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道牆壁要拆除

柏林圍牆二十年前倒下了。在慶祝那歷史大事的典禮上他們推下了一千塊大型骨牌。那二十年前發生的,不祇是一道牆的倒塌,是許多民族解放的開始;不祇是東德和西德的重合,是全球兩陣冷戰的結束。可惜,那骨牌效應在某些地方停止了。

戈爾巴喬夫撰文說:「還有更多圍牆要拆除」。他說:「今天,當我看到貧富差距如此巨大,當我看到造成全球金融危機的不負責行為,當我看到對氣候變化漠不關心和互相指摘時,我感到了悲哀。建立一個更加安全,更加公平,更加團結的世界的機會正在離我們越來越遠。

這使我想到另外一道牆壁的存在和另外一個機會的喪失。那道牆就是國內的「天主教愛國會(尤其是全國層面的愛國會)」,那個失落了的機會就是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七年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會寫的信。

從八十年代「開放政策」的開始,這道牆壁(那時也稱為「竹幕」,以別與「鐵幕」)本已該慢慢拆掉,讓中國的天主教重新融入全球天主教的大家庭。其實,在某程度這程序已順利開始:非法祝聖的老主教們幾乎個個都申請而得到教宗的寬恕和認可,許多在地上教會被選的年輕主教們都也申請了教宗的批准才接受被祝聖,那時教宗沒有要求些主教們高調公佈他們、這新的、與他共融的身份。政府當然知道這一切,但也很理性地、默默地,接受了。

在這兩邊都作出讓步的情形下,一個正式的雙方能接受的協議早已可以達成了。可惜這機會錯失了。

教宗的信又是一個突破性的機遇,他在信內平心靜氣陳述了教會的性質:是從宗徒傳下來的,該由教宗、主教領導。他對各類人士也表示了最慷慨的諒解。他呼籲大家向前行,他期望在中國的天主教徒終能自由、喜樂地、度信仰的生活,並能更有機會為國家作出各方面的貢獻。但可惜教宗的信公佈了兩年後的今天,我悲痛地該說:他的信並未發揮它本該發揮的作用。教會的情況在這兩年內不見好轉。不正常的狀況沒有改善,更惡化了。

暫不談因教內人士對牧函的錯誤解釋造成了地下教會的混亂,地上的教會似乎越走越遠。二○○七年七月慶祝了愛國會成立50週年,二○○八年十二月慶祝了首次非法祝聖主教的50週年,前者還能瞭解(教宗的信剛公佈,未能被吸收);後者實在難能接受(大家有了充份的時間消化那封信)。

妥協不能無底線,妥協不能無限期,是時候大家按教宗的信走出一步,已和他共融的主教神父不能再繼續高呼「獨立自辦教會,自選自聖主教」的口號,不能再繼續屈服在那些教宗說「不屬於教會,卻臨駕主教之上的」機構。

這道鋼骨水泥的牆壁已存在六十年了,那些「既得利益者」怎麼會主動放棄他們的權和利?他們千方百計,威脅利誘,奴化我們的教會,使她抬不起頭來。

這道牆不但把國內教會和全世界的教會隔開了,也把國內的教會和我們國家的最高領導隔開了。那位名義上是全國愛國會副主席之一的,其實我們都說他當上了地上教會的「教宗」。

讓我們同心協力把這道牆拆掉吧。讓我們的主教們不必再面對一個荒謬的抉擇:愛國還是愛教?兩者之間根本沒有矛盾,是愛國會把兩者對立了起來。按教宗的信來辦好我們的教會是我們對國家最大的貢獻。讓信徒們按良心、平安地、度信仰的生活是領導們的當急之務,有憲法的支持做起來應該不太難,為我們的國家都會帶來一股新鮮的空氣。

讓那道牆倒下吧!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