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真的瞎了眼,看不到自己錯了嗎?

區選後看林鄭女士和警方發言人最近的公開言論真使我摸不着頭腦。

區選的「勝利者」都出來說了一些我以為很客觀的話:「我們不該為區選的效果『太』高興,更不應該驕傲。建制與非建制所得票數的比例可以說沒有大改變。得失席數的大轉變也不代表泛民黨派的勝利,許多勝選者並不屬泛民的黨派。他們的選票如其說是支持泛民派,更好說是嫌棄建制派(誰都不會比建制派更差!)。」

那末建制派錯在哪裡?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們的錯在於硬撐了政府,沒有站在多數人民的一邊。政府又錯在哪裡?政府藐視了民意,以為可以用「半」認錯、用警察的所謂「執法」、用法庭的所謂「司法」來順利滅聲,而無恥地抓住政權不放。

以前他們可以說「二百萬『和理非』的遊行是報大數的」、「民調的數字也靠不住」。但現在票數是人民清晰的聲音了!

多謝傳媒勇敢的服務,人民看見了「事實」。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的正義感也遠超眼前的得失,他們珍惜香港尚存的自由,他們對自己的尊嚴絕對執着。

選舉後,林鄭出來說:「不少坊間指選舉結果反影市民對社會現狀深層次問題的不滿」。是什麼現狀?是什麼問題?是怎麼產生的不滿?這都和她沒有關係嗎?

又說「五個多月社會動盪……人民希望和平安全有序」。誰破壞了和平、安全?她不知道?她想說的當然是:社會動盪的根源是「某些青年們的暴力,而且得到泛民派的煽動、支持」。

面對區選的海嘯,中央還是說:「香港最緊迫的任務是止暴制亂」,說「要維護國家的主權」。誰誤導了中央,傳給了他們錯誤的訊息?

香港人民愛好和平,但他們拒絕做順民,他們不願做奴隷。中央不是隆重地許諾了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不是說07、08年我們已可以有民主選舉?那末這些都是我們的權利了。我們不會讓他們剝削這些權利!

回歸後不久就有一連串的「釋法」,然後是基本法23條,跟着是民主選舉的希望越來越遠,8.31乾脆把假民主當作真民主要我們袋住先,最後強權的政府甚至敢輕易作出一些D.Q.,荒謬之極!

有人建議為打破死局來一個公民抗命:「佔中」。「佔中」變了「佔鐘」,青年們行在前面。轟轟烈烈且持久的行動把香港帶到全世界的視線下,但我們得到的是「秋後算賬」,付了代價而沒有收到所求。我們沉着氣,沒有造反。

終於出現了「送中」條例,多謝法律界兄弟解釋了,原來是一把會懸在我們頭上的刀,使我們連言論自由也會喪失。「和理非」出來遊行,100萬、200萬人,政府無動於衷。

在這長期的挫敗,無奈中,我們勇武的小兄弟站了出來。其實,除非你祇看大公報、文匯報和無線新聞,你會見到勇武派初期的行動根本不能算是什麼暴力,是警方的暴力不斷升級,又因林鄭、中聯辦、習皇帝的煽動,防暴警察成了一群「猛獸」,絕不是個別警察的「噪動」。近來勇武者才過了暴力的紅線。這因果的關係是不能任意倒轉的!而且兩者的暴力絕對不成比例!我們不贊成傷人的暴力,但我們不會與兄弟們割席!

區選後我們以為那些造成目下亂局的人會稍示善意作出彌補。但警察大哥鄧某的表態及區選後警方的言論和行動仍很強硬,真使人失望並擔憂。失望的是民意又一次被藐視,擔憂的是失望者並不會放棄,那末一定要他們每天挨打挨捕?斷送寶貴的性命,玉石俱焚?香港永遠沉淪?

其實鄧某為自己著想也應該稍為收歛了。我猜想除了美國新法例會「照顧」他,建制派的兄弟姊妹對他也應該很有意見了。區選前的兩星期他們大概還有勝算(以為民意被勇武派近期的暴力扭轉了。「淺黃」的變了「淺藍」,或決定投白票。)多得新上任的一哥威武領導,圍攻大學,把民意扭轉回來,立下了歷史性的大功!

鄧Sir,民意要求的獨立調查當然要包括一切,不祇查警察的暴行,但警察的暴行一定也該調查。林鄭最後真的能庇護你們嗎?記住:共產黨很介意持槍的太囂張,你們的價值是用了被拋的。

講到獨立調查委員會我有一個問題常想法律專家們給一個答案:法官們也是公民,他們也投票,他們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也可以有意見嗎?那末他們能不能要求把一切政治引起的刑事案件擱置,直至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所結論?

民意要的是真理,是公道。有了公道才有和平。

我們厭惡謊言,不齒強權的幫兇,我們永遠做正義與和平的僕人!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逃犯條例。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