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錦堯神父,你究竟怎麼看教宗的角色?

公教報(三月廿四日)信仰欄有徐神父的文章「教宗辭職,反省教宗角色」。

引起他反省的是「教會曾有三年沒有教宗的紀錄」(三年可以沒有教宗,那末教宗是可有可無的了?!)後來他又綜合一篇文章「再見,本篤十六,他是伯多祿,不是基督」及一些網上對那文章的反應。

以下就是他「大公無私」的結論 :

是從來都有兩派的……(而且)都存在着南轅北徹的兩個極端」[包括胡樞機和陳樞機對大陸教會的態度(兩個極端?)]

歷史的教訓是,許多事在事過境遷之後,就顯得如非多餘,也屬不智。」(各五十大板?

「至於大陸的地上地下教會,因為對教宗角色的不同理解也影響了他們自身的教會意識和使命,……無端的分裂了半個世紀……

教宗無論多麼重要,都要把他放在適當的位置上!」

天啊!我們幾百萬的同胞竟然這麼糊塗白白犧牲了半個世紀的大好時光,而祇因為他們對教宗的角色有了不同的理解!?

那末請教徐神父;他們應在怎樣的理解上合一起來呢?要把教宗放在什麼地位上才適當呢?

是不是祇承認他是精神領袖,在祈禱中提他的名,也可叫兩聲教宗萬歲,但不必承認他有權管理在中國的教會,讓中國教會獨立自辦、民主辦教、自選自聖主教?

是否你以為祇要地下團體全體投入地上團體,那末,天下太平皆大歡喜?

難道你不知道地上團體是一個被奴化的團體,現在根本是無神政權在辦教?

難道你沒有看見安樹新主教到了地上一直被政府牽著鼻子走?你不知道所謂主教團在宗教局局長王作安先生主持的會議上,竟罷免了教宗任命的馬達欽主教?

徐神父,下次有辭職的教宗向教民辭別和新教宗的就職典禮,我願意為你籌募機票,讓你去到伯多祿廣場上體驗一下,全球的天主子民和世界的權貴怎麼樣理解教宗的角色!

我也建議在教宗就職典禮結束前,在伯多祿廣場的銀幕上轉播北京對教宗的警告:「不要干涉我國的內政!」並向大家保證這訊息不是從外星來的!

充:徐神父有一點卻講得對:「擁護教宗的最重要內容是學習他所領導的大公會議精神和他給教會的通諭」。我想徐神父應該發覺本篤十六世的通諭裡常堅持真理和愛德的平衡,並警告我們不要屈服於「相對主義」的霸權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2007年教宗本篤也寫了一封信給中國教會,(如果徐神父看中文版的話,請不要用那「被篡改」的譯文,教廷翻譯官20081024日在網上修訂的才是正確的譯本)。在那信裡教宗並不以為那半世紀的分裂是「無端端」的。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我們的教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徐錦堯神父,你究竟怎麼看教宗的角色? 有 5 則回應

  1. 谷西滿 說道:

    敬愛的陳樞機,主內平安!
    希望徐錦堯神父能早日回答您的請教。
    請容許我借用您的BLOG向徐錦堯神父請教;敢問徐神父是否一團一会、港區政協或港區人大的地下会員/代表?本人對梵二文憲和教宗通諭閱讀、掌握和實踐得很少,是否便沒有資格擁護教宗呢?但我信《尼西亞信經》 ~ “我信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的信條,還沒有資格擁護從宗徒傳下來的教宗?!

  2. alan 說道:

    真不明白:徐錦堯神父讀了這麼多教會的知識,竟然發表這些不知所謂的謬論!如果讓徐神父去教理班或慕道教教一課教宗首席權或教宗不能錯的課題,肯定全部錯晒!

  3. Michelle 說道:

    可悲的徐神父…………

  4. L 說道:

    徐錦堯神父,你究竟怎麼看教宗的角色?
    公教報(三月廿四日)信仰欄有徐神父的文章「教宗辭職,反省教宗角色」。
    引起他反省的是「教會曾有三年沒有教宗的紀錄」(三年可以沒有教宗,那末教宗是可有可無的了?!)徐:我可沒這樣說;我只是說出一個歷史事實。難道教友不該認識歷史嗎?後來他又綜合一篇文章「再見,本篤十六,他是伯多祿,不是基督」徐:這是天亞社的文章!及一些網上對那文章的反應。
    以下就是他「大公無私」的結論 :
    「教會是從來都有兩派的……(而且)都存在着南轅北徹的兩個極端」[包括胡樞機和陳樞機對大陸教會的態度(兩個極端?)徐:是的,教會無論在歷史上或在今天,都經常存在兩極。單就對中國和中國教會的態度,就有不少人和陳樞機取態不同,包括:1.胡振中樞機對大陸比較友好,他第一次向教宗述職時,還把我們教研中心的大陸工作算上了(其實湯樞機和陳樞機本人亦曾長久支持教研的中國工作);2.以前羅馬傳信部樞機對中國也比較友好;3.聖母聖心會的韓德力神父對中國友好;4.今天有關「佔領中環」的取態,湯漢樞機和陳樞機並不一樣;5.陳樞機獲黎智英二千萬元捐款,香港教區第一時間澄清並不知情,當時的湯主教在《明報》上還說:「自己只係低級主教,怎會知道高級過他那麼多的陳日君樞機做緊乜」;6.陳樞機自己對中國態度也是自2009年起,前後有兩種不同的態度,09年前較寬容,09年後則走向絕對……。
    「歷史的教訓是,許多事在事過境遷之後,就顯得如非多餘,也屬不智。」(各五十大板?)徐:如果大公會議開在三百年前,就不會有禮儀之爭,中國也許會變成天主教國家!
    「至於大陸的地上地下教會,因為對教宗角色的不同理解也影響了他們自身的教會意識和使命,……無端的分裂了半個世紀,……
    教宗無論多麼重要,都要把他放在適當的位置上!」徐:我是說「適當位置」,有何不可?
    天啊!我們幾百萬的同胞竟然這麼糊塗白白犧牲了半個世紀的大好時光,而祇因為他們對教宗的角色有了不同的理解!?
    那末請教徐神父;他們應在怎樣的理解上合一起來呢?要把教宗放在什麼地位上才適當呢?
    是不是祇承認他是精神領袖,在祈禱中提他的名,也可叫兩聲教宗萬歲,但不必承認他有權管理在中國的教會,讓中國教會獨立自辦、民主辦教、自選自聖主教?徐:我在拙文中從沒提過這些。
    是否你以為祇要地下團體全體投入地上團體,那末,天下太平皆大歡喜?徐:我也沒提出如何面對分裂。
    難道你不知道地上團體是一個被奴化的團體,現在根本是無神政權在辦教?徐:我沒有被大陸的政治宗教情況束縛,我只盡力做我能做的。我在大陸,光是《耶穌是誰》,《信仰是什麼》,《突破困境》,《不必再無奈》,《以主為基,以人為本》,《耶穌教人面對憂慮》等福傳書籍,就出了460萬冊,《正視人生的信仰》也36萬冊,這些對在大陸的福傳該有點幫助吧?
    難道你沒有看見安樹新主教到了地上一直被政府牽著鼻子走?你不知道所謂主教團在宗教局局長王作安先生主持的會議上,竟罷免了教宗任命的馬達欽主教?徐:陳樞機,你怎麼把這些都算在我頭上?我的文章並沒有說這些。
    徐神父,下次有辭職的教宗向教民辭別和新教宗的就職典禮,我願意為你籌募機票,讓你去到伯多祿廣場上體驗一下,全球的天主子民和世界的權貴怎麼樣理解教宗的角色!徐:我在羅馬四年,這一切都看過很多很多次了;有一次教宗在伯多祿大殿作彌撒,我還作了琴師彈奏大殿中的管風琴呢!
    我也建議在教宗就職典禮結束前,在伯多祿廣場的銀幕上轉播北京對教宗的警告:「不要干涉我國的內政!」並向大家保證這訊息不是從外星來的!
    補充:徐神父有一點卻講得對:「擁護教宗的最重要內容是學習他所領導的大公會議精神和他給教會的通諭」。徐:大公會議最最最重要的一句話是:「教會應是天人合一和人類合一的標記和工具(教會憲章)」。我想徐神父應該發覺本篤十六世的通諭裡常堅持真理和愛德的平衡,徐:在大陸教會中並不存在真理和愛德的平衡,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過去三年,我曾邀請三個地下教會團體來香港教研受訓,他們告訴我,連地下教會也有分成幾派的。培訓過並警告我們不要屈服於「相對主義」的霸權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2007年教宗本篤也寫了一封信給中國教會,(如果徐神父看中文版的話,請不要用那「被篡改」的譯文,教廷翻譯官2008年10月24日在網上修訂的才是正確的譯本)。在那信裡教宗並不以為那半世紀的分裂是「無端端」的。

  5. L 說道:

    徐錦堯神父對陳樞機的回應(是【 】部分,先引陳樞機,然後是徐回答)
    (三年可以沒有教宗,那末教宗是可有可無的了?!)【徐:我可沒這樣說;我只是說出一個歷史事實。難道教友不該認識歷史嗎?】後來他又綜合一篇文章「再見,本篤十六,他是伯多祿,不是基督」【徐:這是天亞社的文章!】「教會是從來都有兩派的……(而且)都存在着南轅北徹的兩個極端」[包括胡樞機和陳樞機對大陸教會的態度(兩個極端?)【徐:是的,教會無論在歷史上或在今天,都經常存在兩極。單就對中國和中國教會的態度,就有不少人和陳樞機取態不同,包括:1.胡振中樞機對大陸比較友好,他第一次向教宗述職時,還把我們教研中心的大陸工作算上了(其實湯樞機和陳樞機本人亦曾長久支持教研的中國工作);2.以前羅馬傳信部樞機對中國也比較友好;3.聖母聖心會的韓德力神父對中國友好;4.今天有關「佔領中環」的取態,湯漢樞機和陳樞機並不一樣;5.陳樞機獲黎智英二千萬元捐款,香港教區第一時間澄清並不知情,當時的湯主教在《明報》上還說:「自己只係低級主教,怎會知道高級過他那麼多的陳日君樞機做緊乜」;6.陳樞機自己對中國態度也是自2009年起,前後有兩種不同的態度,09年前較寬容,09年後則走向絕對……。】
    「歷史的教訓是,許多事在事過境遷之後,就顯得如非多餘,也屬不智。」(各五十大板?)【徐:如果大公會議開在三百年前,就不會有禮儀之爭,中國也許會變成天主教國家!】
    教宗無論多麼重要,都要把他放在適當的位置上!」【徐:我是說「適當位置」,有何不可?】
    是不是祇承認他是精神領袖,在祈禱中提他的名,也可叫兩聲教宗萬歲,但不必承認他有權管理在中國的教會,讓中國教會獨立自辦、民主辦教、自選自聖主教?【徐:我在拙文中從沒提過這些。這有點像是「莫須有」的罪名】
    是否你以為祇要地下團體全體投入地上團體,那末,天下太平皆大歡喜?【徐:我也沒提出如何面對分裂。】
    難道你不知道地上團體是一個被奴化的團體,現在根本是無神政權在辦教?【徐:我沒有被大陸的政治宗教情況束縛,我只盡力做我能做的。我在大陸,光是《耶穌是誰》,《信仰是什麼》,《突破困境》,《不必再無奈》,《以主為基,以人為本》,《耶穌教人面對憂慮》等福傳書籍,就印了460萬冊,《正視人生的信仰》也36萬冊,這些對在大陸的福傳該有點幫助吧?】
    難道你沒有看見安樹新主教到了地上一直被政府牽著鼻子走?你不知道所謂主教團在宗教局局長王作安先生主持的會議上,竟罷免了教宗任命的馬達欽主教?【徐:陳樞機,你怎麼把這些都算在我頭上?我的文章並沒有說這些。】
    徐神父,下次有辭職的教宗向教民辭別和新教宗的就職典禮,我願意為你籌募機票,讓你去到伯多祿廣場上體驗一下,全球的天主子民和世界的權貴怎麼樣理解教宗的角色!【徐:我在羅馬四年,這一切都看過很多很多次了;有一次教宗在伯多祿大殿作彌撒,我還作了琴師彈奏大殿中的管風琴呢!】
    補充:徐神父有一點卻講得對:「擁護教宗的最重要內容是學習他所領導的大公會議精神和他給教會的通諭」。【徐:大公會議最最最重要的一句話是:「教會應是天人合一和人類合一的標記和工具(教會憲章)」。】我想徐神父應該發覺本篤十六世的通諭裡常堅持真理和愛德的平衡,【徐:在大陸教會中並不存在真理和愛德的平衡,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過去三年,我曾邀請三個地下教會團體來香港教研受訓,他們告訴我,連地下教會也有分成幾派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