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我

卓剛、Esther

在受到挫折時怎樣安然處之,在生活節奏被打亂時怎樣爭取冷靜,看來真是一項大學問。正如卓剛提起,一失控甚至會使人自尋短見。其實就算不失控到那嚴重地步,「灰心」常是破壞性的。

我以為這學問有兩項道理。

第一項就是如我上次所說:記得天主常愛我們,我們在祂手中,在祂懷抱裡

第二項大道理是「我常是我」。

外來的,意外的,不是我的罪過所做成的挫折,根本不是什麼。無意中打爛了東西,考試成績意外地差,在運動或藝術表演中失水準……當然人是人,一時會很灰心,但不要停滯,快些記得:「我還是我」。

記得在備修生時期有一個復活節前的晚上,我們一班修生裝飾聖堂,一直忙到半夜。一切都差不多完成了;我把復活燭搬放原處時,讓它跌在地上,斷了!那時我緊張和失望的心情你們不難想像。可幸同學們沒有一個責備我,反而安慰我說:「日君,你太累了,去休息吧,不要擔心我們會把蠟燭弄好的。」

神學總考那年,天氣很熱,我們都拼命溫書。輪到我考試(口試)的前一天有一位同學家有急事,他問我可否和他調換讓他提前考試,我遲三天才考,我樂意答應了,自以為多了三天溫習考試成績會更好。不料就是那三天的額外努力使我精力透支了,考試時頭腦一片空白。還好主考的教授給我說:「陳修士,照你平常的成績我們可以送給你一個合格。但那不是你應得的分數,不如讓你暑假後補考吧。」

當然這樣有愛心的同學 和 教授,幫助我勝過了挫折。你們也這樣有福嗎?你們試過這樣幫助受挫折的朋友嗎?

我喜歡唱歌,備修生中二年級時入了唱歌班,但下一年他們就「請我退出了」,因為我的聲音「不合群」。再過一年他們又請我加入了,但給我說:「你不要大聲唱,祇唱入你前排同學的耳中」。原來不是請我唱歌,是請我當「提唱」,雖覺挫折也不無安慰;他們說我的聲音不好聽(刺耳),但還承認我「會」唱歌。

總之我以為不是自己過失而遇到的挫折應該容易勝過,尤其自從我學到德肋撒修女說的:「天主不期待我們成功,他期待我們忠信」。

那末如果我們犯了罪過呢?當然第二項道理不合用了,但第一項道理還很合用呀!(請看路加福音第十五章)

*  *  *  *  *  *  *  *

附一:卓剛,加強訓練當然籃球技術會有進步,但記得:未必人人能出人頭地但這又有什麼大不了?

附二:Esther,執屋完成了嗎?我知道搬家的苦。看看多年前的照片一定會有許多感受。我也有很多老朋友,失了聯絡,以後在世上也未必會再相遇。看這些照片時,可以祈禱:天主祝福他,聖母保佑他!保險有效!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爺爺和青年交換週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