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時刻懷念單國璽樞機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單樞機的容貌多次出現在我的眼前。不是他升天的週年日,我又不是在高雄真福山或會觸景生情,那是什麼緣故呢?我追回去看看二O一二年八月底的一些文章,原來那時天亞社訪問我時,我寫了一些感想,今天從我的潛意識又湧上心頭。

天亞社問我:你對單樞機最深刻的印象或事蹟是什麼?

我回答說:「在兩件事上,我特別欣賞單樞機的智慧和勇毅」。我覺得今天我們的教會很需要那智慧和剛毅。

那第一件事是關於二OOO年宣聖的事。亞洲幾個國家的殉道都宣聖了,就是中國的殉道真福還在「煉獄」裡等着。單樞機大膽的給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看來我們的殉道者在教廷裡第二次殉道了。」這話感動了教宗,就果斷地決定了宣聖。恐怕有人說,那結果不是不太好嗎?北京生氣了!我認為不是,宣聖是三月公佈的,北京沒有什麼反應,到了九月他們才為配合他們已採取的敵對攻勢,把宣聖的事大事炒作了。當然可惜的是,有人把原定的日子、十一月一日、改到了十月一日,增加了一個額外的誤會。這樣我們的殉道者又第三次在北京殉道。我們想不到的是:文質彬彬的單樞機竟敢用那句話刺激了教宗。

那第二件事是關於他回鄉探親(他的妹妹)的計劃。有一天,大陸天主教愛國會的秘書和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局長去探望他,說:「單樞機,我們知道你很想回鄉看看你妹妹。本來你有一些不良記錄……」。單樞機馬上問說:「什麼不良記錄?」「你曾和達賴喇嘛會面。」「這是什麼不良記錄?兩位宗教領袖談談靈心的事有什麼問題?」「不要緊,不要緊,我們不會計較,出於人道考慮我們還是歡迎你回鄉看看你妹妹。」「我不用你們什麼人道考慮,國內有個基金會已請我去領一個獎。」「好,好,我們會配合。」

這位溫和良善的儒家賢士在強權前絕不搖頭擺尾!

出發的日子近了,隨行的五、六位教友都得到了簽證,就是單樞機還沒有,原來他們提出一個條件:一定要他去一去北京。單樞機說:「我從來沒有說去北京,我祇去三個地方:回家看妹妹、去上海拜望金魯賢老同學、去領獎。」他們說:「你不去北京,就不要來。」單樞機說:「我就不來了。」他送訊息給妹妹;說:「我們天堂見面吧!」

單樞機,今天我們的教會多麼需要像你一樣的硬漢,有骨氣的中國人!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