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光輝被遮蔽了

周至教區吳欽敬主教公開就職後,我在網上寫了幾句話,也是為回應一位教友張懷陽兄弟。我同意他說的,我們不應該批評吳主教,他堅持了十年了。如果我在他的處境,恐怕五年也堅持不到。更重要的是看來羅馬也同意他稍為妥協。不過不少人還是覺得這樣做法有些可惜。希望吳主教能堅持「到底」。

我的文章一登出,國內馬上有三篇文章攻擊我,但我見到在網上了解我的人還是多數,包括張懷陽兄弟,所以我也沒有再講話了。

後來安陽張銀林助理主教被祝聖了。一些慣常很謹慎的媒體都對此很樂觀,使我不敢說出我的一些質疑了。但後來見到Gianni Valente的文章,在他的結論裡還引用甘保祿神父的話說『面對自稱是中國天主教教義堅定性的「監護人」的某些人,地下教會內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不耐煩。』天呀!我沒有出聲,他們還這樣追擊我!我真忍不住了,我又出聲了。不過我不是肯定什麼,卻是提出一些問題,希望他們能給些使我們滿意的答案。

許多人很高興因為這次祝聖很「順利」。我卻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一)他們說被祝聖者是教宗早已批准的。亞洲新聞說是2009年已批准。梵蒂岡電台卻說是今年4月28日批准和任命的。但中國政府說他是4月29日民主選舉出來的。誰說的算?

(二)他們說祝聖者都是合法的主教,但徐州的主教是非法祝聖的。幾時合法化了?他曾公開交代嗎?教廷有公開聲明嗎?

(三)禮儀中宣讀的是中國主教團的任命狀,但主教團根本不存在,實際上是政府的任命狀!大家都知道有教宗任命狀,但祇許在更衣所內宣讀。

這是多年來,直至三年前,國內通用的方法。Gianni Valente說這是曾「得到雙方同意的」,我從沒有聽過。他又說這是「雙方默認的」,我以為應該說是「中方單面強行的,而教廷勉強默認的」。

但這一切做法不就是類似那時人們勸那老人家厄肋阿匝爾(Eleazarus)所做的嗎(加下6:21ff)?真理的光輝在哪裡?

(四)最使我擔心的是他們都指出這是三年來中梵接觸後的第一次,又是教宗方濟各上任後的第一次,他們都說這是一個好的開始。難道這就是即將達成的協議嗎?那真太可怕了。這樣做法教宗對主教的任命權不就被出賣得乾乾淨淨了嗎?

Gianni Valente引用教宗本篤2007年那封信的第四節:「……解決現存的問題不能通過與合法民事當局的持續衝突進行」,但教宗接著也說:「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

我說Gianni Valente「斷章取義」,寃枉了他嗎?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