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主!


(一)我很高興參加了這次普世青年節


「八十後了」,本已決定不再參加這些活動了,而且這次地點特別遠,本港參加的青年也比較少,……但人有時會三心兩意的……我不後悔改變了初衷。當然最有理的藉口是能主持了三天的廣東話「要理講授」;但更大的收獲是再次肯定我們的教會是朝氣充沛的。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多次說過:「青年保證教會的青春」,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要青年們宣報晨曦,現任教宗方濟各竟然「煽動」青年們做「反潮流的革命者」,他也呼籲社會給青年們更多空間,參與這也屬於他們的團體。


在那見不到盡頭的COPACABANA(科帕卡瓦納)海灘上,三百萬青年向教宗報到了,接受了他的派遣,「去」邀請萬民做基督的徒弟。「去」就是要「出去」,從關閉的自我「走出來」;他要神職人員從聖堂「走出來」,到街上去照顧社會上的弱小者;他要教會從中央「走出來」到世界邊緣去尋找那需要被領回羊棧的。


(二)我很高興更認識了教宗方濟各


我們大眾見到了這位從南美洲來的,取名方濟各的耶穌會會士。傳媒幾乎每天把他帶到我們眼前,從網頁上我們可以追聽他每天的默想。


六月中我近距離地遇到了他。在同一餐廳和他用膳,在Santa Marta(聖瑪爾大之家)神職賓館的小堂裡和他共祭(見630公教報第二版), 六月十七日得到他給我半個小時和他個別談話。


不過,這次在里約熱內盧幾天在他身邊,我找到了他的定義:他是「熱愛與人相遇的牧者」,他也請大家(神父們、青年們)建設一個「相遇的文化」(the culture of
encounters)


我在羅馬伯多祿廣場見過他做的,這幾天在里約熱內盧可以說是「變本加厲」。「相遇」為他是接近、接納、親近、親切,是溫柔(tenderness)。那從心上來的笑容配襯出一對直入你心中的眼神,誰能不向他投降。


從機場入城的路上司機竟錯誤駛入了一條堵塞的路,大家都緊張,祇有教宗方濟各卻喜出望外,從此誰也阻不了他親吻嬰孩、擁抱兒童、和青年握手,他甚至會下車去愛撫長者和病人。


他在飛機上讓記者和他聊天,有問必答。他沒有推翻任何信條,但在一切信條之上他讓你感覺到慈母教會的尊敬、同情和憐愛。


(三)我很高興香港教區勇於遵從教理、關懷社會


在巴西我的Blackberry從香港給我送來了一件喜訊,教區有關普選和公民抗命的緊急呼籲。那真是莫大喜訊,教宗方濟各一定會指讚同。


這呼籲受到多方面的批評和指責,那是意料之中的。那些批評和指責也正證實這呼籲是點到痛處了。


這呼籲明顯表示教區上下立塲一致,要求政府從速展開諮詢和對話,達成協議,給香港人民一個真正的普選,因為否則除了佔領中環真不知有什麼方法可用了。面對天主教這合一的表現,還有媒體固執地幹它挑撥的能事,說什麼「陳日君光環不再」,真莫名其妙!


普選會帶來真正問責的統治者,公益會推倒私利,人民努力的效果能更公平分配,不再製造邊緣化,這些正是教宗方濟各寄望的,這也就是他鼓勵青年們負起的使命:「照耶穌的訓導,建設一個愛的文明」。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閒話家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