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收穫 – 陳樞機報告一則

聖神修院學年完結後作了一次大旅行。

先是在KenyaNairobi祝聖了十三位慈幼會修生為執事,那裡的神學院聚集非洲多國講英語的神學生(約50位),我本想去那裡奉獻我的餘年,看上主將來怎樣安排吧。

Nairobi去了意大利的Macerata是利瑪竇的出生地, 五月十一日 ,他逝世四百週年的正日,在主教座堂主持了大禮彌撒。事先也有一個隆重的紀念典禮在市政廳舉行了。

Macerata去了葡國花地瑪。知道教宗去那裡朝聖,我又從來未去過花地瑪,這該是好機會了。靠葡國慈幼會會長的幫忙我十二日傍晚就入住教宗同一間賓館。晚飯後參加了一切敬禮:先是和教宗一起唸玫瑰經,跟著是燭光迎聖母遊行,最後是由Cardinal Bertone 主禮的共祭彌撒,半夜後一時才完結。

十三日早上六時自己醒了雖睡意還濃,但想起一生第一次,恐怕是唯一一次,在花地瑪,怎能浪費機會不多作祈禱?起身去找聖殿,但聖殿不開放,因為一切都在廣場舉行。但在更衣所遇到當地副主教及聖殿主任司鐸,他們問我可否主持七點鐘的聖體出遊。我真是喜出望外。捧着耶穌聖體在無數教友的祈禱聲中走遍那神聖的廣場,最後以三個大十字聖號祝福了在場的,在遠地的,全世界的兄弟姊妹。這是我哪裡修來的福份!

不是我選擇了祂,是祂選擇了我。不是選擇了我,是選擇了我所代表的香港教會,選擇了中國教會的主教、神父、教友們。聖母真是太愛我們這苦難中的教會了!

離開花地瑪前問候教宗。他說:「陳樞機,你的心一定在佘山,但這裡的是同一個聖母呀。」我說:「當然啦!既然我不能去佘山,我就來到了這裡,本月廿四日我還會去都林,聖母進教之佑那裡哩。」他笑了。(本月廿二至廿五日慈幼會總會長請我們慈幼會主教去都林,慶祝創會150週年,一起反省怎樣以慈幼神恩點綴主教牧職。)

青年們等著瞧吧!

各位朋友:

兩星期前開了一個Bolg,但一直沒有照顧它,看來我是犯了棄嬰的罪,該死。

還好你們照顧了它。我尤其感謝那30多位留言鼓勵我的兄弟姊妹,恕我不個別回覆了,但為你們每位送上一遍聖母經。

我疏忽了新生的Blog是因為忙得不亦樂乎。我正在幫助吳新豪神父、李子忠兄弟翻譯教宗第三份通諭「在真理中的愛德」,希望不會讓你們等太久看到中文版。

我七月十六日放上了一封長篇大論的公開信,是我很想向大陸的主教兄弟們說的話。本可登在公教報上,但我最後以為放在Blog上更好,是我的說話,我負責任,不要連累教區。七月十六日是聖母聖衣瞻禮,願祂送這封信到那些兄弟們手裡。

這樣的信為青年們恐怕太悶了吧!好!在八月五日聖母雪殿瞻禮我會給你們一個驚喜,等著瞧吧!(賣個關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