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哪裡啟程?(向教廷國務卿請教)

日理萬機的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還奔波南北,最近在意大利東北的波代諾內(Pordenone)教區作了一場重要的講話。波代諾內是剛恆毅樞機(Cardinal Celso Costantini)的故鄉,剛樞機是首任教廷駐華代表,而演講內容正關於已故剛樞機為中梵初次建交舖路的努力。最後帕羅林用了不少篇幅談論到最近中梵對話的意義和目的,引起全球華人的關注和期望。之前教廷國務卿在接受意大利天主教報紙Avvenire訪問時,也報告了有關聖座與中國改善關係的進展。

我這老人家看了那兩份報告當然也有些所謂「心郁郁」,可惜我未能肯定那樂觀的前景,心裡有一大堆疑問,不如坦誠地向尊敬的國務卿請教。

(A)

帕羅林樞機說:今天中梵關係的問題,和七十年前剛恆毅樞機面對的問題並非完全不同。本人對這看法不敢苟同,照我了解,分別實在太大了。

七十年前,西方列強的政治勢力,強恃他們的「護教權」,利用傳教士來推進他們的殖民企圖,阻止教廷和中國當局直接建立關係。剛恆毅的使命是奮力擺脫那勢力,讓樂意和教廷直接建交的中國政府早日能如願以償。

今天教廷所面對的問題卻是:怎樣能和一個無神且專制的政府達成一個可以接受的協議,保證大陸教徒能享有宗教自由。中國政府這幾十年來一貫的政策是,控制(他們用的詞是「領導」)所有宗教,尤其是與外國有隸屬關係的基督宗教(事實和言論的鐵證實在太多,不難查證)。

(B)

如果A點的陳述沒有錯,那末我們當然欣賞剛恆毅(樞機)擇善固執地執行了他艱辛的使命,成功把中國教民送回到慈母教會懷中;但對今天教廷的外交官員,我們祇能表示同情,他們的使命可以說是一個絕望的使命。

教廷有什麼根據以為中國政府會簽署一個協議保證宗教自由?他們已幾十年牢牢地擁有了話事權,現在為什麼要交回給教廷?難道中國政府「改觀」了嗎?難道我們可以相信對話的對方也如我們一樣有誠意?「一樣追求聖善、正義等普世價值」嗎?

有人悲觀,有人樂觀,無可厚非,但負責任的人該在事實基礎上建立樂觀或悲觀。

(C)

帕羅林樞機請我們信賴,但上主並無保證現在已是天晴的時候,「時間屬於祂(天主)!」

帕羅林樞機承認處理教會的事該抱住戰戰競競的心態;但我們見到的似乎是一種過份的樂觀,他們興高采烈,正以為自己在寫出創歷史的一頁(當然不是「為了什麼世俗的成就」而是為對世界和平有所貢獻!)

我們說「小心呀」。他們說「小信德的人!為什麼常從壞處評估他人?」

帕羅林樞機說教宗知道(近來中梵改善關係的路上)「已有了什麼」。可惜我們對那些進步一無所知。我們見到的是:為了避免破壞與中共對話的機會,教廷面對違反教規的事視若不見。現在情形已病入膏肓,沒有一個奇跡不知怎麼能復原。我們當然相信奇跡是可能的,但我們不能試探天主。

(D)

帕羅林樞機比喻改善中梵關係為一個旅程。好吧。那末在啟程時當然先該清楚我們在哪裡,我們的起點是哪裡!

我們能否先同意:「究竟我們的起點是哪裡?我們想解決的是什麼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什麼?」

主要問題並不是(兩個團體之間的)。我幾乎是第一個行出來大聲說:國內並沒有兩個天主教,地上地下的信徒在心裡都和教宗共融。分裂是政府造出來的,政府不認地下的為天主教,而那些不論為了什麼原因接受了他控制的,就要全面受它控制,成為奴隷。可惜也有人(教宗本篤稱之為投機主義者)甘做奴才,誠心和政府合作。

修和不是大問題。心靈已共融了。在這基礎上也容易合一了。上海馬主教四年前聲明放棄愛國會內的職位,地下團體就向他應承服從。當然今天對馬主教的那篇所謂悔改書,如果沒有任何澄清,地下的團體當然不能聽教廷的催使到地上去支持他。

肯定好教友也是好公民,也已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從來看不到兩者之間有什麼矛盾。相反,現在是共產黨全權審判誰愛國誰不愛國。更可笑的,他們也自作判官,決定誰有資格稱為天主教徒、天主教司鐸或主教。難道讓政府插手我們教會的事,我們就更愛國了嗎?

讓我再問:真正的問題在哪裡?我以為問題是「怎樣把我們的教會從政府的控制中解放出來」。沒有真正的自由,我們怎能全面生活出與教宗的共融(也就是帕羅林樞機所說的「以積極的方式活出信仰生活」)。

中國政府準備承認這樣的宗教自由嗎?

(E)

真正的現實主義是認識並承認事實,否則現實主義(健康或否),或中國政府發言人所說的「靈活、務實的態度」,無非是妥協、投降、負賣自己的尊嚴。

事實可能是很殘酷的,但我們要坦誠面對,知道我們現在站在哪裡,才能開始向目的前進。

帕羅林樞機說教宗要我們……拒絕「要麼這樣做,要麼什麼也不做」的邏輯。這句話可圈可點。「要麼這樣做,要麼什麼也不做」當然聽來很消極且霸王。如果「什麼也不做」等於拒絕對話,當然不對。但為了避免「什麼也不做」我們準備「什麼也做」,看來也不對吧!我們不能拒絕對話,但不能為了對話成功「什麼也做」。對話該有底綫的,為了對話「有成果」違反信仰原則,是不可以接受的。教宗本篤2007年信上說「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所以應該努力對話)。但同時,當政府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也不能就此屈從(越過底綫而妥協,絕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負賣自己)。忠於信仰底綫義不容辭,否則殉道者豈不全是儍瓜?

讓我們毫不掩飾地答下列兩個問題。

在地上團體有主教團嗎?沒有。政府以一會一團的名義領導教會。

地上的是裂教嗎?。教宗們不願這樣稱呼它,因為很多信徒是被逼身處其中的。

地上教會成員(很多不自願地)生活在一個獨立自辦的、「本質上」與普世教會分裂的狀態。

一切的努力該解決這個問題!整個旅程從這裡開始!

還要記得聖德蘭修女說的:「天主不要求我們成功,但要求我們忠信!」

聖母贖虜瞻禮

 

English Version:

Where does the journey start from?

Italian Version:

Da dove stiamo partendo?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