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思高神父你正去哪裡?」「去天堂!」

Esther,恭禧,恭禧!「100名公教青年帶領300名非公教青年認識耶穌」真是盛事,什麼辛苦都值得。我多次用放大鏡看了那兩幅相片,親親相片內的每一位青年朋友。願耶穌繼續把自己介紹他們。

耶穌升天是為帶我們的心靈也到天上去。當然不是為鼓勵我們不關心這個世界,正相反,是要我們和祂一起把天堂帶到這個世界裡來。

也正如卓剛說的,「天主常在我們身邊,看守着我們」。人最大的誤會是以為天主高高在上,其實,(我不怕用一個古老而神秘的說法)「祂比我們自己更臨在於我們」,或(用聖保祿的話來說)「我們生活,行動,存在,都在祂內」(宗17:28)。天主既選擇了這麼親切地臨在於我們,那末我們怎忍心不記得祂呢?教會要我們在十一月內多多記得亡者,我們自然特別記得我們的前輩、父母、親友、老師、同學。他們回到了天父的懷抱,我們記得他們也會記得天鄉。其實我們大家都已在天國裡(見路17:21)。

禮儀年已到尾聲,是一年循環的結束。這也提醒我們教會的末世性,我們已生活在救恩史的「末日」。行動的意義在於達到目的,天主指給我們的目的就是祂自己,祂也給了路線圖,我們的旅程有方向,有意義。救恩已完成,等我們去領受,圓滿地完成它。有一個「已經」,有一個「尚未」。

有人碰到聖若望鮑思高,問他「鮑思高神父你怱怱地去哪裡?」他毫不猶疑的說:「去天堂」。怪不得他在任何境遇中都能泰然自處,不慌不忙!我們不妨也試試。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