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先生似乎不能放過我!?

十日前我對林先生十月十日的大作發表了一些看法。他指姓道名說我的不是,我也沒有太介意。我特別關心的是對目前整個運動的長遠看法。

今日發現在他十一月十八日文章裡,林先生雖不提名,又在批評我了。我真不明白他為什麼不肯放過我,其實我們基本上不是站在街壘的同一邊嗎?

(一)首先給我驚喜的是,他這次的文章完全推翻了上次文章的主題。上次他說「在政府不作絲毫讓步之下便勸示威者收傘回校歸家,豈不等於要示威者無條件投降?」現在政府還是沒有讓步,他卻認為「雨傘運動參與者應該積極考慮認輸了」。給人的印象免不了是前後有矛盾。

我當然是支持他現在的立場,現在我們的立場更一致了。我早在九月廿八日警方放催淚彈後就勸民眾回家了,不是因為怕會發生流血事件(我不認為政府會愚蠢到這個地步),也不是因為我認為我們不能勝利,相反我大聲說:「我們已勝利了!政府用暴力也就是認輸了。」我的觀點是「策略」,也就是林先生說的「保存實力」。我說了「面對不講理的政府,和他講理是浪費時間,暫且回家吧!」

(二)我們的觀點既然更接近了,那末為什麼林先生還「追殺」我?在今次文章裡,林先生說「那些早早以身作則以毅行鼓動港人上街的有識之士,更應深切反省,為沒有看清摸透北京的銅牆鐵壁而向現在仍在佔領區堅持的抗爭者致歉!」林先生的問題是他是一位旁觀者,而且他也觀察得不太準確,我們毅行者沒有鼓動港人「上街」,我們祇是請他們參加「公投」,表達「我們要真普選」的決心。而九月廿八日開始的一連串行動是政府的愚蠢造成的,是在學生的領導下進行的。

(三)林先生說我們錯在「沒有看清摸透北京的銅牆鐵壁」。我不太謙虛地認為我是看得最清,摸得最透的香港人之一。沒有看清摸透的是那些期待快速勝利的人,可惜看來林先生也曾是其中一位。

林先生醒悟了,看到沒有勝算的把握,勸人考慮認輸了。其實我對這「認輸」也很有意見。我認為說是「承認犯了錯」更好。或最多是認輸了一役(一個Battle),不是輸了戰爭(整個War),因為這是漫長的戰爭,我們隨時要衡量進退。「大家都疲累了」。身體休息了,頭腦也會更清醒。(拿破崙是善戰的將軍,因為他「能」睡覺)

(四)佔領的行動,雖然起了一個大好的作用;喚醒了市民的決心,揭露了強權的面貌,但失控了。但戰爭不能亂,民意是我們的實力。錯誤是在於失控的行動「對社會秩序產生了(過份的)消極影響,(過份地)影響了不少市民的生計。」民意動搖了。

林先生對普遍市民似乎不太同情,說香港已是「典型市儈社會」,市民「已被灌輸封建意識」,成了「犀牛」。當然市民為爭取真普選應該付出代價,但如果代價「太高」,對他們也不公道。邪惡的政府不顧市民的安全和利益,故意拖延,正如林先生所說「消耗了運動者的能量,更誘發民間反佔領情緒。」

(五)另一方面林先生似乎又為市民解圍,說香港人對政改不太熱衷因為他們「目前並非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林先生這樣講法,指的大概是經濟狀況吧!其實這裡真是我們還需努力的地方:向市民解釋為什麼真普選是這麼重要。沒有一個我們選出的特首,他不會關心保護我們的制度,不祇是經濟的制度,而是整個生活的文化,我們的價值觀。北京欽定的特首自然還讓大陸的文化侵入特區!奉承權貴,欺負弱小,謊言橫行,我國傳統的美德消失盡淨。

(六)前面林先生說的是北京的銅牆鐵壁。這倒使我想起聖經裡上主對耶肋米亞先知說的話「你不要畏懼……我今天使你成為堅城、銅牆、鐵壁,以對抗猶大君王和首領……」。耶肋米亞先知不是英雄,但上主叫他去那裡,他就去,要他說什麼,他就說什麼。有時看來像是叫他用雞蛋抗高牆,但最後他才是銅牆鐵壁!我們看來這場運動沒有勝算的把握,但我們不能放棄。廿五年前誰會想到柏林圍牆竟這麼快倒下了?

十月十九日教宗方濟各見到我時說:『哈!哈!這就是用「投石器」去打仗的那一位。』語氣像是在取笑我,但我倆都知道達味就是用一塊滑石擊敗了巨人哥肋雅。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普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