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勝利?是失敗?

奧斯陸市政廳大禮堂台上的空椅,使我想起一九九八年我第一次參與「全球主教代表會議亞洲特別大會」時,會議廳中也有兩張空椅:一張本是為萬縣的段蔭明主教,另一張是為他的助理主教。直至兩年前的主教會議,也因為某人強要派一位非法主教參加中國代表團,代表團終於未能成行。

我在一九九八年那次會議上說了:在國內沒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上個月在全體樞機的座談會上,我還是祇能告訴樞機兄弟們這個壞消息:在國內還沒有宗教自由。

第八屆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勝利」成功了,正如阻止劉曉波夫婦領取諾貝爾和平獎也「勝利」成功了。我國領導真以這類「勝利」自傲嗎?成了經濟強國就可以這樣無耻地漠視人權嗎?為了和你們做生意而屈服的外國人心裡會尊重你們嗎?醒來吧!為我們偉大的祖國,文明、禮儀之邦挽回一些尊嚴,好嗎?

教宗在二零零七年中致中國教會信上平心靜氣地解釋了天主教會的本質,也是全球文明國家所公認的(參閱牧函第九章9.3)。天主教由耶穌建立在宗徒們身上,而宗徒之長是伯多祿,今天的天主教也該由教宗(伯多祿的繼任人)和主教們(宗徒的繼任人)領導。由一個所謂民主代表會議,凌駕主教們之上,領導教會是違反教會本質的。[教宗牧函第七章7.1, 7.3, 7.5, 7.6, 7.7

國內學者也以為是時候改變這「普世教會內獨一無二的制度」而使「中國天主教會享有與普世教會同質的天主教特性」(見中國社會科學院2010年的中國宗教報告)。

中央政府讓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實在使人費解,這破壞性的行動祇能製造僵局,讓既得利益者繼續享受他們的權力和利益。本該維護人民安全的警隊卻粗暴地侵犯宗教自由,侵犯人身自由,是國家的耻辱。這種法西斯作風,流氓手段與「和諧社會」的政策背道而馳。政府是失敗了。

這麼多的主教、神父、修女、教友參加了那會議,教會不是也失敗了嗎?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不會像傳信部某文書和韓德力神父,在承德事件後,還說那些參與非法祝聖主教的是「英雄」,是「勝利者」。

我們當然知道他們受了很大的壓力,但教宗的信也不受尊重,教廷中國委員會的公報也不起作用,信德的力量去了那裡?教宗多次說過:要準備接受眼前的全面失敗,毫不妥協地堅持信德,為信德而受的苦一定會帶來真正的勝利。他們把這些話忘了嗎? 十二月一日 ,即承德事件後,全國大會前,教宗在唸三鐘經時說了:「我們求聖母進教之佑……支持中國主教們,使他們能勇敢地為他們的信仰作出見證,把他們的希望放在我們期待的救主身上。」這裡的「期待」並不祇指今年聖誕節來臨的主,更是指那最後乘雲彩而來審判人類的救主。恐怕教宗的這番話我們的主教、神父根本沒有機會聽到。

傳信部某文書和韓德力神父會對我說:「你舒服地坐在沙發上,指手劃腳說三道四」。不,我代表無數國內地上、地下的神父、教友,他們震驚,他們痛心,他們迷惘,「我們的教會成了什麼樣子的?」

一位兄弟在網上這樣說:「韓神父,我們不是『勝利者』,我們是痛苦者。收起你那些美好的願望吧!我,身為第一線的神父,處處感到的是痛苦,你的願望就是建立在我們這些痛苦的神父身上的,你的願望越大,我們的痛苦就越大,真的。」

在警方大施淫威,密實封鎖新聞的情形下教廷不知幾時才能知道真相而作出判斷,我們祇能求上主賜與智慧,但絕不能像對保定安樹新主教就職事件一樣不了了之啊!

在最近(十一月二十三日)出版的「世界的光」(教宗和一位德國資深記者的對話錄)中,有一段說話我們可以借鏡。當記者問教宗:「當你發覺教會離開了耶穌所指示的道路時,你是否會感到困擾、憂傷?」教宗回答說「最近教會內屢有醜聞,我們當然感到憂傷,發覺教會多麼可憐,教會的成員在跟隨基督的路上多麼容易跌倒。面對這情境我們首先該從這經驗學習謙虛,感到慚愧。其次是深信基督並不因此遺棄祂的教會。祂知道人的軟弱,祂同時也興起一些聖人,他們顯示出祂的臨在。」

在基督奧體內讓我們分擔教會的失敗,我們或該承認沒有充分以祈禱支持在水深火熱中的兄弟姊妹,那末現在讓我們和他們一起做補贖吧!救主,請來,不要遲延。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是勝利?是失敗? 有 6 則回應

  1. peter wong 說道:

    陳日君樞機的說法的確是十分有道理!中共這樣迫害中國天主教會,實為文明社會所不容。
    由郭金才被非法「祝聖」為「主教」,到召開所謂的「第八屆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設立一個脫離教廷的所謂「天主教組織」,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和這個由耶穌基督所建立,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天主教會對著幹。事後,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姜瑜還呼籲梵蒂岡教廷重視中國實行信仰自由的政策,及中國天主教得到發展的事實,為中梵交往創造有利條件。中共這一系列的舉動,根本不能讓中國天主教會能夠健康和正常地發展。
    鄭重呼吁中共:立即釋放所有被囚的主教、神父、修女及信徒。立即解散愛國會,讓教廷重新規劃國內的教區及任命有關的主教。
                        

  2. 毛祺昌 說道:

    Il mio vecchio amico La lotta per la libertà religiosa in Cina è un modo molto lungo, il Partito comunista cinese e Carta Lingba come Liu Xiaobo e altri Nobel per la pace dovrebbero essere bloccate, Zhao caso Lianhai, Liu Xianbin cose, non vi eventi di Tienanmen, il presente La seconda generazione del Partito comunista cinese che i rivoluzionari vecchio comunista del primo davvero male abbastanza, si può dire che la generazione è peggiore, ma in ogni caso, io sono fiducioso per la Cina, il pregare cinesi verso la Vergine in questa terra benedetta del nostro, Credo anche che la mia generazione, devono essere come Sun Yat-sen, come promesso dal pre-Cina democratica, guarda!   Prevedo qualche anno più tardi è ora libero e democratico in Cina, ma prima che molte persone sarà combattuta davvero impegnando per rendere questa ingiustizia alla caduta del regime comunista Il tuo vecchio amico Juanito mo paul

  3. 潘石 說道:

     “弱一定要被强所欺凌吗?小一定要被大所吞并吗?仁德一定要败给暴政吗?天理一定要输给强权吗? 电视连续剧《卧薪尝胆》台词

  4. 維權者 說道:

    (Empty)

  5. peter wong 說道:

    強烈要求陳日君樞機向教廷建議:
    1.將郭金才神父、房興耀神父、馬英林神父和劉新紅神父逐出天主教    會。只要將他們公開及正式地逐出天主教會,他們在中國教會內部做甚麼、說甚麼,教友都可以不聽從他們。
    2. 即日宣佈承認所有地下主教。
    3.公佈所有獲教宗承認的地上主教的名字。
     

  6. LOUIS 說道:

    祝你生日快樂!身體健康!主寵滿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