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備修院 執教神哲學1944-1964-2014

教神哲學五十年,沒有間斷,值得慶祝。我揀了今天七月十九日,因為從前這日子是聖味增爵(聖雲先)瞻禮,我爸爸本名主保。聖味增爵是仁愛修女會(那些戴「雲吞帽」的)會祖,慈幼會上海大本營南市紅房子後面有仁愛會的普育堂。七十年前的今天,慈幼會會長畢少懷神父就是在普育堂舉行了大禮彌撒後,在那破舊的紅房子的一個簡陋的辦公室內,收納了十二歲的我入慈幼會備修院。那是我慈幼聖召的開始。在這聖召內,二十年後上主又進一步確定了我在修院服務的聖召。為這兩件事我今晚麻煩大家來和我一起感謝上主。

多俾亞書第十二章天使說:「隱藏君王的秘密固然是好,但對天主的工程,不要遲緩感謝祂,卻應該向眾人隆重地宣示和公認。」我借用教宗方濟各的格言 “miserando atque eligendo” 天主憐憫了我,給了我慈幼會及教神哲學的聖召。

*  *  *  *  *  *  *  *  *  *  *  *

十二歲的我正處於人生的一個危險的轉捩點。一直栽培我信仰及聖召的爸爸已半身不遂需要媽媽的照顧。戰爭已使我們失了家園,寄住在舅父家的一個閣樓。一家七口,有時開到飯,有時開不到;讀書的學費更成了問題。還好媽媽的一位朋友介紹了我入慈幼會備修院,那裡一切免費,雖然也多次吃不飽,但每餐還是開到飯。更奇妙的是肚子雖不飽但在那紅房子內卻是充滿生活的喜樂。

我不能不提一提我媽媽是怎樣向畢少懷會長介紹了她的孩子。「神父,我不瞞你,這孩子他爸爸健康時常照顧他帶他去聖堂,現在已不能照顧他。這孩子常不在家,和一些野孩子整天玩耍,不讀書,我真不知道怎麼教育他。如果他在這裡不聽話,不守規矩,你盡管告訴我,我會來帶他回去。」(我媽媽竟這樣推銷了她的兒子!)

畢會長看著我,我低著頭,偷偷地看著他,最後他微笑著,對我媽媽說:「你明天就送他來吧。」那筆生意就這樣講定了。

*  *  *  *  *  *  *  *  *  *  *  *

慈幼會神職修士的培訓程序是:初學期,哲學期,實習期,神學期然後晉鐸。我實習期的開始還是畢少懷會長安排的:他派我到備修院服務,這樣可以說已經為我以後的命運指出了一個方向。實習期結束而進入神學期的時候已是另一位會長陳基慈神父,他派了我和陳興翼去慈幼會大學,那幾乎指定我一生在修院服務的命運了。

在修院教書也還有許多科目可選擇,我怎麼被指定優先教哲學呢?我們兩人在慈大讀神學前被迫要多讀一年哲學(說是為配合大學神學的水準,其實是哲學部收生不足)。讀完了那年,會長對我們兩人說:「慈大有個好生意介紹,本來取哲學碩士學位需要三年,現在你們祇需再多讀一年就可以取得,你們兩人中誰想再讀一年哲學?」兩人都沒有出聲。會長說:「這為會省是很有益的,取了碩士學位已可以教哲學,會省很需要。」兩人還是不出聲。會長說:「好吧,那末我就決定:你們兩人中那比較年輕的就多讀一年吧!」我比陳興翼年輕幾個月,就此我和哲學結上了終身之緣。那時代還沒有「自由戀愛」,由父母為你訂終身事。修會裡還不多對話或所謂一同尋求天主聖意,聽命就是等於聽長上的命。不過父母訂的婚姻也能很成功。我那時雖不太喜歡,最後還是愛上了哲學。

1964年取了神學碩士學位、哲學博士學位回來後沒有間斷地教了五十年書。其中七年更有福為國內的教會服務。

*  *  *  *  *  *  *  *  *  *  *  *

修院教書的人手一直不夠,我這五十年內有時「濫教」(尤其是初期在長洲慈幼哲學院),有時「兼教」(兼任團體院長、省會長、主教)。這樣絕對沒有機會成為一位教授,祇做了一個「神哲學的小販」。不過我撫心無愧,我販賣的不是「次貨」,還敢說是真材實料的,符合教會訓導的道理。而且我自己不明白的東西不會教給學生。

本來為這五十年的慶祝我計劃寫一本書:「鮑思高的媽媽也看得懂的形上學」。(如果你們問神父們有否學過形上學,他們會說「學過」,但如果你們追問形上學是什麼?他們大概會說「不知道講的是什麼」。鮑思高神父有時將講道稿給他媽媽看,以免他講得太深奧而教友們聽不懂。)最近我實在太忙未能入手寫這本書,但我沒有放棄這計劃。

*  *  *  *  *  *  *  *  *  *  *  *

我用聖詠一一三表達我今日的心情「祂從塵埃裡提拔了弱小,由糞土中舉揚窮苦的人,叫他與貴族人共席,與本國的王候同位。」

聖保祿宗徒在天主的許多神恩中特別重視「做老師」,「講先知的話」。我們有福豐富地接觸了天主的話,得到了滋養,讓我們一起感謝天主。而且要記得天主的奧秘豐富無限,一生還要聆聽、研讀、默想,然後與別人分享。在黑暗的地方,讓我們散播光明;在寒冷的地方,讓我們散播溫暖,謙虛地、慷慨地做天主聖言的工具,造福同胞。

剛才頌讀的伯多祿的說話提醒我們做老師及做學生該有的心態。不論老師、學生都「把一切交託給天主,他會照顧我們」。我在晉牧時取用了這句話為格言,其實是因為面對回歸後不穩定的時代。讓我們珍惜今天(還能出聲),並在望德中堅信:為香港、為中國、為教會、為全世界明天會更好(希望像馬航那樣的悲劇永不會再發生)。

SONY DSC SONY DSC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閒話家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