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紀念六四?


天安門六四事件已是廿四年前的事了,為什麼我們還不肯放手,堅持每年要紀念呢?


 


首先我們堅持為那些在天安門廣場及附近街巷,為愛國熱情而傾流了鮮血的青年學生、工人們討回一個公道。我們要求一個平反:承認那廿四年前在天安門廣場展開的不是一場暴動,是愛國運動。政府用暴力對付,甚至殺害這些青年是錯誤的,是嚴重的罪行。


 


其實那些已喪生的是烈士,已在天堂上,我們恭敬他們如殉道者。在耶穌光榮再來時一定會給他們一個公道。但還有帶着創傷而生存者、流亡者,我們祈求上主安慰他們,早日得回他們的尊嚴,也得到社會大眾的關懷和支持。


 


有人對「平反」兩個字有意見,我們不需執著,為我們「平反」就是「認錯」。誰應該出來認錯?是誰的錯?是某某人嗎?還是一個制度呢?


 


有人夠膽出來認了責任。但他祇是代表一個制度,一個邪惡的制度,「黨為至高」的制度。「不管白貓、黑貓,祇要能捉老鼠就是好貓」聽來充滿智慧,其實這就是斯太林主義的倫理原則:維護黨的權力可以不擇手段,殺人換太平,穩定壓倒一切。共產黨用暴力和謊言救了自己而犧牲了人民,犧牲了我們的國家。


 


他們否定了改革,否定了民主,有人說「經濟發展是硬道理」「讓一些人先富起來」。我們今日可以看清楚了,那鎮壓帶來的是怎麼樣的「進步」:統治者敗壞、被統治者被毒化,六四後大陸盛行的文化是暴力和謊言:假食物、假藥品、豆腐渣工程、講假話、做假人。


 


為維護黨的至高權威,這幾十年的歷史就是政府奴化人民的歷史。在教會的遭遇上我們看得最清楚,他們威脅、利誘什麼方法都用,逼自己的同胞違背良心,放棄他們的信仰原則,獨立自辦教會,還稱這是天主教,他們指鹿為馬,引以為榮。不服從的神父、主教被監禁、被毆打,聽話的陞官發財。可惜因此也有甘心做奴才的投機份子,滲透入了教會的領導層面。


 


六四暴力鎮壓人民的制度直到今天還在破壞我們的國家,我們同胞的人格,那是天主給我們的國家,是天主給我們的同胞。我們能坐視不理嗎?國家不在於山河,不在於儲備,國家主要是人民,人民的品質。共產唯物主義破壞了人民的品質,很多人喪失了中國人傳統的美德,勤勞、誠實、禮貌。


 


其實那制度也已深深滲透了我們的香港。回歸後社會上:「奉承權貴、欺負弱小」的新文化,及政府許多歧視性的措施領導了香港人的集體自私,這不都是那制度的影響嗎?如果明天「洗腦的愛國教育」成功,那末我們都會成了「醜陋的」中國人。


 


我們的國家有了新的領導,我們能稍微樂觀嗎?看來未必,新的領導說:「我們不能放手,要保護我們打得來的江山,否則會遭遇蘇聯一樣的命運」。這說法不就是否定民主,堅持「黨天下」的理念嗎?難怪維穩費超過軍費,達七千七百億!最近,中央出了指示:學界、知識界和傳媒有七個「不准講」。


 


不要普世價值、不要自由、不要人權,那不是放棄文明,退回到原始的野蠻嗎?我們甘心嗎?


 


不,不再是奴隸的人們,讓我們抬起頭,我們的助佑來自上主,耶穌有永生的話。他說:「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義」就是正義,正義的基礎是真理,我們都是天主的子女,我們有尊嚴,我們有權利,我們的權利應得到尊重,政權是為服務人民,人民是主人。義德包括一切美德,一切理想,一切精神價值。生命的意義比生命更寶貴。


 


正義是最低限度的愛德,愛德超過公義,不計較、不求償。耶穌為我們罪人犧牲了自己,他把自己的體血做我們的食糧,他鼓勵我們站出來維護公義,追求理想。他給我們勇氣不怕強權,也祇有他終於會喚醒當權者的良知!


 


主,我們信賴祢!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六四。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為什麼我們還紀念六四? 有 1 則回應

  1. Fu 說道:

    Keep prayi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