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中共滲透教廷」???

各位最近在不同媒體注意我言論的兄弟姊妹。

 

首先在這新年初十的晚上我還該先向你們說一句,恭禧新年進步!在這蛇年讓我們記得聖經上說的「我們要像鴿子一樣純樸,也要像蛇一樣機警」。

 

我自己以為是相當機警的,但有時也不夠,因而也為你們造成了困擾,萬請原諒。

 

這是關於明報213的報導,標題是「陳日君樞機:中共滲透教廷」。這顯然是編輯先生搞的「好事」,在訪問文中我絕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我說的是:「投機分子已滲透了國內地上教會的領導層」(這是韓大輝總主教及教宗本人也已說過的)。關於教廷萬民傳信部我祇指出了這幾年他們過份妥協。

 

在「天主教在綫」網頁上,明報的標題引起了很多的爭論。有幾位兄弟明白了事實,但他們不能說是我的發言人,所以我自己在這裡作出澄清。

 

為什麼等了這麼多天才澄清?今年新年我實在很忙,過年前應加拿大Kingston, Queen’s University, Newman House Chaplain, Fr Raymond de Souza的邀請去講了一次John Fisher講座,順便也去了Toronto。年初二下午才返港。

 

慈幼修院年初廚師放假,我客串入廚(煮我拿手的紅燒肉),初三那天就從廚房出來,接受了明報的訪問。第二天馬上發現訪問的標題有問題,我也見不怪,不想小題大作了,反正香港人知道報章編輯偏愛製造sensation的。初五、初六忙於向不同修女團體作「信德年」講座,初七、初八去了兩間安老院向公公婆婆拜年。這幾天都沒有上網。

 

昨天初九才聽說那訪問連同標題竟上了「天主教在綫」並引起許多爭論。今天初十我在台南向本會台灣區兄弟講「信德年」,現在晚上才上網,發現我無意製造的麻煩,請大家原諒。

 

***************************************

今天也出兩篇相關我的言論,天亞社的一個訪問及Gerard O'Connell的一個電話訪問,兩篇都很忠實,可是也有一些小錯誤。

 

天亞社說「會議」……決定設立一個常設小組(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其實是「教宗」決定的。

Gerard O'Connell以為我說「中國政府中斷了對話」指的是「50年代北京驅逐了教廷大使」,其實我指的是「最近中共又強暴干涉教會內務中斷了中梵之間那些不正式的對話」。

 

***************************************

既然我正在作出了一些澄清,那我也想指出另一個錯誤:台灣天亞社報告輔仁大學一個研討會上(117)我的發言裡有一處(恐怕是因為我的國語不太行)我本來說了「教廷從來沒有單面(單方面unilaterally拋棄一個友邦」而成了「教廷從來沒有當面放棄……

 

***************************************

各位兄弟姊妹,看來向傳媒講話有某程度的冒險,可是沒有他們,我們的話傳不出去。或者一個辦法是:讓我更多在我的微博上發言吧!由別人再轉載出去也比較安全。那末我們快在微博上再見吧!

 


寫在台南慈幼高工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夜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陳日君樞機:中共滲透教廷」??? 有 1 則回應

  1. Maria goretti Oblate 說道:

    We are listening! Though this can be tiring you, do update us! Praise the Lord for this platform to let the needed come and be informed. I can get into the core instead of the apparent outlook of situation. We all can know better now. Thank yo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