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一?合一?

我既已開始了與「天主教在綫」直接對話,讓我今天回答兩個問題:都是關於合一,一是國內教會的合一,一是我們這邊教會的合一。

() 國內教會的合一

網上(二月十四日21:19:24)有人說:「陳樞機不鼓勵合一……難道是還要分裂嗎?……合一是每個基督徒要努力……

當然我們最大的期望是全面的合一。但現在這是可能的嗎?教宗信上也說那是還需長期爭取的遙遠目標,目前能夠而應該馬上爭取的是心靈的合一(彼此尊重、容忍、欣賞,增加交流的機會,在可以合作的事務上合作),這心靈上的合一還是稱它為「修和」更好,更準確。

至於說「全面的合一(真正的合一)還不可能」,我想這不難明白吧!全面的合一也就是在制度上也合一。那末請問在哪樣的制度上合一?在一個和教宗共融,由教宗領導下的制度中(在地下?)或在一個接受政府全面控制,而獨立自辦、自選自聖主教的制度中(在地上)?看來前者不可能,後者不可以。也想不到存有第三個可能(前者不能改,後者不肯改)。

有人說教宗鼓勵了合一,保定安主教就是一個例子。教宗沒有鼓勵任何人像安主教那樣做。是傳信部在2006年鼓勵了他「上來」(傳信部曾公開否認「施壓力」叫安主教「上來」,也否認叫他入愛國會,但沒有,也不能否認「鼓勵了他上來」)。結果怎麼樣?他入了愛國會,也就是接受了教宗在信上說政府「幾乎常常」(這幾個字在中文譯本中不見了!?)會要求的,而教徒良心不能接受的條件。

教宗馬上叫國務院寫信給安主教說那是錯誤的。但安主教被政府洗了腦,竟又接受了就職典禮,參加了非法祝聖主教,參加了「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也不覺得這些事的嚴重,因為他說教宗寬恕了他。現在他參加一切地上主教們的行動(最近也參加了「一會一團」譴責馬主教的會議),絲毫看不出他覺得尷尬。一個十多年為信仰而坐監的偉大見證人,現在成了無神政府的傀儡,真是可憐!

在地下活動不是正常的,我們有權利在地上自由生活我們的信仰,但流氓的公僕、教內的敗類,絕不能接受他們拼命地保護他們既得的利益,不惜破壞社會的和諧和我們國家的國際形象,(他們奴化我們的主教們,有些被逼做奴隸,有的甘願做奴才)我們的領袖幾時有空看看他們在下邊幹些什麼「好事」?!

() 我們這邊教會的合一

網上(二月十九日18:33:20)有人說:「陳樞機如此這般的披露和分析,我越聽越像是在口述一部詭異玄妙的偵探小說,而不是在為教會的合一共融和健康發展呼號、祈禱、祝福」。

如果我把一切發生的事都披露出來,那將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說。但家醜不是不該外傳嗎?

我長時期猶疑是否該披露某些真相。這樣做是否違反公義(洩露秘密)或愛德(針對某些人)?而且我知道好教友們很不喜歡見教會內部的爭吵。我這樣做不也損害我自身的形象?

我終於決定把某些事實披露出來,因為否則純樸的教友會以為教廷所做的一切都是教宗做的。那就對教宗太不公道了,很多事是他手下的人,不尊重他指示的方向而做的。

我絕不批評他們的良心,我假設他們的意向是幫助我們國內教會,他們相信妥協是唯一辦法讓教會生存,有人以為教宗不該聽陳日君這個滋事份子,有人以為自己以前有份參與的教廷東歐外交(妥協政策)有了奇跡性的成功。

當然也可能有人很高興和劉柏年合作為做些能藉以自誇的事,也可能有人希望藉妥協而有所成功,在歷史上留個美名。

我所以挺身出來講了很多話,是為避免國內兄弟姊妹被誤導,我唯一的目的是讓大家知道教宗的意向。本來他的信很清楚,祇要大家誠心接納它,不要在翻譯時做手腳,不要斷章取義扭曲它的原意。

尤其現在教宗主動放棄他的職權,我覺得我更有責任保護他的名譽,教廷過份妥協的政策絕不是教宗的意願。

「三人幫」(傳信部部長、一位中國專家、一名文書)的日子已過去了,教宗已任命兩位熟識中國事務的神長主管傳信部,但「大胡子」還在辦公,還在興風作浪,不能想像!

誰也不該向未來的教宗指手劃腳。但我實在覺得教廷的運作制度有問題。希望將來選出的教宗在中國教會的例子上分析一下,作出一些急需的改革,那末我就算被千人指責,也安心感謝上主了。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合一?合一? 有 1 則回應

  1. simon z 說道:

    「三人幫」(傳信部部長、一位中國專家、一名文書)的日子已過去了,教宗已任命兩位熟識中國事務的神長主管傳信部,但「大胡子」還在辦公,還在興風作浪,不能想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