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遜、平安的活殉道

三十多位上海教友從台灣、美國及其他地方來羅馬朝聖,紀念六十年前中國教難的大爆發,他們親身或他們的親人,在這教難中為信仰作了見證,其中八位在監獄裡渡過了二十年、三十年。

有人希望大家「向前看」,低調紀念這日子。他們(祇是那八位)能親到了教宗的手已很滿足了。我也學了他們的謙遜,有幾位記者要訪問我,我也婉拒了。

這個九月八日為我們是祈禱的一天。早上我們在聖伯多祿大殿地下一個小堂獻了彌撒。

想起六十年前大爆發的教難(註)今天還是無情地繼續,我還是用聖詠43首,向天主說:「主啊,醒來吧!你還忍心讓這麼多兄弟姊妹受磨難嗎?」可是看了我眼前謙遜、平安的活殉道,我要承認還是他們有道理。

真如教宗本篤在致中國教友的信中說的,祇有被宰殺的羔羊能夠揭開歷史的奧秘。在聖瞻禮七祇有聖母充滿信心地等待着復活的黎明。其實聖母的誕生也就是整個救恩的黎明,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彌撒後,我們在大殿的正祭台前唸了信經。

早餐後,我們去了聖母大殿,唸了玫瑰經。

然後去聖地窖(Callistus),從地窖出來我們坐下,分享了我們的感受。

午飯後,我們去了鬥獸場拜苦路(用了2008年教宗本篤吩咐我撰寫的默想)。

那天晚上韓總主教請我們進用中式晚餐,在和他親切談笑中結束了這有意義的一天。

星期三伯多祿廣場滿是各處來的教友。我們坐在比較近教宗的位置,八位兄弟姊妹親了教宗的手。

主啊!哪年哪月我們國內的兄弟姊妹才能成群來到這裡,慶祝教難的結束,宗教自由的來臨?佘山聖母,為我等祈。

(註)六十年前是教難的「大爆發」。在上海,九月八日聖母聖誕瞻禮晚上,差不多一千信徒被捕:龔品梅主教、神父、修女、教友(尤其聖母軍的青年)。

其實教難早已開始。我慈幼會兩位兄弟已在1951年被捕,死在監獄裡。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