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對湯樞機不敬,我為他抱不平

徐錦堯神父寫了文章批評我鼓勵香港人6.22出來投票不當。香港的可愛就是我們還有發言的自由,我絕對歡迎徐神父發表意見。

可是在那文章裡,他在我和湯樞機之間大搞挑撥離間的「好事」。這當然太可惜了。而且他也沒有弄清事實,那就更不負責任了。

事關日前我批評了六宗教的新春賀詞,徐神父說那賀詞也有湯樞機簽署,所以我是批評了湯樞機。

事情是這樣的:那賀詞在末段,不提名地,嚴厲批評佔中運動,說那是野蠻行動。但幾個月前香港教區(當然也是湯樞機)早已作出了一個聲明,說我們爭取民主先要用盡理性的對話,到對話不成功時也可考慮一些較激進的行動,如佔中運動。

那新春賀詞的起稿者,不可能不知道天主教香港教區的聲明,他批評佔中運動也就是批評天主教,也就是置湯樞機於少數,對他不敬。我知道湯樞機曾對那賀詞提出異見,起稿者稍作了修改,湯樞機並不滿意,祇是沒有時間再要求修正,那賀詞就「出街」了,湯樞機對此事感到遺憾的。徐神父卻以為湯樞機改變了月前聲明的立場,接受了那賀詞的不同立場。

我絕對沒有批評湯樞機,我是為他抱不平。而且我不能不出聲,因為六宗教一向有個共認的規矩:做任何事要大家一致同意,有六者之一不同意就不做。這次天主教早已出了聲明而「六宗教」的新春賀詞卻批評了那聲明,是違反了那規矩,破壞了六宗教之間多年來來之不易的寶貴的和諧關係。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