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向「亞洲週刊」抗議

在我10月19日的博客上,我對亞洲週刊10月12日版,江迅的文章扭曲了我的說話提出了嚴厲的抗議。

今天在同一週刊10月26日(第28卷42期)第一篇,邱立本先生的短文中又發現他的言詞也扭曲了事實。他說『學生激進化行動,打亂了原有理性化的步驟,佔中三子被迫隨在後面,最後連支持佔中的陳日君樞機也看不過眼「破口大罵」。』

我的中文修詞並不出色,但既然我一切講過寫過的話都已公開了,我想請各位讀者給個公道的評語,說我「破口大罵同學們」是否尊重事實?

(一)10月2日晚給學生的紙條「你們走在前面,三子跟在後面,我們也跟着,跟得相當辛苦。」我又說『這個缺乏組織的大運動已不屬於你們,也不屬於三子,已屬於大家,但沒有一個大家接受的指揮中心。現在發生的是一場戰爭,不能沒有計劃,沒有指揮,敵人就是希望我們「亂」。』

我又說需要有一個「民主聯盟」……「團結是力量」。我批評「太多火頭」。我也批評輕易說「升級」。我也提醒不宜「太長期擾亂社會的正常運作」,免使「不少人反感」。這些是批評,但是否是「破口大罵」?

(二)在那「十月四日晚上未能發表」而在10月5日放在我博客上的「講話」裡,我嚴厲指責政府的不是。然後,我向學生說「你們是我們的希望,不要白白犧牲你們中的任何一位。」我說:「你們需要休息了……撤退吧!……時間還長……沉著氣,奮鬥到底!」(在9月28日晚,警察放催淚彈後我已向群眾說「高興回家吧,我們已勝利了,動用暴力的政府也就是認輸了。」

10月5日我再寫給同學們說「撤退不是投降,這是一個長期的抗爭。你們要做領導,那末有智慧地領導吧!領導不能意氣用事,領導不能犧牲戰友!記得你們的本錢(公投的得票)也是大眾給了你們的!當然這幾句話,語氣重了,但這是「破口大罵」嗎?

(三)10月21日我從羅馬又寫了博客短文「我怎能不擔心」,我說了「政府請學生對話,學生接受了。親愛的學生們,你們不知道今天的政府是誰的爪牙嗎?你們是他們的對手嗎?」我又說『政府想欺負「小朋友」,無耻!』

看了學生和政府對話的記錄我承認我低估了學生們,他們在對話時的表現實在出色!我在今天11月3日的博客裡向他們道歉了。

10月10日我批評了之鋒召集民眾來向談判施壓力為「不智」,其實在10月9日的字條上我已說了「我怕明天又叫人出來不是好事(用人群來威脅談判者?)……其實你們的籌碼是民心,不是在街上的人(恕我不客氣說,他們成了你們的人質)」。

我最不客氣的話該是在一個電視訪問中我說了「有學生說佔中三子騎劫了學生的行動,我認為該說學生們騎劫了佔中三子的行動才對」。

10月19日我從羅馬寫了信放上博客,在信末我對學生們說「即使我多麼不贊成你們的策略,我們還是忠誠的戰友;即使我的話多麼不中聽,我也還是疼愛你們的爺爺。」

這些坦誠的說話中有些是批評,甚至不太客氣,但可以說是「破口大罵」嗎?如果我在以上言論犯了「破口大罵」的罪,那末我真要請邱立本先生為我補習中文修詞學了。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其他, 普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