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在羅馬

星期六晚上我參加了由羅馬教區組織在Circo Massimo舉行的守夜祈禱。差不多半夜回到住所時,門前滿是在睡袋內「瞓街」的朝聖者。清晨四時半我醒來,一片寧靜。起身到窗口一看,原來下面人潮正向Via della Conciliazione湧去,大概他們剛開放了廣場吧。

在羅馬,樞機的紅袍實在是有效的通行證。主日早晨我八時出門,八時半已在伯多祿大殿內。廣場和通入廣場的路人山人海,但伯多祿大殿是空空的。

我進了伯多祿大殿,樞機們的祭衣已整齊的放在那些長枱上,已到場的樞機祇有三、四位,時間還很早,我步向聖若瑟祭台,那裡有跪凳,我坐下祈禱。後來看見在中央祭台前有瑞士兵站着,原來他們把若望保祿二世的遺體(聖觸)從地下搬了上來,宣福禮後他們會把他放在大殿入門後右手邊的第一座祭台下(即Pietà 母哀像 之後)。

既然沒有別人在,我走近教宗遺體,跪下作了較長的祈禱。公教報社論提起我在追思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彌撒中稱他為「戰士,牧者和天主的人」。「戰士,牧者和天主的人」也是我這一天祈禱的內容。

(一)戰士

在來羅馬的飛機上我開始閱讀George Weigel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傳的「下冊」“The End and Beginning – Pope John Paul II – The Victory of Freedom, the last year, the Legacy”。該書分三部份,我讀了第一部份,其主題是「回憶」Karol Wojtyla和共產主義的鬥爭1945-1989

這位作家,用了那些曾經是高度機密的,現在卻已能得到的資料,描寫波蘭教會怎樣戰勝了那看來永不能被戰勝的共產政權。

George Weigel以歷史的事實證明:Casaroli樞機的Ostpolitik(妥協政策)所得的成果微不足道,正真的勝利來自波蘭教會的信德。Karol Wojtyla Wyszynski樞機的策略其實並沒有分別。主張和平的教會先會接納妥協,但在對方沒有誠意的情形下他們會以和平的方式「說不」(Non possumus我們不能)。

政府不准在新城中建聖堂嗎?Wojtyla主教每年在聖誕會露天(有時在風雪中)舉行子夜彌撒,直至政府讓步。

堅持聖體瞻禮的聖體出遊是搞對立嗎?政府不准帶「黑聖母像」巡遊全國嗎?他們就帶一個沒有聖母像的空架巡遊全國。

政府不准有天主教的青年組織嗎?Wojtyla會帶青年去「遠足」。

不准若望保祿二世會見被拘捕的團結工會領袖嗎?若望保祿二世情願取消整個回國探訪計劃!政府終於還是讓步了。

教宗本篤十六世和這位著作家同聲異口指出:「這鬥爭絕不是在政治層面而是在信念層面的」。教宗在宣福彌撒的講道中說:若望保祿二世明白馬克斯主義和基督徒信仰的交戰點是「人」,對人的了解。「教會的路是人,人的路是基督」。不少人曾經把對人類未來的希望放在馬克斯主義或科技的進步上,若望保祿二世大聲疾呼:「人類唯一的希望是耶穌基督,祇有信祂才能建設一個正義和平的世界」。

(二)牧者

若望保祿周遊全球三十一次,親自去接觸他的羊群,是空前絕後的創舉。但我更欣賞他豐富的訓誨,滋養了我們的信仰,指示了現代信徒該走的路。

新成立的「新福傳宗座議會」主席Rino Fisichella主教說:若望保祿二世的十四份通諭充滿詩意,我們該以驚訝的心態去欣賞,尤其是那第一份通諭「人的救主」,可以說教宗在那通諭裡發揮了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的第二十二節:人與基督不能分離,天主聖三的愛也就是顯現在這關係上。

當然我們也驚訝而欣賞天主計劃的實現:生命與愛的奧妙!(「生命的福音」通諭),驚訝和欣賞的基礎當然是對真理的堅信,絕不向相對主義投降(「真理的光輝」,「信仰與理性」通諭)。當然,教會是這真理的護守者,若望保祿不祇護守他的羊群,也把教會的門敞開了,歡迎整個人類參加這大家庭!

(三)「天主的人」

復活第二主日是「慈悲主日」,但彌撒中的福音講述耶穌對多默宗徒說:「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二十29)。教宗講道的主題就是信德的真福。

除了當日的福音教宗本篤十六世也引用了瑪竇福音第十六章17節:「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有福的,因為不是肉和血啟示了你,而是我在天之父。」

教宗也引用了路加福音第一章45節:「那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聖母瑪利亞是第一位「信者」,就是那信德支持了她勇毅地站在十字腳下,就是她的信德陪伴了宗徒們的祈禱,準備歡迎聖神的降臨。

聖伯多祿,第一位教宗,在他的第一封信裡也恭禧當代的信徒「你們要歡躍,雖然如今你們暫時還該在各種試探中受苦。……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愛慕他;雖然你們如今仍看不見他,還是相信他;並且以不可言傳,和充滿光榮的喜樂而歡躍,因為你們已把握住信仰的效果:靈魂的救恩。」(伯前一6, 8-9

信德帶來的是希望,是勇氣,若望保祿在被選教宗那天就說了:「不要害怕,把你們的心門向基督敞開!」「不要怕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承認自己屬於教會,不要怕宣講福音!」「不要怕真理(講真話,做真人),真理是自由的保證。」教宗本篤十六世說若望保祿二世的教導可以綜合為「力量來自相信基督,因為基督是人的救主」。

一個小奇跡

主日共祭前穿祭衣時忽然發覺我胸前的十字架不見了,原來那勾住十字架的彈弓鬆了,但十字架跌在地下也該發出響聲的,難道跌在地氈上?我多次走回走過的地方,還是找不到,祇好告訴了在場的服務人員請他們注意,其實心中也已放棄了找回那十字架的希望。

星期一早晨動身返港前還捨不得再到伯多祿大殿稍作祈禱。大殿又是空空的,因為十時的「感恩彌撒」將在廣場舉行。這次沒有紅袍也很容易地進入了大殿,真福教宗的遺體還在中央祭台前,我在這位「戰士、牧者、天主的人」面前跪下把我自己、香港教區、中國教會交托了給他。

離開大殿時,在大殿門口我忽然想起了那失落的十字架,記得在門口有失物認領處,問那服務員有沒有見過主教的胸前十字架,他說沒有,但他樂意帶我去問問另一位高級服務員。在步向大殿中央時經過昨天穿祭衣的地方,兩位修女和一位修士正在收拾祭衣,我不經意地問了他們有否見過一個十字架,那修士從衣袋裡取出了那十字架問:「是不是這個?」……

在這麼大的聖殿裡,有千千萬萬的人行過,這個十字架還能回到我手裡,不是一個奇跡嗎?那十字架的物質價值不太重要,但那是在羅馬讀書的神父、修士、修女們,在我擢升樞機那天送給我的禮物呀!其實我沒有求若望保祿二世幫我找回那十字架(也沒有求聖安多尼)。

真福若望保祿二世,你真了不起!(你係得嘅!)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閒話家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在羅馬 有 9 則回應

  1. 蚊蚊 說道:

    真是難得可以尋找你的十字架呀!!

  2. 谷西滿 說道:

     
    敬愛的陳樞機 , 您好 !
    您堅持的愛心使您尋回 失落的十字架。
    願這颗 堅持的愛心使祖国早日 穫 真正的宗教自由!

  3. SkyBlue 說道:

    陈枢机:您好!
    昨读天亚社关于五二博主会议的报道,无意中看到了您的博客,真有点喜出望外!索性自己也开了一个,以方便闲话家常。
    您提及真福若望保禄终得如愿而与复活的基督畅游神州,代表我们亲自为中华教会祝祷、降福!我十分认同这一生动的写照。这也使得我忆及另一件往事。
    是关于自己的一位父辈亲人,圣名多默:自青少年时即双目失明。我还是一个学龄前儿童时,就常常陪同他一起上圣堂祈祷,参与弥撒。后来我读大学,直到后来服务,每每回家省亲,仍不忘陪他同去圣堂。有一日,他忽然问我,可否求主,让他看见一下……
    当时我心中着急,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就如在福音中,要求主耶稣让他看见的那位盲者,同一个朴实的愿望,哪怕看见一下呀!
    后来,在一个美丽而忧伤的复活节上午,他走了。
    他生前未能实现的那个心愿,很长时间,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每每忆及,怅然不已!他的逝去,成为我心中很深的痛。
    伴随着祈祷,有一天我忽然顿悟:这难道不是复活的主,以我们都未曾想到的方式(或许是最好的方式)俯允了我们不知如何祈祷才对的祈祷吗?!
    是的。是复活之主,生命之主,在复活节的早上,带他去享见那永恒的光明!那为身在尘世的我们,所不可接近和不能享见的光明—— 在那永恒幸福,光明和安宁的天乡。
    “ 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                                                            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 11:25-26)
     
     

  4. Man Ting 說道:

    可敬的樞機爺爺,
    歡迎你平安回來, 相信天主在沿途照顧了你, 也讓你找回你失落的十字架…謝謝你的的分享, 讓我們能更加了解真福若望保祿二世, 就讓我們都誠心祈禱, 為香港, 為中國的教會祈求…
    真福若望保祿二世在波蘭時期, 和在認教宗期間, 以正義真理戰勝共產主義, 讓我有很深感受, 真心希望我們的祖國, 能有一天能擁有真正的宗教自由, 不再被迫害, 不再被監視…
    主佑!

  5. ✟. Rosa Mystica Vang, O.C.D. 說道:

    陳樞機,這是否亦是吾主給我們的考驗?尋獲十字架,彼時的喜悅可曾遠超過了初得十字架的喜悅? 其實作為中國的群牧之首,吾主所賞賜您的十字架才真正彌足珍貴! 我知道,這十字架很重。今天中華聖母瞻禮,在佘山,我在進教之佑聖母前、在求恩臺前為您祈禱!

  6. White hair Rosa 說道:

    樞機:我在看到你說的十字架被修士尋獲,失而復得的喜悅時,我想到我們的中國何時才能……

  7. . 說道:

    希望中國教會這十字架早日回歸主的懷抱

  8. Abby 說道:

     每人願為主背上十字架,與主前行,成就主旨,萬幸恩寵,守著心裡的十字架,堅守基督的訓悔,懷著無比信德,一天祖國終歸主懷,就如陳樞機你失落的十字架亦必終尋回!主佑….

  9. Ao 說道:

    SkyBlue 的“回应”,是本人一年前对陈枢机文章的一篇回应;不知怎么名字好象变了,特此说明。谢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