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

Esther、阿汶:

隔了兩個月的回音還是比沒有回音好吧。
二零一三年就要成為歷史了,我不想拖一個「跨年債」,在這裡和您們交換兩句。希望農曆新年前後我們(和卓剛)能有機會飲茶暢談。
每年有每年的循環,每年也有每年的突破,新舊終是分不開的,世界的歷史是這樣,個人的歷史也是一樣。
Esther,您說得對,「人生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領域發展,最重要是要記得自己的內在價值及如何實踐」。您懷念「世青」,但現在正是時機發揮「世青」所得的理念和動力。
阿汶,你分明進入了一個成熟的人生階段,祝您恆心在學業、運動和關社事務上努力。
我這個退而不休的老人家也還忙得不亦樂乎。有人說我「不甘寂寞」,其實,我很嚮往寧靜的生活。不過一直到體力、精力還支撐我,我不敢貪懶,盡量繼續一些服務:在修院教書、探監及關心社會動態。
最近一件比較突出的事是我多次被邀請講「避靜道理」。避靜(或退省)是我們教會內的一個行動。個人或團體放下繁忙的工作,用幾天時間退避到自己心裡,在寧靜中省察反思自己的生活,把它和自己的人生理念對照一下,重新擺正方向。這主要是個人自己做的工夫,也可以請一位講者供給一些靈感。
我十月初帶領了本港瑪利諾會神父、修士的五日避靜。十一月初在台灣南部為四個教區的神職人員講了五天避靜道理。十一月尾和十二月初更去了東帝汶為那裡的慈幼會神父及修士們帶領了兩輪七天的週年退省。領導別人避靜自己當然得益不少,因為多天沉醉在天主的聖言中,在傳授給他人時,自己也得到這聖言的光照和滋潤。
這幾次避靜我講道的資料是兩位教宗們的通諭。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人類救主」《Redemptor Hominis》、「富於仁慈的天主」《Dives in Misericordia》及「主及賦予生命者 —— 聖神」 《Dominum et Vivificantem》,這三個通諭向我們介紹三位一體的天主,而原來天主是愛,是仁慈的愛。在祂眼裡,每個人都是非常重要。
「天主是愛」《Deus Caritas Est》也正是教宗本篤第一封通諭的題目,跟著是「在希望中得救」《Spe Salvi》及「信德之光」《Lumen Fidei》。(「信德之光」雖是教宗方濟各簽署的,但其主要內容是本篤所寫的)這三份通諭介紹了我們向天主該表達的信、望、愛,而信的對象正是天主對我們的愛,而望德也是建基於天主對我們的愛。講來講去都是「愛」。
二零一三年是本篤退休、方濟各接任的一年,新教宗給教會及世界帶來了一陣清風,方濟各這名字意味深長。正如亞西西的「窮小子」把那時的教會帶回到了福音的純真,教宗方濟各也著手改革教廷和神職,使弱勢的人群更感覺到他們正是天主所特別寵愛的。天主不願人們誤會祂高高在上,教會也要讓窮人和罪人感覺到天主的親切的臨在,而教會正是天主親近人的渠道。
這一切是耶穌降生成人帶來的喜訊,教宗若望廿三召開的梵二大公會議把這喜訊翻新了,再介紹給現代的人,我們的使命也就是把這喜訊傳遞下去。
「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在白冷城那神聖之夜天使向牧羊人報了這喜訊,現代的人是多麼需要再聽到這喜訊。天主愛我們,我們不要害怕敞開心胸歡迎祂。
二零零七年的今天我看到了新聞,教宗本篤在前一天 ── 聖斯德望瞻禮 ── 和伯多祿廣場的教徒唸三鐘經前說了這幾句話:「在這教會第一任殉道者的紀念日,我特別懷念那些在教難中的兄弟姊妹,他們毫不妥協地堅持信仰,我們為他們祈禱,求賜他們恆心到底。雖然眼前看來他們似是面對全面的失敗,但他們為信仰所受的痛苦一定會帶來真正的勝利。」
本篤在他的「隱修院」內一定繼續為那些他特別關懷的子女祈禱。讓我們也記得他們,希望二零一四年為在祖國的教會帶來真正的自由。蘇主教、師主教、馬主教我們向你們送上我們的敬意,我們的祝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廿七日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