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談中梵關係

上期公教報(第3789期)介紹了我的一篇文章。我對教廷國務卿在八月底發表的一些言論作了一些反應。我以為他對於中梵對話的結果看得過分樂觀。這幾年來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並不給我們理由樂觀。

國內政府認可的教會團體離開天主教的教理和紀律已很遠,要回到正道實不容易。政府已十足控制了教會,他們不需要向教廷讓步,他們繼續對話無非是想教廷作出更多讓步。

時隔一個月,帕羅林樞機在與聖座駐各地外交人員聚會時又提及中梵談判的情況。按意大利時事評論員山德羅 •馬吉斯特(Sandro Magister)在 Chiesa(教會)新聞網的報導,帕羅林樞機說:「教廷會同意主教候選人由內地主教團推薦。」這使我非常擔心。

內地的所謂主教團毫無實權,一切會議皆由政府官員召開、主持。記得我在西安修院任教時,知道李篤安主教是主教團副主席之一,問他下次幾時開會。他笑着說:「陳神父,你以為我們有會開的嗎?所謂開會也無非是政府官員來施發命令。」

直至今天還是政府赤祼祼地在辦教。他們也不覺得需要掩飾事實。最近王作安局長清晰地說:「我們的是中國天主教,不是在中國的天主教」。「一會一團」的會議由他主持(有相為證),兩位主席,一左一右,低頭聽他訓話。

所以說「主教候選人由主教團推薦」也就是說「主教候選人由政府推薦」。

現有主教團的主教就算全體合法化也還是完全受政府領導的一群。政府如接納地下的主教參與那主教團,也等於要他們放棄他們僅有的些少自由而進入這虛假的主教團,徹底接受政府的管制。

怎麼可以把主教候選人的提名權交在一個無神政府的手裡?他們怎麼有資格審定誰適合任天主子民的牧者?「任命主教」這樣開始絕對錯誤,就算說最後由教宗決定也無濟於事。況且教宗會陷於無限次必須否決提名的尷尬處境。倒不如由教宗提名,讓政府否決,至少每次被否決後還是由教宗另作提名。

我多次指出目下教廷外交部的一個大問題是他們還沉醉在一個幻想裡,以為已故國務卿卡薩羅尼(Casaroli)樞機的「東方政策」,在處理共產權下的東歐天主教事務上作了奇跡,其實非然。教廷對那專制政權的讓步並沒有幫到教會,反使教會沉淪。

這位山大先生文中也介紹九月初出版的一本,輯錄教宗本篤訪問稿的書。其中榮休教宗本篤說:『縱然卡薩羅尼樞機充滿善意推進「東方政策」,但那政策是失敗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親身體驗過那些政權(納粹政權和共產政權)他採取了不同的政策。當然那時無人能知道那政權會這麼快倒下來,但顯然教會怎麼也不該妥協、讓步,而該堅持對抗到底。這是若望保祿二世的看法,我完全同意。』希望我們的外交官員慎重三思。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