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的愛德

Ester、卓剛:

很久沒有您們的訊息了。(大概您們記得我曾答應請您們飲茶,您們在等着,是嗎?好吧,我這次從羅馬回來會約您們的。)

我是在飛機上寫這週記的,十九、二十、二十一日教宗聚集樞機們開會,又擢陞廿四位新樞機。算一算我陞樞機也是四年多前了。那時當然滿腔熱情要為教宗效勞至死不渝,現在回想這過去的時光,覺得雖然努力「做了一些事」,但在「聖德」上並沒有進步,恐怕退步了。

這兩週在平日彌撒中我們讀默示錄,若望給亞細亞七個教會的信正描寫了我的處境。

給厄弗所教會:「……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的苦勞和你的忍耐;……可是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拋棄了你起初的愛德。……

寫給撒爾德教會的更厲害:「……我知道你的行為;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其實你是死的。你該警醒,使其餘將要死的人堅強起來,因為我發現你的行為在我天主面前是不完全的。所以,你該回想你是怎樣接受了所聽的天主的道。……

給勞狄刻雅教會說:「……你不冷也不熱,我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來。……凡我所疼愛的人,我就譴責他,管教他;所以你應當發憤熱心,痛悔改過!……

看來人是有惰性的,很多次我們祇有五分鐘熱度,聖人們才堅持到底。教宗在關於望德的通諭中說過「恆心」是一個特別的恩寵。

在這禮儀年的末期,教會要我們反省,檢討過去一年的得失,加強「末世」的意識。那末我們老人家更應該反省檢討一生的得失。

進步不是必然的。那三個教會好像都退步了。天主要他們回到「起初的愛德」,「回想你起初是怎樣熱心地接受了所聽的天主的道」。「你要發憤熱心,痛悔改過」。

「師主篇」有說:「如果你保存初學時的熱心你快做聖人了。」

想當年我是初學生的時候,算是相當熱心。到了陞神父的時候又曾重振精神,我晉鐸紀念聖像上的格言是若望福音第十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