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主祝福香港

常來我博客看看有無新料的朋友們一定會很失望。上次我是六四缺席,在博客上說了兩句,解釋一下。現在七一也過了,我也已回港兩星期了,應該在這裡和各位多談兩句了。

(一)首先是交代我六月的中歐之旅(匈牙利、斯洛伐克及捷克)。我的目的是多點了解那些國家的天主教在共黨政權下的遭遇和共黨倒台後的情況。收獲並不太多。89年前的小朋友根本不太認識那段歷史,40歲以上的人也關心今天多過昨天。他們大概樂意把那場惡夢快快忘掉。我當然不責怪他們,希望我們的同胞也能早日享受中歐人民今日享受的宗教自由。

我學到的是兩點:

第一點,共產黨不論多麼利害,某些精神力量還是能不讓他們為所欲為的。在那些以基督徒為多數的國家,他們還是不能不讓教會有一些最基本的權利,他們雖常監視神父在聖堂內的活動但沒有摧毀聖堂。堂區繼續存在,但神父能做的幾乎祇是舉行彌撒聖祭,其他活動都被禁止。男女修會都被取締,他們的財產全被充公。但教區神職人員能繼續運作。

第二點,共黨倒台後,教廷沒有更換所有和政府「合作」的神職,甚至自動請願辭職的,教廷也請他乖乖做下去,我想教廷大概知道他們多數是在大壓力下才和政府合作的,而且基督徒精神易於寬恕。「天鵝絨」革命不流血而完成該是基督精神的奇跡。

我們雨傘運動也因三位基督徒整年功夫的教育,在和平中開始了,進行了,到最後階段有些人險些兒到了暴力邊緣。

(二)六月卅日在一份報紙的一個專欄,有人說他20年前,在他一本新書發布會上曾希望「上帝祝福香港」。

接着他說:『20年過去,見證七一真是「港殤」日。在絕望中的一點微茫希望只見之於數個學生團體的聲明。年輕一代是香港的未來,他們不是求上帝祝福,而是相信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帝,知道如果自己都放棄自己了,還有誰會救你?』

「年輕一代是香港的將來」究竟什麼意思?我當然知道「將來是屬於今日年輕的一代」,我們快將不在了。但我對「今日的年輕人是否會給他們自己及香港人創造一個美好的將來」卻有些擔憂,尤其如果他們「相信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帝」,那就更使我不放心了,因為「相信自己是自己上帝的人」,很容易相信自己「就是上帝」,甚至「也是別人的上帝」。

不相信自己是自己上帝的人並不因此會放棄自己。對上帝的信賴卻會使他們更努力奮鬥,為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奮鬥,為一個符合上帝創世計劃的社會奮鬥。我會求上帝祝福年輕的一代,給他們智慧,給他們一顆謙虛的心。他們有了熱情、勇氣;但還需要聆聽和合作,更不要輕視老人家,沒有老人家為他們撐住,今天的香港青年恐怕已成紅衛兵了。

最近在羅馬伯多祿廣場見教宗方濟各,我給他說:「我老了。這次恐怕是最後一次來問候你了。」他回答說:「老了又怎麼樣?美酒越老越好!」

所以我以為我們還是要求上帝祝福我們大家,把我們青年和長者團結在一起,為香港美好的明天奮鬥。

(三)在這回歸20年後的今天,我們又有一位並不是我們選出來的特首,她是我們的林鄭姊妹。我們不易趕走過去的陰影,祇希望明天會更好。讓我們給她一個機會,也誠心求主祝福她,賜她除了聰明、幹勁之外,也有聆聽和與小市民同行的智慧。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政治欄。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