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為中國做了許多事,但中共和教廷卻沒有和他配合,致使未能完全生效。


(222AsiaNews訪問中文譯稿)


教宗為中國做了許多事,但中共和教廷卻沒有和他配合,致使未能完全生效


陳日君樞機


教宗本篤十六世對中國和中國教會作出了重要的表態。但是北京政府一直到今天還是強要絕對控制信徒和主教。梵蒂岡有關部門,過分急於妥協,未能充分支持教宗的路向,那路向既要求勇氣和真理,也保持開放的態度。中共由於普遍的腐敗現象處於崩潰的危險。中國教會的希望在於很多信徒,他們寧願接受痛苦,也不願放棄信仰。下任教宗需要再從本篤十六世致中國天主教徒的信出發。陳樞機正前往羅馬,在二月廿七、廿八日,他將參加教宗本篤十六世最後一次公開接見信友和樞機的聚會。



香港(亞洲新聞)- 教宗本篤十六世是一位偉大的教宗,他熱愛真理。就教宗而言,天主是真理,沒有真理,人類將無法生存。不幸的是,今天真理不「時髦」,佔主導地位的卻是教宗本篤十六世所稱為的「相對主義的獨裁統治」。但教宗始終依照真理把握航向,這是他對世界文化、也是對中國的貢獻。必須補充說,這位教宗為中國教會所做的事,他未有為其他任何國家做:他沒有為其他個別教會寫詳細的牧函,也沒有為其他國家設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且是一個龐大的委員會,其成員包括教廷最重要兩個部門的官員,共三十餘人。為此,我們應該深深的感謝教宗。


但不幸是我也該說,他成了曠野裡孤獨的聲音。我已說過,也不怕再說,他的工作被接近他的其他人荒廢了,他們沒有跟隨教宗的路線。這裡我絕不是做良心審判:很可能是,教宗的那些顧問們認為教宗可能不夠瞭解形勢,他的策略不正確。無論如何,這些人沒有實施教宗本篤十六世為中國教會已確立的指導方針。


我說的「其他人」,意思是指在梵蒂岡內的人,當然也有一些梵蒂岡外的人,但那些人,沒有教廷的支持就不會給教會做出這麼多的傷害。


這是一件非常痛心的事,但它也顯示教宗本篤十六世人格的另一個方面:他完全堅定的對待真理,但他非常尊重他周圍的人,非常-也許是太-溫和良善的人,不喜歡使用權力。


這不是軟弱,這是他偉大人格的另一面,溫柔、尊重、同情,和他經常被描述的正相反,他們描述他「保守」、「專制」、「鐵面無情」……


有時我也缺乏忍耐,我覺得他過於遷就別人。在最近幾年,我一直在強調這一點,因為在中國,人們很純樸,很容易將教廷和教宗認同。相反,必須講出,對中國所作的許多措施,不該全歸因於教宗。


梵蒂岡和極端的妥協


教宗的牧函和該委員會對中國教會有了什麼影響?


此牧函是非常重要的,直至今天:信是一個公文,白紙黑字,存留下來,我們今後常常可以參考它。我希望新教宗將再從這封信開始。這是本篤十六世寫的,盡管有很多人的參與。這信表達了他明辨真理,待人又寬容和慈善。在理念的清晰和態度的開放之間他達到了完美的平衡。可惜由於中文翻譯的錯漏和帶有偏見、扭曲原意的解釋,這種平衡失落了。


關於此委員會,我認為一個巨大的機會被浪費了。這怎麼可能,一個三十多人的集會,每年全體會議為期三天,就這樣被廢了功能?!需要良心反省,真正明了為什麼這個機構沒有起應起的作用……這表示教廷的運作有問題。


需要認真研究,使該委員會有效地發揮其作用。當然,這委員會是諮詢性質的,教宗作最後決定,但一定要真正是教宗作那決定才對啊!有時候,我有這樣的印象,是部門的主管直接建議教宗執行什麼政策和做出什麼姿態,並不理會委員會的意見,那意見是重要的,有時甚至是一致的。


在我看來,一開始他們實施了錯誤的策略,不惜一切代價與北京妥協。


一次,我在聖父面前,對他說,他們不顧一切地跟隨妥協政策。他糾正我說「也許未必不顧一切,可能是一個程度的問題」。那麼,我們可以說,有時在壓力下,他們過於讓步,認為這是為中國教會的生存唯有的辦法。[2]其實這樣他們沒有鼓勵堅定的立場,反而鼓勵屈服。當然,中國的主教們面臨強大的壓力像面對一堵牆。但我們既能夠自由發言,我們必須講真話,鼓勵他們為信仰作見證。


教宗本人,面對在中國發生的事,常常提到「勇氣」。然而,他周圍的那些人常過分談到「同情」、「理解」和「耐心」,讓步的範圍超出了可接受的限度,並相反委員會的多數人的共識。


同情是必要的,但也要尊重事實和天主教信仰的教義。至於認識事實,我們可以基於我們從許多中國信友和神父得到的信息,他們是中國教會最好的部分,既不屬於激進分子也不屬於自由主義。這些信徒依然有[教會感],不僅是地下的信徒,也包括官方教會的信徒──教會妥協的態度使他們深感痛苦。我們值得花些時間去翻譯所有中國的基督徒發布在網上的抱冤的聲音,他們對主教們和投機者的模棱兩可的態度感到痛心。


我們正面臨的敵人不僅損害著教會,而且也傷害我們的祖國。他們是政府的代表和教會的人物,他們無恥地追逐自己的利益,以巨大的壓力奴役官方教會的主教們,拖著他們的鼻子走,迫使他們參與非法祝聖主教,勾結教會裡的敗類。我相信,假如有一天中國最高領導人決定仔細看看這些他們的代表所做的事,他們會發現令人震驚的醜行。


見證者強於機會主義者


中國教會的希望是什麼?幾天前,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提出了對新教宗的所謂的「忠告」,「梵蒂岡不應該干涉中國內部事務,梵蒂岡必須中斷與台灣的關係」。對我來說,梵蒂岡不必理睬那些中國政府數十年來作為口頭襌的這些陳詞濫調。躲藏在聲明背後是無恥,因為中國領導人自己應該為破壞對話和信任負責。不僅在過去,而且在最近仍如此。他們常要有最後的決定權,當聖座不再彎腰妥協,他們就倚強橫行。現在是中國領導人該顯示一點兒誠意的時候了。不幸的是,甚至在我們中間的一些人心懷幻想並說也許隨著新的領導的上任,在三月份權力交接後會有新的希望。


當然,我們需要緊抓住一點的樂觀。現在新的領導人正在接班。我們必須給他們一個機會。但我們也必須面對現實,我們需要令這些領導人覺察真實的情況是多麼可怕。


為我而言,越看新的領導人習近平,越開始失望。當他訪問中國南方時,他談到了要防止曾在蘇聯所發生的。他說:哪怕是退讓一點點,你就冒風險失去你已獲得的權力。這就意味著他仍然認為黨的專政該繼續。然而,在北京他責斥他的親密合作者且警告他們,如果他們不誠實,不改變,不推翻腐敗,他們將丟失他們的權力。這意味著他在腦海裡存有黨對權力的永久掌控。對我來說,這是不可能的。現在的中共是如此腐敗,以致沒有民眾的參與,是不會自我淨化的。沒有至低限度的民主,黨是不可能治愈的。


官方教會尤其它的高層領導與這情況相似。但我對信友和神父抱有很大的信心,盡管他們感到迷惘,被迫在名不副實的主教管制下,他們為信仰的緣故接受痛苦、監禁也繼續福傳,對我來說,他們正在中國拯救信仰。


有些神父被拘捕,被詢問,拷打,被囚禁數日,但他們沒有放棄信仰和對聖父的愛。許多神父不接受非法祝聖,上海的輔理主教馬達欽就是一例,在決定退出愛國會後他就被軟禁了。


不幸的是,甚至對此事例,教廷仍過於小心,對馬達欽的做法,選擇審慎的策略,沒有給予他大力支持。這樣失去了一個幫助中國其他的主教的機會:當馬達欽主教被剝奪自由時,他們-特別是所謂一會一團的領導,乘中共轎車周遊各省,宴席吃喝,這是他們服從中共作出反對教宗的表態而得到的賞報。


譴責馬達欽主教那個會議是由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主持的。但此人害怕為他的決定站出來,他躲到教會和主教們的背後利用他們做傀儡。痛心的事實是:通過他,一個無神論的黨正在「辦教」,天主教和所有宗教都一樣。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我們的教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