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父,你今天溫柔、漂亮的形象,將永遠存留我心中


(二月廿八日上午十一時梵蒂岡二樓的一個大廳)

他沒有講很多話,有些我(耳朵不)也聽不清,我祇是從大約第四、五行座位望著他。他在白式長袍上穿上紅色的小披肩,再加上一條有金絲裝飾的紅領帶,非常美麗。

他講完了那短短的幾句話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讓樞機們一個一個前來向他道別,事前他們囑咐我們不要讓他老人家太辛苦,短短講兩句就行了,有什麼長的話以後還是可以寫信給他的(講話也要大聲些)。

我準備好了,我到他面前時跪下親了他的戒指,然後相當快又相當大聲地說了我背熟了的幾句話:「聖父,我代表香港及全中國的教友向你表達我們感激及愛戴的心,請你降福我們,尤其是修生們,教區的,修會的,特別是慈幼會的。」

他慈祥地看看我,我還在說話的時候他已插嘴說:「昨天在廣場上,我見到你。」

我講完了,他說:「我都懷念中國。」我再跪下親他戒指前又加了一句,「聖父,你今天溫柔,漂亮的形象將永遠存在我心中」。在我還沒有時候激動前,我放下了他的手,退下了,沒有人見我流淚。

 
 

廿七日清早,我到了羅馬。漱洗了,穿上了禮服,就趕到伯多祿廣場。靠那樞機的紅帽仔開路,不太辛苦地穿過整個廣場,到了樞機們的座位。天氣不能再好了(教宗在講話時也提到了也要為此多謝造物主)。


這是教宗最後一次接見教友大眾(第349次)。羅馬觀察報說有多過十五萬人,擠滿了廣場及廣場前那條大路,一直到天使堡。


一些橫額寫著:「本篤,我們捨不得你!」、「你走了,我們感到失落!」、「教宗,請留在我們身邊!」、「把我們也和你一起藏在基督內!」


羅馬觀察報說,教宗的話曾「十七次」給教友的掌聲打斷了,他們一齊歡呼:Be-ne-det-to」,又搖著各國國旗,羅馬觀察報特別指出「也有中國國旗」!


伯多祿大殿前,教宗座位的右邊是樞機(70位)、主教,其他神職人員,左邊是各國使節,意大利政府官員,其他重要人物。


教宗面前最前的,如平時一樣,是坐在輪椅上的病人,教宗的車入了廣場,比平時多轉了幾個圈,讓大家可以近距離見到他。


這是離別的見面,不少人感動流淚,但奇怪得很,總的說,廣場上是一片喜樂的氣氛。大家好像早已明白了教宗的心願,他最重要的一句話是:「我要你們每個人因信徒的身份而喜樂!」

這是一個祈禱會,首先是讀了一段聖經,保祿宗徒致哥羅森人書第一章。教宗說:「我感謝天主因為在我任教宗期內,我聽到了許多好消息,關於你們在基督內的信德,在祂奧體內的愛德及對永生的希望。」「我常為你們祈禱,使你們對他的旨意有充分的認識,充滿各種屬神的智慧和見識,好使你們的行動相稱為主,事事叫祂喜悅,在一切善功上結出果實。」

原來教宗正也用了這段聖經開始他給中國教會的信!那是多麼有意義!

教宗解釋這段聖經說:「今天,在這個時刻我心中充滿信心:福音的真理的話是教會的力量,是教會的生命。」

教宗說:「八年前我就是基於這信心接受了那沉重的使命,我對主說:因祢的話我會撒網,我雖軟弱,但祢會領導我。在這八年中我體驗到天主的臨在,祂常在我身邊。」

教宗說:「伯多祿的船在加里肋亞湖中有時風平浪靜,有時波濤洶湧,主好像睡著了,但我們知道主在船上,教會的船是祂的,祂不會讓它沉落。」

基於他自己的經驗教宗的結論是:「我要你們每人因信徒的身份而喜樂!」

教宗感謝了他的助手,特別向羅馬教徒告別。然後他說:「教宗的心向全世界開放,尤其這幾個星期,我深深體驗到:我屬於世界上所有的人,在教會裡我有這麼多兄弟姊妹,這麼多兒女,他們愛天主,也愛伯多祿的繼承人。」

他說:「我八年前已把自己完全交托給主,我屬於教會,再不屬於我自己了,現在我因感到體力、精力衰退,決定放下職權,但絕不是退到「私人生活」,我不能離棄主的十字架,我祇是以另一種方式留在十字架旁。在伯多祿的家園裡,以祈禱服務教會。」
教宗最後的兩句話是:「我們都常喜樂地深信:天主在我們身邊,祂不會離棄我們,祂的愛擁抱著我們!」

27日那天,我也買了一份25-26日的羅馬觀察報,那裡記錄了24日,四旬期第二主日,教宗和廣場上的信眾念三鐘經前所講的話。耶穌在山上顯聖容是在祈禱時發生的,教宗說,天主也叫他上山,專務祈禱和默想。不過伯多祿那天誤會了,以為可以留在山上享受那美妙的情景。顯聖容後耶穌還要下山,實現新的「出谷」,新的「逾越」。教宗說,他不會離棄教會,用另一方式但以同樣的愛服務教會。

今天三月一日,我又買了一份羅馬觀察報,看看教宗昨天對我們樞機們講了什麼。

他感謝樞機們在這八年中和他分擔了為教會的服務,不論晴天或有烏雲,大家一起事奉了基督和祂的教會。

他許諾為樞機們祈禱,尤其祝眾人都順從聖神選出下任教宗,他說我現今就向新教宗許諾我無條件的尊重和服從。教宗留下樞機們的教訓比較深奧,取自一位出名的德國神學家Romano
Guardini
「教會不是人憑空想出來的,卻是活生生的,在歷史中長久的生命中,一直成長,但其本質常存不變,基督是她的心。」

他說:「昨天在廣場上我們不是見證了這活生生的教會嗎?」

Guardini又說:「教會在人的靈魂裡復甦,正如童貞瑪利亞藉聖神功能接受了聖言,奉獻了自己的肉驅,意識自己的貧窮,以謙虛的態度,讓基督誕生在世界上。」

我兩次見了教宗本該滿足了,但上主又安排一份「外快」。梁偉才神父廿七日下午才到羅馬,錯過了最後一次見本篤十六世的機會,但昨天下午教宗抵達Castel
Gandolfo
夏宮時會向鎮上民眾打招呼的,我們趕去了那裡,還排在最前行,但教宗站出來的企樓很高,我們祇看到他的白衣,但聽到了他親切的問候,八千多位市民真如兒女一般歡迎他,叫他的名,捨不得他。

聖父,安心祈禱吧!你的子女常在你身邊。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我們的教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