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神本主義,人本主義」?(國內)教會合一? (名不正,言不順)

宗教改革」?

很高興見到一篇由澳門的「號角報」轉載於「天主教在綫」的文章:『「宗教改革」後500年,我回到天主教會的家。』

一位教友同一位新教的朋友看了一個有關「宗教改革500年」的展覽後,朋友問她:「怎麼妳仍是一名天主教徒?」她「以溫和,以敬畏之心」說出了十個理由,為何她是一名天主教徒,而不是一名新教徒。

可惜的是:雖然五月十四日的公教報登了一位讀者的心聲,說我們天主教徒不宜將500年前馬丁路德所做的簡單地稱為「宗教改革」(那是一個「改革運動」),但我們的報章,刊物還是這樣命名。

很高興見到梵蒂岡一個郵票上寫着「紀念誓反教改革運動500週年」(500. mo della Riforma Protestantica)。新教彷彿也並不介意被稱為「誓反教」。

馬丁路德為了抗議(我們同意他並不沒有理由),離棄了天主公教(我們以為這就錯了)。他在「教會外」不祇未能改革教會,反給了教會很大的打擊,嚴重的創傷。當然對這一切不是今天的新教徒該負責任的,但忘記歷史的事實並不促進我們今日的彼此尊重及友誼。

「神本主義,人本主義」?

在一個由國內政界、學術界與宗教界(包括香港基督宗教代表)舉辦的研討會上,一位天主教代表說:『宗教以「神本主義」為出發點,而政治卻從「人本主義」出發』。跟着他正面的介紹了「人本主義」:『「人本主義」對人自身積極樂觀,滿懷信心,認為人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理性與意志創造一個美好的社會與未來,以幫助個體實現人生現世的價值與意義。』但對「神本主義」他祇說:『「神本主義」不是要阻碍個人與社會實現自己的價值與理想。』

稍後他又說:『中梵對話……是「人本主義」與「神本主義」兩大陣營的對話。』最後他特別指出宗教的特點是「信徒胸懷的包容……其頂峰必然是耶穌與釋迦摩尼式無所不包的愛。」(見信德網)

當然,這些是在交流會開始的時候說的話,後來一定有更豐富的交流。不過,在開始時就簡單地把「神本主義」和「人本主義」對立起來,彷彿承認我們是『反對「人本主義」的「神本主義」』,而兩者之間靠「包容」就能「水乳交融」,那是很危險的。

兩個危險:1. 一個是鼓勵了別人對我們的誤會,2. 另一個是淡化了「有神」「無神」之間的矛盾。

1. 現代的無神主義以為自己就是人文主義,費爾巴哈說:『是沒有志氣的人造出了「神」,而這個「神」就剝削了人,人要朝拜祂,承認自己一無所是。』馬克斯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產品,讓受經濟剝削的無產階級、期望着天堂、忍受剝削。」

第二屆天主教梵蒂岡大公會議在「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裡強調無神主義是極端的,錯誤的「人文主義」,以為有神就沒有人,要人就不要神。其實「神本主義」和「人本主義」,根本不對立;有了神,才有人。神才是人崇高地位的基礎。神造了人,要他做祂的朋友,祂的子女。人犯了罪祂救贖了他。每個人在祂眼裡非常重要。祂要所有的人在永生中分享祂的美善。我們從歷史也能看到否認了神的人,不論是資本主義、共產主義,都也否認人的身份,人的權利。

2. 那末,有神、無神兩者不是水火不容,勢不兩立嗎?客觀地說:是!所以「包容」並不能解決問題。對話也祇能彼此較量權力的平衡,找一個權宜之計。我們希望的是有一天大家能相信我們有一個愛我們的神,認同大家有權利自由地恭敬祂,遵從祂的教導而生活出大同的愛,這才真正解決問題。

(國內)教會的「合一」?

不少人樂觀地以為「合一」就在眼前,這可不是教宗本篤在他2007年的信中所說的。教宗本篤說的是:「真正的共融必須經過艱苦地致力於修和才能達成」(6.4)「聖神……引導教會,走上那並不容易走的修和與合一的道路」(6.5)「這路途不可能一日間完成」(6.6)。

因為有人誤解教宗本篤的信,宗座關注中國教會的委員會在2009年出版的「綱要」裡這樣說:『聖父似乎想界分「靈性上的修和」與「體制上的合併」』。

「修和」是大家要馬上即刻努力去做的,但「合一」的可能性不是我們的善意可以決定的。如果地上的教會還是由政府,借「一會一團」的名,牢牢地全面控制,那末教會能在那裡合一?地下?地上?

地下絕不可能!地上絕不應該!

教宗信上有說:讓政府認可,「本來」沒有問題,可是該在「不違背不可放棄的信仰原則及教會共融的前提下」,但事實上「差不多常常某些機構的干預迫使有關人士要作出違背他們的天主教良知的表態、行為和承諾」(7.8)。

教宗也說了:「秘密狀態(地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但他馬上說出了為何有人這樣做:「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不接受國家機構干涉教會切身生活時,牧者和信友們才這樣做」(8.10),那末一直到國家繼續「辦教」,地下的怎能到地上去?

可怕的是教廷(我相信並不是教宗)正在推進一個邪惡的計劃,他們要合法的主教辭職,讓位給非法、甚至絕罰的主教坐正。從三個教區來的消息我確實知道這事。也有地下的署理被罷免了,羅馬要地下的團體歸屬地上的主教。

過去幾年地上主教多了,地下少了。最近也有幾個地下主教到地上去了。羅馬進行的計劃顯然是取消所有地下教區,全部「合一」到地上。把羊送進虎口是真的「合一」嗎?

也有地上勇敢的主教不讓政府安排他們的祝聖典禮,免得非法主教來參加。政府因此不承認他們。他們和他們的神父們堅持了多年,最後羅馬為他們能得到政府承認,還是要他們接受和非法主教共祭或接受非法主教來主持就職典禮(有時天主的安排在最後一刻破壞了他們的計劃)。

如果這個邪惡的計劃真的成功了,那末我們祇能再次成為「靜默」的教會了。

國內的兄弟姊妹,如果這邪惡的計劃成功了,如果一個不好的協議簽成了,讓我們到地窟裡去默默痛哭、祈禱吧。我的聲音也會消失了。讓我們一起天天唸聖詠44,「喚醒」那在暴風雨中在船上睡着的耶穌來援救我們。主,來吧!

教會之母,花地瑪聖母,中華聖母,請保祐您的孩子,請為我們祈禱!

(2017禮儀年末日)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