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自首後

昨天跟「佔中三子」去自首了,終於為我們公民抗命的行動落了句點。其他的程序要等警方處理了。

「三子」的行動很有風度,事先張揚,絕不襲擊。當然這樣也就免不了有很多記者到場見證,還有「藍絲帶」的朋友來「助興」哩!真是熱鬧。看來,好戲不長,很快便結束了。

警方基本是應該歡迎市民自首的,何況事先有充分時間準備。他們昨天做得很有秩序,對「三子」和我更招待得無微不至,非常感激。

基本上警方祇做了記錄:有人來自首,認為自己犯了法,留下了自己和律師的聯絡方法。連口供簽字都不需要,這樣就算人多也很快做完。這樣做法是明智的,要不然,有人激動把警署周圍又做成了另一佔領區,那就麻煩了!

關心我們的人見我們進入警署,不知後果如何,不無擔心。見我們很快就自由地走出來當然鬆了一口氣,很是高興。

我自己的心情怎樣?關心我的人鬆了一口氣,我當然也高興(其實我預料事情是會這樣發展的,但為預防萬一,我帶了一個相當滿的背囊,像是去度假幾天的那樣)。

不過,我回到修院安靜坐下後,不能否認我心裡也稍有失望。「公民抗命」是三步曲:犯法、被捕、入獄。現在祇是自首,還沒有完成整個程序。不過我肯定警方會公正處理事件,我們還是有希望的。在上法庭承認犯法時,我們會有機會向大家宣講「真普選」是我們的權利,「真普選」為維持香港的傳統價值是多麼重要。我們自首的目的是被捕、被罰,是為申明我們不是為了無視法治而犯法,而是希望政府面對現在政制裡的一個大問題,拿出誠意實踐為維持法治所需,而在基本法中被肯定的真普選、真民主。

自首不是投降,是宣戰。當然按「三子」的計劃這戰爭的第一步是絕對和平的,不包括威脅警察,不包括衝擊政府。

學生怕那計劃無效,把行動升級了,也提早取得了「佔中」計劃最終想達到的目的:喚醒人民。可惜無耻的政府還是無動於衷,至今還沒有表示一點誠意接納民意,反而動員一切邪惡的勢力抺黑民眾的運動,不顧前線警員的安危,冒險損害法庭的尊嚴,企圖用強權、用拖延、用卸責、用狡猾的手段來解決這個政治的問題。

本人從來沒有將我們的自首和佔領行動的進退連在一起。這進退的問題在沒有人需要聽任何人的情形下很難解決。

在這漫長的兩個幾月中,大家見證到許多可歌可泣的勇敢、堅忍和愛心的示範,但也有不少使人擔心的副作用:有人擔心佔領者越來越在暴力的威脅下,生計受影響的市民越來越對民主運動生起畏心,而政府還是麻木。看來是時候檢討策略,保持實力(我們的力量,人民的力量),重整隊伍,團結一致,繼續奮鬥!

自首不是投降,是宣戰!

寫在十二月四日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普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