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選舉主教?

關於中梵談判的內容,被蒙在鼓裡的我們祇能提心吊膽地在新聞裡找一點綫索。前一陣得知任命主教由地上主教團,也就是由政府提名。本人在上篇文章裡提出了一些理由,證明那是不能接受的。

最近又有新聞說新主教是由神職人員選出來的。如果這屬實的話,看起來教廷準備接受現在地上教會的做法,把它合法化,也就是先有選舉,選舉的結果由主教團通過。不過將來的做法比目下所行的民主選舉會好一些,因為至今所行的民主選舉不祇有神職人員,也有修女、教友參與,也不知道照什麼比例。那末將來把選舉的權限於神職人員,使選舉這辦法可以接受了嗎?

讓我們逐步來分析:

(一)首先在國內能有真選舉嗎?人們不是說國內選舉的特點是所有選舉的結果都預先知道的嗎?政府已控制教會的運作,操縱選舉絕不是什麼難題。

(二)全球天主教裡由選舉提名主教的做法已絕無僅有,而是某教區「紅衣神父」傳下來的特權,他們在教區內是德高望重的一群。

(三)如果採用選舉方法,問題會多不勝數:選舉者和被選者的年齡、資格,監票人,什麼多數選出、怎麼解決僵局……都需要詳細準確規定。

(四)但更大的問題是:選舉就是把任命主教的事限制在一個教區裡。有些教區祇有五、六個神父;有些教區先天不足,不易找出稱職的人選;在別的教區裡卻可能有很多、更稱職的人選。如果由教廷提名那末全國的人選可以全國公用。事實上就算在意大利,每個教區都有不少出色的神父,仍然有南方的神職人員去北方做主教,北方的去南方做主教,是慣常發生的事。

(五) 中國人特別緊張「面子」。如果教廷經諮詢而任命主教,大家都容易接受從上而來的安排。但如果有選舉,那末神父兄弟之間就會有分派,落選的人會感到失面,會介意「原來兄弟們看得起他,看不起我」。一位本來熱心工作的神父,會從此退避三舍,變為消極份子。

(六)講到國內選舉主教的實況,我還需要答覆最近提出的一些意見(見「天主教在綫」網上2016-11-01「在數十年的疏遠後,中梵考慮任命主教立場協議」,那篇文章的評論,第十一樓2016-11-02)

慣看「天主教在綫」的網友都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不是「我們的」人,但他神通廣大,資料豐富,這次逼得我不能不來講穿他那似是而非的評論。

他大概說的是:「如果梵蒂岡讓國內地上教會用選舉方法來提命主教看來是讓步,其實是它在大贏,因為事實上政府會授意選舉團,選出教宗早已秘密認可的主教人選,根本是假選舉。」

我首先要同意的是:政府多次這樣做了,原因是政府也不敢過分侵犯地上神職和教友的愛教感,如果教宗批准的候選人也是政府可以接受的,政府就接受了。

另一方面教廷也會主動遷就政府,不一定任命自己心目中的最佳人選,而主動任命政府心目中喜歡的,但教廷也以為稱職的人選。

這是在沒有協議下的彼此妥協,任何一邊也不便承認作了這樣的讓步。但這做法絕不保險,政府並「不常常」這樣做,所以還是有非法的祝聖發生。

現在討論的是簽署協議,白紙黑字。不是你腦裡以為的,而是紙上寫成的才有效。那末前面說的「不常常」很容易變成「幾乎常常不」。當政府堅持按協議真正安排選舉它的候選人,而教廷以為並不稱職,教廷要面對「堅持否決」的尷尬處境,甚至政府會責怪教廷沒有誠意而擅自進行非法祝聖。教廷敢堅持到底嗎?

不要讓騙了。現在是中共政府有時用假選舉來作出妥協;簽了協議後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真正用選舉的方法,推進他操縱的假選舉,信友們也會因為這是教廷給了政府的權,「安心」去順從了。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