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市民的擔憂

我已是退休主教,但身在香港,對政改的大問題不能不聞不問。

曾余辯論後政府的方案看來沒有機會能通過。現在卻跳出一個民主黨的修訂方案,凝聚了大家的注意力。兩三天內吹了一大陣「轉軚風」,今天(620日)更有「中間人」傳來「阿爺短訊」說對民主黨的修訂已亮了綠燈。看來最後的決定是關於是否通過修訂方案了。

本人對這一切未曾公開說過話,也沒有接受過任何「訪問」,但多方面卻發表了一些關於我的言論,我想緘默也很難了。現在用我這個Blog的方便澄清一些言論,也就此在這Blog開一個「政治欄」。

首先是聽到民主黨權威人士說陳樞機已贊成修訂方案。後來南華早報說得「好像」我真的贊成了,並且「好像」我希望別人也會支持,難怪今天有報章說我已轉軚了。

事實上我說過的是:「如果中央接受民主黨的修訂,那該算是一個突破了。大家一定要「考慮」(也就是要「研究、討論」這新的事實)。我絕對沒有說過「贊成」或「支持」這修訂方案。

以一個長期支持「真普選」的香港人的身份我對這方案作了一些分析。現在既然開了口也不妨和大家分享。我以為最大的問題是修訂的方案基本上還是保留(且增加)功能組別議席。雖然民主黨說以後還是會爭取取消功能組別,但很難明白怎麼用增加功能組別來取消功能組別?民主黨有責任給大家一個路綫圖。

民主黨可能會說:修訂方案給政府方案加了一些民主成份,為一人兩票開了一條路。將來爭取到人人可以在一個功能組別裡競選和投票,這樣一人兩票,成為變相的直選。現在模式的功能組別將完成歷史使命。

好吧。就算能爭取到,這也還是另類的功能組別,但泛民派不是同意以取消功能組別為底綫嗎?

而且目下所爭取到的,離這理想還很遠哩!對提名程序,投票制度都還沒有交代,而始終祇限於區議員範圍,現有的功能組別還停留在小圈子裡。以為由此可達到真正的一人兩票未免太樂觀了。

我怕民主黨對中央的「慷慨」太多幻想。容忍我撥些冷水吧!

- 中央代表公開說接受對話是因為民主黨否決了支持公投。這不是赤裸裸說出:對話無非是為分化。對民主黨不是極大的侮辱嗎?民主黨雖有澄清,但沒有表示該有的忿怒,還有尊嚴嗎?

- 在政府方案絕對沒有希望通過的情形下才接納民主黨的建議,中央的誠意有多少?

- 接納修訂方案像是中央和民主黨的利益交易,香港人民在中央眼中不算什麼嗎?

- 建制派醜陋的高速轉軚不是在告訴大家:理據、法例都是廢話,中央有的是「權」?對將來的對話民主黨還有幻想嗎?

不過我以為目下一個嚴重的問題是時間。民主黨絕對不應該接受在星期三(23日)表決方案。一直到幾天前一切鬧劇的主題是政府的方案,怎麼可以在最後一刻表決另外一件東西,且是一件還不清楚的東西,市民完全沒有機會對這新方案發表意見,這是對香港市民極度的藐視,不免會引起極度的忿怒,是危險的事,民主黨準備為此負責嗎?請三思!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政治欄。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