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才真正幫助我們的兄弟?

這些日子,所有關心大陸教會的兄弟姊妹都滿心憂慮,不知道近來發生了一些什麼事,不久的將來又會發生什麼事!唯一我們可以做的是祈禱。

在這樣的心情下我不想講些什麼!不過月前我開始寫一篇文章,和我外國的朋友談談「怎樣才真正幫助我們國內的兄弟」。這兩天終於寫成了也公布了,那末也不妨把該文的內容和大家分享。

外國有不少熱愛中國教會的朋友,不過我怕他們有時好心做壞事。比如請大陸某些主教參加國際會議,又訪問他們。有些主教不久前參加了非法祝聖主教,我敢問是否適當請他們參加國際會議?親切地款待他們當然應該,但怎能避免這一切被了解成表揚他們,認同他們的作為?他們受訪問時心裡該是多麼矛盾、痛苦,他們沒有自由講真話,他們發表的言論一定會誤導不少不知情的人。

這些好心的外國朋友真正在幫忙國內的教會嗎?

要幫忙國內教會就要幫忙解決國內教會的問題。那末我們大家先要清楚那問題在哪裡。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他致國內教會的信中說了「中國教會最大的問題是一些非屬教會的機構,凌駕主教之上,領導我們的教會」。大家明白這些機構就是愛國會,就是宗教局。

教宗的信公佈了快五年了,這問題有否解決?情形有否改善?我們很痛心的該說情形無進而退步了,惡化了!

無神的政府絕對沒有改變全面控制宗教的政策。恐怕最高的領導忙於權力鬥爭及許多其他問題,根本沒有空來關心宗教這「小問題」那末一些流氓公僕就肆無忌憚,動用龐大的公安武力,蹂躪我們的教會。

更痛心的是一些教內的敗類越來越藐視教會的權威,幫兇作惡,奴化我們的主教、神父。
可惜,在教廷也有「好心做壞事」的人
他們以為自己比教宗更有智慧。他們竟敢在推介教宗的信時,發表和教宗很不相同的意見(教宗原諒那些在極大壓力下被非法祝聖的主教,他們卻表揚那些主教,說他們關心教友的益處,他們有遠見!?)。他們在翻譯教宗的信時「做了手腳」(教宗說:「當地下主教、神父要求政府承認他們身份時,政府幾乎時時提出一些信徒的良心不能接受的條件」,那「幾乎時時」不見了,可能被「遺漏」了嗎?)教宗鼓勵地上、地下兩個團體要「修和」,他們卻強調要馬上「合併」,且說誰也沒有理由再留在地下了。或許他們以為教宗被誤導了,教宗所指的路行不通。

教宗設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關心中國大陸教會。但委員會祇能說話,沒有權力左右行動。絕大多數成員認為應該停止和劉柏年合作,但有行動權的「官員」還是支持那對教會弊多於利的合作。

政府要教會慶祝首次非法祝聖主教的五十週年。有些主教問權威人士能否參加。答覆是「盡量」不要參加!?

中國教會委員會的公佈說不可參加八大。權威人士對某些主教說:「如果你們被逼參加,我們可以「諒解」!?

在承德非法祝聖主教後教廷發出聲明,說「那是違反教會合一的行動,使教宗傷心。並提示聖教法典有自科「絕罰」的措施。」但有人說那些參與祝聖禮的是「勝利者」?!竟有類似的言論發表在傳信部網站上,說我們該「感謝」那些主教!?(之前也有人稱那些主教是今日的「利瑪竇」!)

我在此絕不是作出倫理判斷,我論事不論人,他們肯定以為自己做的是為了教會的益處,或許也有人以為獨立自辦教會在中國是唯一可行的路。

有人以為那時Casalori樞機對東歐共產國家所採取的妥協政策很了不起,做了奇蹟。其實這是他們天真的幻想。若望保祿二世絕不以為然。教宗本篤十六世也絕不欣賞那政策。

George Weigel寫了若望保祿二世的傳記“Witness to Hope” 後又寫了“The End …and the Beginning” 這本新書的前部份證明絕不是Casalori的妥協(他的部門滿是由波蘭、蘇聯、東德派來的間諜,有姓有名的蒙席、神父),而是若望保祿二世的堅持救了波蘭及東歐的教會。

這幾年對中國的妥協政策成功了嗎?二零一零年幾乎祝聖了十位「雙批」的主教,有人興高采烈說這是「雙贏」。我卻認為在這「拔河」的遊戲中教廷輸了不少。

諸多遷就得到了的是什麼?承德、樂山、汕頭是痛苦的,鐵一般的事實。我們震驚。教宗也擔心「投機份子」滲入了教會的領導層,妥協的政策顯然失敗了,教宗要我們回到清晰的立場。北京政府當然不高興,但我們沒有選擇,否則忠信的教友已認不出我們的教會了。

有人說我手舞足蹈,興高采烈地為絕罰而拍手。他們忘記了歷史的事實。我是最先為地上教會向教廷說情的人之一。我也曾在主教會議中高聲說國內祇有一個教會,大家都敬愛服從羅馬教宗。但今日的情況顯然大有不同。有人把某些今日的主教與李篤安主教等前輩比較,絕對是出於無知。今天我再不敢說國內祇有一個教會。那甘心情願高呼「獨立自辦」、「自選自聖」的教會,祇是教宗的寬容沒有稱它為裂教!

達味犯了罪,撒羅滿犯了罪,我們都是罪人,但很明顯達味的罪和撒羅滿的罪很有分別,達味在犯罪時也沒有放棄他的信仰,撒羅滿卻領百姓朝拜邪神。有人引我們犯了罪,我們跌倒了,別人捉到我們的痛腳嗎?不要害怕,信賴天主的仁慈,誠心痛悔,謙虛認錯。但背教、分裂教會是多麼可怕的大罪!

「傳教」也成了妥協的藉口你傳的是什麼教?是耶穌在伯多祿磐石上建立的,至聖、至一、從宗徒傳下來的天主教,還是由無神政府主辦的邪教?

有人要我們相信八大後情況改善了。今後是主教們領導教會了,祇要你看看愛國會、主教團主席、副主席的名單你就不會有這個幻想。他們離開北京在昆明、福建開會了,但還是中央幹部來主持會議指示方針。發言人是一位神職人員了,但他的說話還完全和以前講話的一樣傲慢,無視教理教規。所謂「主教團」說會嚴慎審批主教候選人,樂山、汕頭的就是他們嚴慎選出的人嗎?

從前我也幻想愛國會、主教團修改章程是條出路。對現在的愛國會、主教團我們能抱這樣的希望嗎?

國內國外善心的朋友們,熱愛中國天主教的朋友們,請你們不要再好心做壞事。你們想真正幫助我們國內的教會嗎?請不要鼓勵被奴化的人繼續做奴隷。請不要把「投機份子」看成為「今日的利瑪竇」。

教宗多次鼓勵國內的兄弟姊妹要「勇敢」。教宗鼓勵他們寧願接受眼前的全部失敗也不要負賣信仰的原則

冬天又來了嗎?會是個漫長的冬天嗎?不要怕,春天終會來的。我們信賴的是死而復活的真天主真人。耶穌萬歲!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怎樣才真正幫助我們的兄弟? 有 3 則回應

  1. S 說道:

    陳樞機:
    我完全認同你的說法。天主教會在處理一些大問題上確實令教徒們感到疑惑。主耶穌教導我們不可事奉二主,保祿宗徒教導我們所做一切都要光榮天主〔格前10:31〕,內地非法祝聖主教肯定非為光榮天主,為自保而莽然附從肯定不是一個基督徒應作的行為。
    雅各伯
    [信明回覆05/08/2012 22:35:41]顶!!!

  2. 谷西滿 說道:

    敬愛的陳樞機,主內平安!
    我們堅信的是耶穌在伯多祿磐石上建立的,至聖、至一、從宗徒傳下來的天主教。

  3. 信明 說道:

    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