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青日,被綁架?做英雄,看末日!

Esther、卓剛:

我這十一月底和十二月初忙得不亦樂乎。有許多事值得向你們報告。不過我想還是從亞青講起,先敍說一件趣事,然後把我在亞青的講話和你們分享,其實這也很配合開始了的將臨期。

十一月底在菲律賓舉行了亞青日,我未能「全程」參與,也去了兩天,為給青年們「打氣」。

發生的趣事是這樣的,我需要有人來機場接我,他們派來了兩位年輕義工。飛機早到,他們遲到,終於見到他們當然很高興,當司機的那位去取車的時候,想和另一位談兩句,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說,我想難道他不會說英語嗎?

車子來了,原來是一輛小朋友的校車:兩旁有長櫈,中間有空間,後面關門的。他們把我的行李放上車,客氣地做了一個手勢請我上車,然後關上了門。

我一看是兩張硬硬的長櫈覺得有些委曲,「為什麼他們不請我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不是比較舒服嗎?」。還好開了窗有涼風也算舒服,舒服得我甚至睡着了。

醒來一看錶,哇!已是一個多小時了!怎麼還沒有到?我們不是去Manila嗎?我問司機幾時才到?他說至少還有半小時!那末不是Manila,是去哪裡呢?我也不方便多問了。

天已黑了,看出去好像不是高速公路。去這麼遠的地方不是應該走高速公路的嗎?我不明白了。再看看,有些路上一個人也沒有,車子又高速飛駛,我開始有個想法:難道他們帶我去森林嗎?我是被綁架了嗎?越想越像……在那半小時裡我害怕嗎?我不說給你們聽,讓你們想像吧。

(當然那不是綁架,我們去了Tagaytay,他們不走公路是為了避免交通擠塞)。

可笑的是:我的演講題目真是關於做英雄!(這裡也附上給你們分享)

將臨期的開始要我們默想耶穌末日的來臨,要我們醒寤、期待。如果我們每天有這期待的心態,還會怕被人綁架嗎?

今天(將臨期第二週星期四)的福音裡耶穌說:「由洗者若翰的日子直到如今,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以猛力奪取的人,就攫取了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君樞機在「亞洲青年日」上向青年們作的主題講話

菲律賓, 二○○九年十一月廿六日

「亞洲青年們!你們的使命是:以英雄的熱忱,為天主的說話及耶穌的聖體去作見證!」

從亞洲各地來到這裡的青年們。你們已兩天在這裡享受天堂之福,飽嘗了天主的聖言及耶穌的聖體。

最近兩屆全球主教代表會議在祈禱中、反省中、重新發掘了這兩件寶藏,介紹給了我們。其實,這兩件寶藏融合一起。主的聖言在耶穌身上取了人的容貌,耶穌為更容易常處我們中間又在聖體聖事內把祂的人性也隱藏了起來。

天主把這兩件寶藏交托給了教會,你們也就是教會。你們不能祇自私地享受這兩件寶藏,但要慷慨與別人分享。上路吧!這「青年日」的結論是:使命,主派遣你們!

聖若望在若望一書的開端說:「論到那從起初就有的生命的聖言,就是我們聽見過,我們親眼看見過,瞻仰過,以及我們親手摸過的生命的聖言 ── 這生命已顯示出來,我們看見了,也為他作證。」(若一1:1

我們有福參與感恩祭,領受生命及光明之言,打開我們的心目,又領受生命之糧,溫暖我們的心。但讓我們看看我們身邊、和我們一起在此世旅途中的夥伴,有些像那兩位前往厄瑪烏的門徒,迷矇、灰心。許多人還在黑暗中摸索,沒有方向,沒有希望。許多人感到生命沒有意義,不值得生活下去。

我們在信仰裡以為理所當然的真理,為許多和我們日日擦身而過的男女青年,還是摸不清楚的奧秘。沒有信仰的光照,理性是脆弱的。理性看不清真理,誘惑也就滋生了。有人成了錢財、驕傲、色情及毒品的奴隸;有人正徘徊在奴役的邊緣。他們或不自覺地在求救。主的聖言,藉着你們能拯救他們脫離陷阱,甚或預防他們跌入其中。

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世界青年日的首創人,毫不猶疑鼓勵你們「勇敢地當起福音的傳播人,且不拒艱辛去建設一個充滿真理、仁愛及和平的文明社會」。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悉尼世青日也對你們說了:「願主愛的火降來充滿你們的心,……並派遣你們擔任這新時代的宗徒,把這個世界帶回到基督身邊。」

聖父又說:「上主要你們做這新時代的先知,傳播主的愛,引領人們歸依天父及為全人類建設一個充滿希望的將來。」

「這世界需要更新!在很多社會裡,雖有人享受物質的繁榮,但也有一大片的精神空虛如沙漠一樣伸延着,造成一種內心的恐懼,說不出的絕望。許多我們同時代的人挖了一些有裂縫的、漏水的、水池(耶2:13)。他們渴望找到人生的意義 ──祇有愛才能給與這意義。」

親愛的亞洲青年,你們要如點着的火炬,你們要暢飲於主的清泉(看到天主如何愛我們及愛這世界)也成為泉源,給別人帶來滋潤。

不要害羞告訴大家:我們找到了真理,確實可靠的真理,我們能為之而生,為之而死。這真理就是:天主計劃了我們的生命,祝福了我們,給我們一個最終的歸宿。

有人說真理不存在。不要信他們,他們其實想把他們的真理強加別人身上。教宗本篤稱其為「相對主義的霸權」。如果每人有自己的真理,那末富者和強者的真理就能得逞了。祇有信天主的話我們才獲得自由!

不要害羞告訴大家:我們承認天主是我們的主宰,我們的君王,我們崇拜祂、服從祂。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悉尼世青日上也說了「今天有許多人以為神可有可無,宗教不該干擾社會運作。這「世俗主義」以為人生和社會不需要和造物主扯上關係。他們說這樣有神無神都一律平等,這立場才算中立。其實「世俗主義」也是一個意識形態,它也想把自己的宇宙觀強加於人。如果天主消失了,那末人就不可能認識自然的秩序和意義,「善」的概念也就沒有內容。「世俗主義」以一個體面的形狀示人,其實很快能看出來它帶來的是歪理、貪婪及自私地剝削別人。」

受派遣的青年們,去告訴大家天主存在,祂在耶穌基督身上啟示了自己,耶穌取了人性居住在我們中間,祂為救贖我們犧牲了自己,且為紀念這事,在聖體聖事內把自己作為我們的食糧,陪伴我們踏上旅途。

天主把自己啟示給我們時也給我們啟示了我們的身份,在祂眼中我們是多麼重要,祂從永遠決定造化我們,做祂的子女,也和我們訂立盟約。雖然我們屢次不忠,祂重新以祂的聖血奠定它。

在科隆的那次世青日,教宗本篤十六世描寫建立聖體是歷史上的一個突破。「世界需要轉變,第一個轉變就是當耶穌把麵包變成祂的身體,酒變成祂的血,祂提前面對了祂的死亡,甘心接受了,把它作為愛的行動。把人釘死十字架上是極殘酷的暴力行動,祂卻把它轉變成一個奉獻自己的、愛的行動。祂啟動了歷史中一切革新世界的行動,直至天主的全面勝利。祂把死亡轉變成愛,死亡也就被征服了,復活已是事實,可以說死亡受了致命的傷,它已沒有資格說最後一句話了。祇有這個「善的爆發」「善的征服惡」才能引爆一連串的爆發,漸漸把世界轉變。」

我們就是那連串爆發中的一個環節。為使這事實成立,我們不必做些什麼,我們祇能讓它發生。我們該做的祇是打開我們的心讓祂進來。這是多麼安慰人心的訊息!但這麼大的喜樂怎能把它封閉起來,一定要傳授給別人,自己發現了耶穌,一定要帶別人到祂那裡去!

這次大會給我講的題目裡有「英雄」那兩個字使我有些尷尬;我自己不是英雄,怎有資格鼓勵別人做英雄?我當然會自我解脫:我老了,錯過了做「英雄」的機會,你們還年輕,你們的生命還是你們抓在自己手中,慷慨地奉獻出來!

嚴格地說,真的愛與英雄的熱忱是分不開的:全心全靈愛天主在萬有之上!不過青年和英雄主義特別配合:青年充滿理想、慷慨、興奮,青年不喜歡吞吞吐吐、更憎惡虛假,你們的真誠和慷慨使你們成為教會青春的代言人。福音裡那個獻出五餅二魚的小孩子是多麼慷慨,耶穌就用那五餅二魚使一大群人吃飽了。耶穌對那富有的青年說了:「變賣你所有的一切,分施給窮人,然後來跟隨我!」

教宗本篤十六世登基時就說過:「如果我們讓基督進入我們的生命,我們不會,絕對不會損失生命的自主、美妙和偉大。正相反,祇有和基督建設友情,生命的門才會敞開,祇有在這友情裡人生的潛能才能得以發揮,我們才能體驗到真正的美和解放!」

彌撒結束時主禮者說 “ITE MISSA EST”「彌撒禮成」原來並不表達出這句話的涵意。教會正在發掘這問候詞的深奧意義,它有「派遣」的意義,正如耶穌派遣宗徒們去傳福音,去全世界傳播天主的愛!「正如父派遣了我,耶穌說,我派遣你們。」

你們有幸參與了這亞青日、也就是被耶穌特別揀選了去為生命之言及「愛的禮物」聖體聖事作見證。這亞青日該是一個新的開端,要你們重新拾起英雄的熱忱去做主的使者!

作聖言和聖體的見證是一個大挑戰。不是你們選擇的,也不是你們祇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完成這使命。你們需要從「施與生命者」聖神來的力量。祂會教你們全部真理。在彌撒中也就是藉祂的祝福我們謙卑的獻物變成主的聖體聖血。祂使膽怯的宗徒們成了勇敢的見證人,宣講主的苦難與復活。

聖神在我們心中的行動從祈禱開始,讓祂推動我們吧!

聖母在哪裡,聖神也就喜歡在哪裡。耶穌升天後、聖神降臨前、聖母也就陪着宗徒們祈禱。她是「聖體的母親」常和她聖子的巴斯卦奧跡密切的結合在一起。她在加納對那對新人顯出了非常的關懷,她常眷顧有需要的人,她是使徒們的模範。

使徒常該是見證者。生命才能感染生命。我們要能帶別人愛聖言,我們先要在聆聽、閱讀、默觀,祈禱中體驗了天主的話的美味。我們一定要在恭領聖體時,朝拜聖體時、先飽嘗了主的臨在是多麼甘飴,我們才能使聖事的大能也安慰,鞏固我們身邊的人。

希臘話「見證」是Martyrion,「殉道」。

我從香港教區主教的位退下後,專注關心大陸教會的事。在教宗的信公佈了兩年多後,那裡的情況並不使我們樂觀。地上團體的主教神父們受到很大的壓力,政府威脅利誘,要他們接受獨立自辦教會的政策。我在公教報及網上寫了一些文章鼓勵他們勇敢地忠於他們與教宗共融的身份。有人批評我「逼兄弟去殉道」。

其實,殉道不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是特殊的恩賜,我們祇能準備去接受。殉道是罕有的特恩,但面對殉道或背信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感謝天主我們亞洲教會有許多殉道聖人,還有更多教會沒有封聖的殉道者及教難中受了苦而仍生存下來的。他們都給我們燦爛的表樣,他們中不祇有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更有很多平信徒和年輕的信徒。我特別想起國內的聖母軍成員;在五十年代,無神的政府,抓住一個「軍」字,就說聖母軍是反動組織。年輕的聖母軍成員,許多是大學生,被投進監獄,二十年、三十年後他們出獄的時候已是四、五十歲的人了。

狹義的說,殉道就是一下子用生命作出見證。但每天作出澈底的見證也可以說是殉道吧。這英雄的見證也一樣珍貴,人人有機會參與。

親愛的朋友,在這亞青日,教會向你們作出邀請:以英雄的熱忱為天主聖言及耶穌聖體作出見證。這是生命最佳的投資項目,也是最好的方法去幫助建設一個愛、合一與和平的社會。

亞洲的青年,你們每個人都要做英雄!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亞青日,被綁架?做英雄,看末日! 有 1 則回應

  1. White hair Rosa 說道:

    我一看是兩張硬硬的長櫈覺得有些委曲,「為什麼他們不請我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不是比較舒服嗎?」。
    陳樞機,我欣賞你以上即時反應和沒有修飾的用詞,或許在香港你也被寵慣了,樞機就不可以坐硬硬的長櫈嗎? 。謝謝你的分享 。
     
    [版主回覆12/14/2009 12:55:00]White hair
    ……不因為我是樞機 ,但我是77歲的老人家,那一位卻是十零歲的少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