信上清楚的指示,愛國會因主張獨立自辦教會,我們不能接受;所謂「主教團」也因某些理由不能被承認。那末,「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我們更不能接受。你們知道那會議是怎麼一會事。其主要目的是選出上述兩架構的領導人。參加選舉的代表們不知如何產生,政府官員卻坐在台上像是會議的主禮,至於「民主選舉」根本是一場預定的鬧劇,由愛國會某人自導自演。這樣的會議蔑視主教們的職權,對教宗的信也是一個侮辱。得悉教廷也已給了清晰的指示。

我在六月廿九日的信中曾提醒各兄弟姊妹大家該努力使教宗的信終於發揮作用。你們任牧者的當然更有責任,尤其在這關鍵時刻,如果你們去參加那會議,就會造成一個合法的假象,這樣繼續獨立自辦的教會,還有理由不稱它是裂教嗎?

我知道不少兄弟持不同理由會說:不去參加非常困難,幾乎不可能。本人沒有任何資格給你們指示,但因為我有福接近教宗,在香港特區我們又有言論自由,我把下列看法供你們參考。

情景的分析

一.教宗在他的信上固然說了有些主教已獲與教宗共融,但仍和那些不合法的架構有某種關係,我們不該以為這是矛盾。某程度的妥協可以是權宜之計。很明顯妥協當然不能永遠持續。目下似有矛盾的處璄是過渡性的。教宗的期望是你們漸漸從不正常回到正常。所以他也勸勉你們不斷作出更多符合這「共融」身份的行為 (參閱牧函8.11)。本年五月廿四日教宗在嘉西諾山本篤會院所說的「希望中國教友重申他們對基督的信仰及對伯多祿繼承人的忠信」;「希望在中國、信徒的合一,教會的『至公、至一』越來越深化,越來越明顯」當然也是這個意思。如果你們讓這代表大會成功,那就和教宗的願望背道而馳。

二.有人問:陳樞機你是否想推你的主教兄弟們去殉道?無人有權利殉道,也無人應該推別人去殉道。但面對殉道或背教我們祇有一個選擇。我們祇能求天主的恩寵,鼓勵我們的兄弟,真如瑪加伯後書裡的那位母親鼓勵了她的七個兒子。不過看來殉道不是一個目下實際的可能,政府不想製造烈士,他們希望製造叛徒。如果你們團結堅持信仰的立場,或許政府會重新評估它的宗教政策。

三.回顧過去的幾年我真不明白為何我們入了今日的僵局。從我國政府和聖座兩邊不是大家都作出了讓步,達到了妥協嗎 (非法主教合法化了,「選出」的主教候任人被批准了)?正式訂個雙贏的協議應該不是難事了,為什麼這沒有實現呢?本人懷疑唯一的理由是那些既得利益者不想見到改變。各位主教兄弟,你們要努力爭取機會向我國的領導進言,請他們為祖國的真正利益,改善目下的宗教政策。

四.天主信任我們,把祂的羊群交托給了我們,這是很重要的責任,如果我們使我們的信徒跌倒,我們就有禍了。教宗在他的信中鼓勵我們追隨前輩善牧的好表樣,這使我們自然懷念可敬的李篤安主教,他和政府官員誠意合作,但他從不離棄信仰的原則,在某些機會上他不怕任何壓力,拒絕服從,也樂意承擔嚴厲的懲罰。

五.我們是牧者,但天主聖神也豐富地臨在我們的司鐸及教友心中,讓我們謙虛地聽聽他們的心聲。司鐸教友們就是我們的教會,他們的「教會感」比什麼都寶貴。讓我們不要使他們失望。

迎接挑戰

我們知道你們處於多麼艱難的環境。你們不斷受監視,不能彼此接觸,長而久之這也會減少彼此的信任,教會的中央及別處的兄弟也不容易給你們什麼幫助。但你們要記得主耶穌說過:「我將日日與你們在一起」,祂許諾宗徒們聖神的豐富恩佑,教宗也把你們特別托付給了聖母進教之佑。

這挑戰是嚴峻的。對方有充裕的人力物力。你們多方受到誘惑:你們為傳教,牧民不是需要金錢嗎?除了金錢政府也以社會地位引誘你們,做人大或政協議員,參加許多會議及宴會 (還可能有別的誘惑隨着而來)。威脅或勒索你們,威脅或勒索你們的親戚,真如聖經所說:「有獅子在你們身邊怒吼,想吞噬你們」(夜禱讀經)。

我們明白,也或教過別人:扺抗誘惑是每日的鍛練,要從小事開始,打贏仗是靠一兵一卒的小勝利。我們要不斷檢討自己怎麼實踐了神貧、貞潔,是否熱心服務教友、服從長上。

請向遠看看中國教會接着來的日子!你們這次的抉擇將決定中國教會繼續做奴隷或再能成為一個中華民族可以為之自傲的教會。

再望遠些:聖經說默想萬民四末會帶來智慧。讓我們要多多想像我們將來在天主審判台前會怎麼樣?那才是真正的結局,別的都會過去,很快消逝。

在結束前我請你們再讀一下六月廿二日、聖穆安 (Thomas More) 紀念日、本份經的第二篇讀經。這位殉道聖人一切都從天主的角度去看,他堅信天主的助佑,救他脫險也好,給他勇氣捨生也好,甚至萬一他軟弱而跌倒且不知悔改,他樂意在受懲罰時讚美天主的公義。

我們連自己曾跌倒也不要怕,跌倒過不要再跌倒。因別人知道我的罪過而蒙羞總比因害怕被勒索而出賣信仰好得多。

你們中有些是我年邁的長兄,有些是我年輕的小弟弟,我這大罪人把自己托付於你們的代禱。願主常保留我們在祂的聖愛裡團結共融。

在聖心內你們的兄弟

陳日君

香港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