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雷神父,可敬單樞機

Esther:

對你
50天前的分享我很有同感,我也常讓自己忙得不亦樂乎。好在歲月不饒人,我已清晰感覺到是時候停下來了。(我們誰也不是救世主!我會重溫晉鐸金慶那天的反思。)


雷永明神父:中國的聖熱羅尼莫

又很久沒有「餵」我的「博客」了。我以為值得把我在雷永明神父宣福禮前一晚守夜時所說的幾句話記錄在這裡。

我有福參加了那宣福禮。一方面那些日子和我在修院的教學時間沒有衝突,另一方面我的修會前輩胡子義神父好像很希望我能陪他去參加那盛典。胡、雷兩人是同鄉、又是好友,雷神父幾乎每年去澳門路環和胡神父的痳瘋病人一起過聖誕節。胡神父還有一個一百歲的哥哥,當然再能在世見一次面也是開心的事(我們中秋節那天在他哥哥家裡還分享了月餅!)

講起方濟會的雷神父,原來他和慈幼會的關係也算密切。慈幼會在北京創業,也靠他幫忙找到了一塊合適的地皮,起了第一所兒童院。雷神父很支持江文也教授創作中國色彩的聖歌,我們兒童院的孩子們就為他「試唱」;以大風琴陪奏的是教區一位王神父,我90年代初還在北京教區修院見過他。我的初學師很尊重雷神父,也曾請他給我們作聖經講座。


其實我去參加宣福禮的理由根本多得很哩
……


我和胡神父在
928到達西西里島加達尼亞省的聖若望海角鎮 (S. Giovanni La Punta) ,那天晚上有一個很動人的前奏節目。聖若望海角鎮有一座聖母堂,是朝聖地。在那裡的聖母聖相非常美麗,雷神父年輕時常來聖母台前祈禱。每次譯成了一冊聖經,會叫人在那聖母祭台獻一台謝恩彌撒。堂區團體決定了要迎聖母聖相到主教大堂廣場參與宣真福慶典。這是空前的盛舉,聖母聖相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小堂,這次由聖若望海角主任司鐸和許多教友陪同,聖母聖相經過許多堂區,每堂區的神父、教友都在聖堂前歡迎聖母。最後聖相來到主教座堂前的廣場,就在聖母聖相前、在擠滿了青年的廣場上、舉行了守夜祈禱,有唱歌、有默想、有分享,最後由方濟會總會長訓話。


守夜前我向有關人士表示我想在這機會上說兩句話,他們在守夜完結時才請我講話,我的講話如下:


『各位雷永明神父的同鄉。本來在方濟會總會長,亦即今日在世的方濟各,講話後誰也不該再講話了,可是請你們原諒,我有一些感受必需和你們分享,否則我今夜恐怕睡不著(雖然我從香港
27日早上5時起床後到現在-意大利28日晚上10時-已47小時沒有睡在床上)。


今晚參加聖母聖相出遊和守夜祈禱使我感到既高興又傷心。高興的是看見你們這麼有意義地準備參加明天的宣福禮:迎聖母到主教座堂來,又作了守夜祈禱。我傷心的是這樣的盛事本該在中國每個教區都隆重舉行,因為雷神父是中國的熱羅尼莫,中國教會應該慶祝他被宣真福。可是明天的日子在中國會靜靜過去,沒有人會覺察到這件盛事……


剛才聖母聖相巡視各堂區時我不免想起波蘭教會在準備慶祝創國千禧時,想迎「黑聖母相」巡遊全國,也被禁止,教會終於將聖母聖相的「空框框」迎出來巡遊。誰能想到波蘭教會後來給了我們一位若望保祿二世!


各位兄弟姊妹,請為中國教會祈禱,希望早日方濟會的兄弟能隆重地把雷神父的聖髑迎到北京。』

充滿智慧的單國璽樞機,我們懷念你!

(天亞社曾訪問我關於單樞機,大家想已看過那訪問稿,不過我現在把它搬到我的「博客」,讓我們繼續懷念這位偉大的教會牧者!)


【天亞社.羅馬訊】台灣單國璽樞機 八月廿二日 安息主懷之時,香港教區已退休的陳日君樞機正身處羅馬。他得悉自己的良師單樞機病逝的消息後,接受了天亞社的書面採訪,以下是陳樞機的回答:

問:您與單國璽樞機相識了多久?

 

在二零零零年及之前的幾年,那時董高 (Josef Tomko) 樞機是傳信部部長,每一年或兩年教廷開一次「聯合及擴展會議」(那時還沒有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國務院、傳信部,幾位教廷神學或法律專家,一、兩位華藉主教,幾位「中國教會觀察員」一起討論大陸教會的問題。我就以「大陸修院教授」,後來以「香港助理主教」的身分被邀請參與了那些會議,就在這些機會上直接認識了單樞機。

其實,一九九六年教宗給了我們教區一位助理、一位輔理主教,也是單樞機經過董高樞機向教宗獻上的計。

為我和湯主教的晉牧禮,我們不能請大陸的主教,也不便請太多台灣的主教,單樞機以主教團主席的身分代表他們來參了禮。

後來我接觸單樞機的機會更多了。當然我們關心的不祇是香港台灣的教務,我們更關心的是大陸的教會。在那些「聯合及擴展會議」及二零零七年成立的委員會中我們兩人的意見非常一致,可是我的發言有時比較衝動,單樞機的發言卻常平心靜氣,使與會者頗受得著。

可惜後來他年紀大了,吃不消長途旅程,辭了委員會職務。他謙虛的對我說:「有你在委員會中,我可以放心了。」(恐怕也是時候我說:「有韓總主教在傳信部,我可以放心隱退了」。)

雖然單樞機不再參與會議,我常去台灣向他報告,並請教他的指示。

七月下旬我在台北輔仁大學耶穌會會院與我的良師見了最後一面,他坐在輪椅上,但看來精神還好,他送兩本書給我,還親筆簽名。他的手沒有力氣(他的名字筆劃特別多),我會珍惜那兩本書,更珍惜他多年來對我似兄長般的友情。單樞機,謝謝你!


問:您對單樞機最深刻的印象或事蹟是甚麼?

在兩件事上,我特別欣賞單樞機的智慧和勇毅:

 () 他向若望保祿二世請求封聖中華殉道,他誠懇而大膽的請求打動了教宗的心,排除教廷的過分顧慮,使我們有了一百二十位殉道聖人(他甚至說,中華殉道在教廷第二次殉道。可惜國內為反對宣聖推行的大運動,可以說是殉道諸聖的第三次殉道)。

 () 前些日子國內宗教局局長和天主教愛國會秘書長去探訪他。他表示了他的意願去故鄉看看胞妹,並去上海看看他的老同學金魯賢主教。他們說:「雖然你有不良記錄(見了達賴喇嘛),我們出於人道,可以准許你。」他說:「我以宗教人士身分見達賴喇嘛,根本不是不良記錄,我也不需要你們人道待遇,因為已有大陸一個基金會要頒獎給我。」他們答應了會配合。

可是動身前他們說他一定也要去北京,他知道在北京他一定會被支配,被利用,拒絕了。他們也就不讓他成行了。

溫和良善的他也是剛毅的硬漢。單樞機我向你致敬。

問:您怎樣形容單樞機的為人?

有人說:「沒有人會被親近他的人認為是偉人。」見得多了,接觸多了,不免會發現這人的缺點。可是我越認識單樞機,越尊敬他。

一些似是不易共存的德行,在他身上很自然地融合一起。

他文質彬彬,言談溫和,但立場清晰,堅持真理,絕不畏懼。

他嚴以律己,舉止慎重,但又和藹可親,讓人感到溫暖。

我多年在國外受訓,不免有些「洋化」了。單樞機卻在一位絕對符合國際標準的教會牧者形象上添加了中國賢人的色彩。單樞機,我羨慕你。

問:您認為單樞機的離世對華人教會有何影響?

單樞機離我們而去了,我們當然不捨得,但他在這刻的離世肯定是上主給華人教會的大恩。

我們的教會太需要他的榜樣了,他的生命,他的死亡都是多麼的珍貴,他的喪禮會使我們把這榜樣深深印在心上。

他以生命見證了真福的道理。他的平安帶給我們勇氣。

單樞機,求你從天上保佑我們,領導我們。【完】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