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黑暗

公教報網上見到蔡惠民神父的大作「走出黑暗:認出我們是兄弟姊妹」。

我認為他講出了一些真理,但也有一些盲點。在這社會分裂,黑夜還未逝去的時刻,讓我也點一支蠟燭和蔡神父切磋、切磋。

當然,耶穌教我們最重要的道理是:我們在天有父,我們都是兄弟姊妹,要相親相愛。但愛的基礎是真理,真理就是認識事實。

事實是:

(1) 香港今天的局面是一個終點。長期播種了不義的暴政,今天收穫的是到了沸點的忿怒。欺騙、藐視、無情的打擊,不論是來自邪惡的專制共黨,或是來自祇顧自利的港府奴才,已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再要求信任是侮辱人民的智慧!

(2) 蔡神父說:我們要正視一種極端的態度:就是非黑即白。

不是我們的態度極端,是他們要把我們投入一個漆黑的黑夜。「佔中」運動雖然似失敗,但「三子」卻證明了香港人對和平、理性及反暴力的堅持。政府以為我們懦弱,用警力和法庭追殺爭取真普選的市民。現在他們以為是時候可以用修改的《移交逃犯條例》來剝奪我們還僅有的言論自由,徹底做強權的奴隸。

(3) 林鄭也是天主的女兒,我們該愛她。但真正的愛她是幫她悔改,得永生。但不能再給她機會傷害自己,傷害別人。

她絕不無知,但過度自信、一意孤行、謊話連篇、驕傲強橫;江山能移本性難改,我們再讓她放肆,她再也改不了她的驕傲強橫,害了她自己,害我們,害我們的下一代。

(4) 要她撤回惡法,要她引咎下台,並不一定解決問題。邪惡的制度一日不推翻,人民就一日不能安逸。但撤回惡法、問責下台希望能讓中央警醒,不能繼續弱肉強食,把人民迫到絕望的境界,以至選擇與他們同歸於盡。希望他們至少會讓我們透一口氣。

面對這事實,我們牧者有嚴重的責任領導並保護天主的子民。善牧有牧杖和短棒,牧杖為指揮羊群,短棒用以保護羊群。

蔡神父從六月十一日至十六日不在香港,不能感受到人民、尤其年輕人的心靈、所受的創傷。我們不能再讓這位眼盲耳聾的姊妹領導這個家庭了。如果災難性的暴力發生,我們怎麼向上主交代?

我們不是說vox populi vox Dei(人民的聲音是天主的聲音)?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二百萬人的怒吼不夠響嗎?

我們敢在歷史前做千古罪人(不吠的狗)嗎?我是大罪人,不敢在許多罪上再加上這個彌天大罪!主,可憐我們吧!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逃犯條例, 香港教區。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