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信條」

我早前在天亞社網站上看到一篇亞納的文章,覺察到有些講法不符事實,就低調地在天亞社網站上補充了一些資料。想不到網民楚霖義峰注意到了,就利用我的話大造文章,來攻擊已故上海主教金魯賢,也為破壞目前上海教區的計劃,就是借金主教的聲譽幫馬主教出來掌管教區。

我們香港的教友不一定明白這些複雜的「計劃」或「陰謀」,讓我在這裡解釋些少,也把我日前在天亞社網上登出的文章轉載這裡下面。

———————————————————

大家知道海馬達欽主教在六月十二日登出了他第五篇,也是最後一篇,紀念金主教一百誕辰的文章,文章裡他大讚金主教的愛國精神。又承認自己犯了大錯,竟沒有良心地說了一些對不住愛國會的話。現在痛恨前非,許諾以後會效法金主教的榜樣,再投入愛國會的懷抱。那篇文章使全國教友愕然。那對愛國會的讚歌直接否定教宗本篤2007年那封信的內容,是我們不能接受的。但對於那文章是否是馬主教自己寫的,自願寫的,言論紛紛。有人以為教廷不會指示馬主教寫那文章,但很可能指示他做些妥協的姿態來爭取被釋放並執行他牧職的機會。梵蒂岡十天後聲明說:「一切猜測,絕不適宜」。但我卻以為「不能避免」,因為看到最近在所有類似的情形下,教廷都是鼓勵妥協。教廷如不清楚交代可能對不住自己。可能對不住馬主教,肯定對信友中的混亂和沮喪要負起責任。我們暫且不要再討論那文章吧。

———————————————————

我在天亞社登的文章裡說了:四年前的七七事件是金主教策劃的。他們逼他在祝聖馬主教的彌撒中讓一位非法主教參與,為典禮留下污點。他老人家真的生氣了,不能再忍受這樣的侮辱。

我也說了:馬主教在禮儀結束前所講的話很可能是因為有了教廷的指示。

義峰這個政府的跑腿看了我的文章喜出望外,他說:「上海教區說金主教愛國多過愛教,馬主教願意跟他的榜樣,政府應該信任他了。但知道事實的陳樞機卻走出來說金主教愛教多過愛國,上海教區的努力被破壞了!」

天呀!我祇想澄清一些事實,不知中竟為上海教區添了麻煩。

———————————————————

但問題不在於我,問題在於國內宗教政策的一條荒謬信條,也就是義峰這類奴才擁抱的信條:「要愛國就不能愛教,一定要違反教會的信念及紀律,才能算是愛國。」

他們把愛國愛教常掛在口上,其實是把愛國和愛教對立起來了!為我們真的愛國和愛教絕沒有矛盾。

金主教的愛國誰也不能置疑,在寃枉忍受諸多磨難後他還是接受和政府合作,把上海教會辦得很好。他的博學,他的才幹,他在全世界建立的友誼,多國領袖對他的尊敬都為我們的國家博得光彩。

難道一定要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主教違反教會的紀律,接受一位非法主教在祝聖馬主教的彌撒中和他共祭,為這神聖的典禮留下污點,這才能證明他的愛國嗎?要一個堂堂的中國人做違反自己良心的事,才能證明他對國家的忠誠嗎?這是哪個混賬的道理!這是對我們中國人的莫大侮辱!還唱「不再是奴隸的人們」?

———————————————————

我不知道為什麼上海公安局未能阻止宗教局對那天禮儀的安排。或許在上海宗教局背後有「中國教宗」劉柏年的陰影吧!義峰既神通廣大,請他去問問劉柏年先生,怎麼在他的山東省沒有一位主教是非法的?那些主教豈不是不夠愛國了嗎?

***************

也談「無法迴避的愛國會」

2016. 06. 27

既然大家在猜,我以為應該陳述我所知的事實。是的,不要判斷人,但某些事實可以幫我們明白現在發生的事。

對上海教友亞納的那篇文章我有以下的資料共她參考。

(一)那天多數神父不共祭是金主教在會議中的指示,他不想,萬一他的計劃不成功,神父們被迫和非法主教共祭。

(二)馬主教的宣言看來不是臨時起意的表白。那時羅馬的中國教會委員會,在中國教會委員會常務小組的領導下已同意採取一個新的政策。因為在多年的容忍政策下,愛國會內沒有發生教廷所期待的改變,是時候嚴格執行教宗本篤的清晰指示:愛國會是不能接受的。大概是這新政策已傳達到馬主教,他才作了那宣言(可惜的是事後教廷沒有大力支持他)。

(三)金主教是我的朋友,但他的「四駕馬車」的理論很明顯是權宜之計,說是什麼神學創作我不敢苟同。

(四)滿鄧安兄弟說教宗本篤否定的愛國會有五個特徵。就讓我們往返五個特徵分析一下吧:

(1)由國家設立

(2)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

(3)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

(4)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

(5)不符合教會的教義。

滿兄弟不討論(1)因為是無法改變的。

滿兄弟說(3)是可以改變的,而且金主教及眾多其他教區的主教已在探索。

我多次說過:教區愛國會的情況各處大有不同,一位忠於教會又有才幹的主教,又有團結的司鐸團,可以成功爭取某程度的自由,但在大事上不能擺脫全國愛國會的箝制,馬主教的遭遇是一個例子。

可惜個別的主教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在全國愛國會內推進(3)(4)的改革。我們面對的是現在的全國愛國會,看來(3)(4)的改變,如(1)(2)一樣,是無法成功的(除非國家的宗教政策有大改變)。

(五)至於表揚愛國會的功績,那是可笑的;難道如果政府承認主教和神職團的權職,這幾年的教務不會進行得更好嗎?全世界的教會都該設立愛國會嗎?

六月十二日文章中那些「肉麻的」讚揚愛國會的話或很難相信是馬主教真心的話。全中國的信徒(不論地上地下)都知道那些是「笑話」,是政府喜歡聽的笑話。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