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反駁2011年三月的懷仁通訊

韓德力神父又作出他的選擇,把一個教宗和另一個教宗對立起來:保祿六世是提倡「對話」的英雄,庇護十一卻喜歡搞對立。

對話

其實,可以有多種不同的對話。一位教宗向全球「公佈對話的大原則」是一件事,一位教宗與「殺害天主教的人對話」是另一回事。

「承德事件」和「八大」誠然是給教宗打了一個巴掌,如今我們還要扮斯文和那些侮辱我們慈父的人談心嗎?「對話」本是康莊大道,但可惜有人粗暴地在溫和的對話人前關上了對話的門。

妥協政策

韓德力神父欣賞卡薩羅利 (Casaroli) 樞機那時對東歐的妥協政策(所謂Ostpolitik),並說教宗保祿六世極力支持他。我不知道教宗保祿六世支持這政策多少,但我卻從非常權威者口中知悉,當若望保祿二世上任後他馬上喝止了那政策。

卡薩羅利樞機和跟隨他的人自以為藉那無條件妥協的政策行了奇跡,他們固然和獨裁政府打好了關係,其實是嚴重損害了教會本身的信仰力量。有一位國家的神長給我說懷津斯基 (Wyzinsky) 樞機曾親自到羅馬,叫教廷某些人不要插手波蘭教會的事情。

韓德力神父表揚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克制」,利用他來支持自己的看法,但不知韓德力神父怎麼解釋,畢竟是這位教宗批准了進行中華殉道列聖的事,他明知這是北京絕對不歡迎的,而事後他也沒有為此道歉。

中國教會

目前,我們中國的教會一敗塗地,就是因為有人這幾年來盲目地、固執地實行了那妥協的政策,不理會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七年寫給中國教會的信,更不理會教宗設立的中國教會委員會內絕大多數的意見。

對話、妥協當然要接受,但該有一條底線,我們不能為了討好北京政府而犧牲我們信仰的則或違反我們教會的基本紀律。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七年認為已是把原則搞清楚的時機了。中國教會委員會認為我們妥協已到谷底,是時候懸崖勒馬了。可是傳信部部長、一位文書和韓德力神父,他們「三人幫」以為自己比別人更了解實情。

波蘭的教會是堅強且勇敢的,我們國內的教會並不一樣。我們的主教很需要有人給他們打強心針,可惜有人不停地向他們錯表同情,讓他們越來越沉入奴役的深坑裡。

有人向那些我們的兄弟說:「我們了解你們的困難」。這是什麼意思?這意思當然是:「就算你們在政府的壓力下順從了他們,我們也了解」。可是,天啊!在目前情形下順從政府就是嚴重不忠於羅馬教宗,破壞和普世教會的共融!這樣的事也可以做嗎?

承德祝聖、「八大」會議後,一些曾出席參加的主教向神父們道歉了,有些還大哭了一場。可是也有不少,像韓德力神父說的,對現況非常興奮!?他們還是我們的人嗎?我怕祇是因為教宗的仁慈才沒有稱這個教會「裂教」,隆重宣佈要獨立自辦教會、自選自聖主教的那還是天主教嗎?

誰之過

韓德力神父把發生的事的責任推在一些所謂「共產黨中的保守份子」身上,這倒相當方便。當然沒有黨的指示不可能運用這麼大量的人力財力。可是君不見那幕後幕前操縱一切的大導演、大演員,都就是 劉柏年 先生嗎?現在他是名譽主席,但他每天還很勤謹地上班,何況主教團的團長和愛國會的主席都正是他的忠臣。 

說到有主教、神父違反了規矩應該受懲罰時,不知道為什麼韓德力神父常把「地下主教、神父」也拖拉落水。他們犯了什麼大事以致該和那些法律列入自科絕罰的人排在一起?

韓德力神父說有些「政治家」企圖分裂教會,有些「國外的人」比教廷更心急要判斷並懲罰國內的主教。看來本人是該對號入座了。我發起了一次祈禱會為求天主幫助我們懺悔改過。韓德力神父大不以為然。可是他大概疏忽了,沒有看到我說了:需要悔改的是我們大家,也是因為我們祈禱和愛心不足夠,所以才發生了那些不該發生的事。

當我們爭論「誰之過」時。教廷什麼聲音、什麼行動都沒有。教友們都希望能清楚知道我們的教會究竟應該是怎麼樣的。他們等待得失望了。每一天為他們像是一個永遠,上主幾時才會俯聽他們的哀告?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陳日君樞機反駁2011年三月的懷仁通訊 有 2 則回應

  1. . 說道:

    連信仰都可以妥協
    那麼我們信友信的是甚麼

  2. 潘石 說道:

    尊敬的枢机:
    说实话,我已经疲于您和韩神父之间的这种无结果甚至有点无意义的争论。我的意思是,事情本身确实需要澄清,但如果就限制于你们两位之间这种类似“口水仗”式你来我往,它又能澄清什么呢?!它的意义何在?又有多少人真正在意你们的呻吟?
    承德的“非法祝圣事件”和“八大”过去已经几个月了,我们期待教廷对此做一个结果,但还是不了了之,不-了-了-之!!就在上个月的19日,北京教区的《天光》网站赫然登出“北京教区隆重举行圣若瑟主报瞻礼感恩大祭 马英林主教  郭金才主教与李山主教同台共祭”,标题已经说明了一切。还需要解散什么嘛。马和郭没有被认可和批准,我们能说他们什么呢?北京教区的李山固然被教廷认可批准,可他的行为屡屡表现出他已经背弃了那个“批准”,或者因为有了这个“批准”,让他更感觉‘得意忘形’‘我行我素’。类似这样的主教在中国少嘛?我们没有感觉到中国缺少主教,但我们深深感到中国缺少有骨气的主教。而这个时候你们之间的争论到感觉像闹剧了。
    韩神父一直强调“对话”,这没错。挺好的。可结果呢?对了这么多年的话,我们没有看到结果啊。你们就享受了对话的过程,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什么结果。我这个普通的神父,没有享受到你们对话的结果。很多时候你们会说,这是上层教会和政府之间的事,跟我们这些普通的,在一线的神父没有关系。我想说,任何的对话如果不以我们这些普通神父们和教友们为利益,就不是对话。因为我们才是教会,我们的利益,我们的希望,就是教会的利益和希望。我真诚的希望你们在对话是,心里装的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信徒,而不是为达到一种政治的企图。
    枢机,我的希望是,您不要再和韩神父打这种可口水仗了。我真的看不出它的意义。在您的有生之年,希望您能推动教廷发出她应有的声音,做她该做的。希望她的声音是响彻地,清晰地。。。。。我们知道这种声音也许会让我们有压力,有紧张,甚至是痛苦,但我们不在意,因为这种痛苦孕育着希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