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繼續在「戰場」上並肩作戰

樞機爺爺:

謝謝你的帶領,讓我有機會跟你上「戰場」。你說我是你的護守天使也太誇張了。我只是其中一個青年人跟隨爺爺你的步伐,去學習成為一個基督徒。

正如你所估計,由9月26日晚到現在我也每天在政總。其實很多人也勸過我不要再留守,但我可能受你影響,也學習到你的「倔強」,堅持每天留守。有人會說你也勸退大家,我為什麼「不聽話」還要到政總!我只可以說,我們要說、要勸的話也表達了,既然學生們有了他們的決定,他們不撤退,那我們就出來守護他們。

雖然你說每次在政總也見我,說我是護守天使,但我反而覺得每次見到你也像見到耶穌基督的背影。

與你在「戰場」的日子,有很多事情也讓我很感動。還記得你第一天要在政總過夜,我想幫你找一個較舒服的地方休息,你一口拒絕了我,說跟其他人一樣睡覺就好了,之後你二話不說就坐在地上,倚在柱旁睡著了。望著你一個老人家這樣坐在地上睡覺,真的有點心痛!在留守等待被捕的時候,你時時刻刻也想著學生的安全。下午的時間,大家也很緊張,因為知道警察隨時進場拉人。我一直在你身邊,很擔心你會受傷,所以常常想帶你到較安全的地方。突然有一群警察衝入添美道,學生們很勇敢地走向警察,希望他們可以離開。你竟然動作很快地跑過去,希望看看學生的情況,我告訴你前面沒有路可以走,因為太多鐵馬做了路障,你想也不想就爬上鐵馬,當時我真的嚇了一跳,本來想再勸你不要爬,但見你堅定的眼神,我明白你對學生的掛心,我就只好立即跳上鐵馬,想辦法讓你安全過到對面。

正如你上一篇博文所說,很快警察已經沒有空閒再理我們,因為外面太多市民了。我們一直等,你曾經希望我離開,因為你不想我被捕。但對不起,我沒有聽你的話,因為我不忍受心見到你一人被捕,而且爭取真普選是我們每個人也有份。我的堅持,你終於讓我留下。

到了凌晨十二點,周圍傳著不同的流言說留在街外的人有危險,你很擔心街上的人,你決定到夏愨道勸退市民。我知道在市民情緒高漲時說這些話,很可能有反效果,我嘗試勸阻你。但你跟我說;「我年紀大了,我什麼也不怕,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別人怎麼說不重要,只希望學生安全。」你拿著大聲公,說了該說的話,當然,群眾沒有離開。我們只好回去再想想下一步。

到了半夜,我勸你休息一下,躺在地上睡覺,但你要望著群眾知道他們的安全,結果你就扶著鐵馬,坐在櫈上小睡片刻。望著你的背影,見到一位爺爺對年青人的擔心,見到你為我們下一代爭取民主的堅定,更加見到你對我們每一個的愛。

作為年青人,我反而好像沒有你那份的堅持及對將來的那份希望,更加沒有你那份殉道的精神。

正如你所說,我們沒有被捕,早上回去了。但我清楚知道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謝謝你給了我方向知道未來的路如何走下去。其實每天坐在政總說不怕是騙人的,因為沒有人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但在你身邊讓我學懂堅持及懷有希望、信靠上主的重要。有時坐在金鐘也會感到迷惘,但我記得有一位神父對我說,當不知如何是好就想想如果是耶穌,衪會在那裡、做什麼。

明天六點就是對學聯與政府對話的時間,不知道結果如何,但我明白爭取民主的路我們還是要走下去。希望我還可以與你在「戰場」上並肩作戰,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誰也不會在這條路作逃兵。

Esther

十月二十日金鐘雨傘廣場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普選,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