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有人要我們收聲

先是香港共黨媒體興高采烈地報告說:「中梵關係不久就會有大進展」。跟着教廷國務卿也公開說:「前途充滿希望,兩邊都有意對話。」

香港一班向來關懷國內教會的兄弟,對這股突來的樂觀熱風不免有所懷疑。我們看不見有些什麼跡象讓我們以為共黨政府在不久的將來會改變他們的宗教政策。

這幾天又看到兩篇訪問稿,是傳信部通訊社記者Gianni Valente寫的,他訪問了國內兩位主教。讀了這兩篇文章,感到不是味道。看來這位御用記者想說的是:國內忠於教宗的,曾為信仰而坐監的主教也支持中梵對話,那些不甘樂觀的,請收聲吧!

前言

在分析那兩篇文稿內容前讓我先指出兩點:

(一)訪問內地教會人士(不論地上、地下,尤其是那些處於灰色地帶的,半上半下的)常要記得:他們不是自由人,在公開講話時他們不能暢所欲言,否則就會遭遇馬達欽主教一樣的命運。以為他們能暢所欲言是天真,知道他們不能暢所欲言而訪問他們對他們是殘忍,對讀者是誤導!

(二)G. V. 作了的是一個引導性的訪問,有時這引導性十分露骨,如在訪問魏景儀主教中講及「官方」和「地下」天主教徒的分裂時,他加了:「似乎常常是個人野心或者權力鬥爭助長的」。在講到中梵對話時他說:「對於某些人來說,如果聖座同中國政府談判,看上去就像是投降了,或者甚至『將自己賤賣了』」。

同樣,在訪問韓志海主教中講及如果教廷和北京開始對話他問:「是否會有教友反對,以為任何努力為達到協議都是錯誤的,是自殺?」

這位頗有盛名的記者竟這樣違反職業守則,實在令人遺憾!

甲.讓我們先分析一下對魏主教的訪問。

(一)中梵之間有什麼問題? 魏主教說的很好:不必複雜地追回2000年的歷史,目下的問題,也就是地上、地下分裂的原由,祇是一個,「在當今中國,分裂主要是外來壓力的結果。政府對待教會的方式使教會分裂了,而這種分裂又在歷史進程中加劇了。」

 (二)既然問題就在這一點,那麼與「歷史中兩邊的錯誤」沒有直接的關係。解鈴還需繫鈴人。祇要當今政府改變「對待教會的方式」問題也就可解決了

G. V. 問誰「該行第一步?」也是多餘,魏主教答得很好:教會早己走出第一步:「教宗正在作出努力充分表達自己願意對話」。

(三)G. V. 提出好幾個問題,都暗示他預期有人會反對教廷與中共對話,認為對話就是負賣教會。這是G. V. 的一個大誤會,這樣說也大大誤導讀者。

沒有人會否認「沒有對話,問題得不到解決」,但對話的成功要靠兩邊的誠意。教宗顯然有這誠意,中共有誠意嗎?輕率地、過份樂觀地、以為對方有誠意是危險的,可以是一廂情願。如果對方寸步不讓,而我們一定要達成協議,那就祇有全面投降,負賣自己了。

我們怕的、我們反對的,不是對話,是一個無底線的妥協

(四)我們的底線也就是教宗方濟各說的我們的本質identity」(在韓國與亞洲主教共祭彌撒中的講道),也就是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信中所陳述的教會學。這幾年來國內教會的情形離這底線越行越遠。獨立自辦、自選自聖,已是一個無名有實的裂教了。有什麼事跡使我們希望中共會接受我們的底線,讓天主教再成為真正的天主教?

國內教會情形是嚴重地不正常,簡直是政府在辦教,現在要走上正常的路難如登天,非有一個奇跡不可

(五)問題多得不得了。當然最嚴重的問題是主教的任命。這幾年來本人雖是中國教會委員會成員,又是一位中國樞機,但從來沒有得到知會中梵有否對話或對話進展得怎麼樣,所以不知道兩邊準備同意的是怎樣的模式。祇希望教廷明白在國內「選舉」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希望教廷記得地上團體根本沒有「主教團」,「主教團」祇存在於紙上。

另一個關鍵的問題是「愛國會」。放風的傳媒已說「愛國會」是不能取消的。那末有什麼希望教務會正常化?魏主教以為愛國會可以變質,我怕那將是換湯不換藥,在文字遊戲上我們的教廷不是中共的對手。

除了「主教任命」及「愛國會的存亡」,還有一大堆不正常的事需要處理呢!被絕罰的非法主教、合法的主教而曾一次或多次參與非法祝聖主教的、合法受祝聖的主教但在祝聖禮上接納非法主教參與的,這些都是嚴重的違反教規,如果教廷不了了之,教友們能不喪失信心?

在最終合一的局面,地上、地下的利益怎麼擺平?信友的權利該是最高準則,但中方會妥協嗎?

(六)教廷國務卿最近受訪問時說:「我們該從『神學角度』看事情」,我認為「神學角度」也就是「信德真理」和「公義」吧。如果中方不接受這準則,不肯妥協,那末我們讓步的空間也是有限的。要達成協議實在不易。過份妥協的誘惑並不虛設,這幾年來教廷沒有過份讓步嗎?

最近國務卿在一個紀念Casaroli樞機的機會上還高調讚揚那時對東歐國家的Ostpolitik(妥協政策),甚至描寫那些不接收政府控制的教會領袖是「逢政府必反的Gladiator(羅馬鬥獸場的武士)」,是「喜歡出風頭的政客」。這種論調怎能不使我們擔心?

魏主教結束被訪問時,說出了最重要的話:「有祈禱才能保持信仰,祈禱是維持信仰的電池。」

 信仰能支持我們接受眼前的失敗,不會為了眼前的成功犧牲我們的信念,破壞我們的教規。沒有協議比一個壞的協議更好(不能把一個負賣自己的協議「袋住先」!)

乙.對韓志海主教的訪問我不想多講,因為很明顯他非常反對「那些試圖從外面發號施令的人,對他人的信仰指手劃腳,從外面強加給中國教友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我肯定為韓主教,榮休教宗本篤絕不是屬於那些「外面的人」。榮休教宗本篤當然也像韓主教一樣希望有一天不再有地上地下的分裂,但直至為得政府認可,政府「差不多常常要求地下的接受一些教徒的良心不能接受的條件」,兩邊也就還不能正式合起來。看來韓主教有福氣,因為他的神父們幫助他作出了辨別:合一的時機還未到。

丙.寫到這裡,傳媒中正傳流着一些不確定的消息:易縣師恩祥主教逝世了!有人這樣通知了他的家屬,終於對這位十四年來被失踪的老主教(今年94歲了)希望有所交代了。但訊息傳來了多天還什麼都不確定。他真的死了?幾時?在那裡?他們會把他的遺體或骨灰交給他的家屬嗎?G. V.能幫忙尋出真相嗎?

還有保定的蘇哲民主教,到底還活著嗎?被拘留在哪裡?

當這兩位老主教因堅持信仰而喪失最基本的人權,教廷的代表能和北京官員平心靜氣坐下來談話嗎?

(意文版投亞洲新聞社 AsiaNews)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