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意外的收穫 – 陳日君樞機又一則報告

有人說我五月中從歐洲返港投了「神聖的一票」後「當晚就回歐洲」,那未免誇張了些。我返港後停留了幾天,有機會在正委組織的「為國內教會祈禱會」中分享了國內教會的近況,和一間中學的一群同學作了一次「真情對話」,參與了兩個堂區的「進教之佑聖母九日敬禮」,五月廿日晚上我才再動身去歐洲。

這次是應慈幼會總會長邀請參與全球慈幼會主教們在都林(慈幼會出生地)的大團聚。今年是慈幼會創會150週年,真福盧華神父(鮑思高繼任人)逝世一百週年,鮑聖的學生Cagliero被祝聖為慈幼會第一位主教的125週年。

慈幼會主教(樞機、總主教、主教)共100多位,差不多全來參加了。很多是我的老朋友:有些是從前讀神學 時的 教授和同學,有些是我在長洲教哲學時的學生(越南、泰國),有些是從前同時任亞洲區省會長的,有些是一起參加過慈幼會全會代表大會的,有些是在教廷開會時或在亞洲主教團(FABC)會議上曾相遇過的,更有一位是我祝聖為主教的。不曾相識的也一見面就成了朋友,我們畢竟是兄弟嘛。大家圍着總會長分享「慈幼會的神恩怎樣幫助了我們善盡教宗委托給我們的牧職」。

正值聖殮布供瞻仰的最後幾天,我們在22日早上在聖殮布前舉行了共祭。第二天是聖神降臨節,我們去了鮑思高誕生地碧基小山上慶祝。第三天是進教之佑瞻禮,我們除了共祭也參與了晚上的進教之佑聖母像出遊。那是都林一年一度的盛事。參加的教友成千成萬。我除了參與早上由都林樞機主教主禮的共祭彌撒,也主持了晚上六時半的彌撒。

意想不到的收獲是在出遊結束前,在進教之佑大堂的廣場上,我被邀請代表大家(當然用意大利文)誦唸了教宗撰寫的「向佘山聖母誦」。在誦唸那經文時我心中對教宗感到無限的感激,他把我們中國苦難的教會介紹給了全世界的天主教大家庭,他們都熱切地祈求進教之佑聖母,使我們國內的兄弟姊妹早脫苦海,重新徹底地自由地融入至一教會,能平安度信仰的生活,為國家作出唯獨信徒能作出的貢獻。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閒話家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