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教報》編輯的公開信

請不要讓《公教報》陷教宗於不義

《公教報》編輯閣下:

教宗方濟各七月五日三鐘經講話中偏離了事前發出的講稿,略去了關於香港的部份。對這不尋常的做法梵蒂岡保持沉默。

外界對此有三種看法:(一)教宗發出講稿後以為還是不講更好。(二)教宗受到中國駐意大使反對,決定不講。(三)教宗故意發出講稿,但並不準備讀出那段講詞(為討好兩方?)。

(一)的問題不大。(二)的看法會使不少人不滿,但他們也會體諒教宗。(三)的看法是控告教宗不仁不義,用欺騙手段應對雙方(其實這樣做法也不會成功,卻使雙方都會強烈不滿,有人會以為教宗這麼愚蠢嗎?)。

看貴報第3989期社論《為甚麼教宗沉默不語?》,第五節竟贊同這第三看法,不可思議!這豈不是陷教宗於不義?!《公教報》自作聰明想為梵蒂岡解圍?事實上不是越幫越忙嗎?

閣下最好在社論下也加註:「社論由編輯負責,與教區當局無關。」否則這樣的社論不也會「陷教區當局於不智」?

除了解說七月五日的事,社論第二、三、四節也為我們指出教宗這七年來處理中國教會的大原則,要我們去看看《福音的喜樂》222-237節。

在《福音的喜樂》第四章「福傳的社會幅度」的第三條「公益和社會和平」(217-237節)教宗指出四個原則,並說是「來自」教會社會訓導的大原則(《教會社會訓導彙編》161)。

本人認真研究過該彙編中列出的社會訓導大原則,尤其是「大眾福祉」(即公益)(彙編164-170),也以為相當了解;但對教宗所提出的「時間闊於空間;合一勝過衝突;現實比觀念更重要;整體大於部份」的解釋卻覺得很是深奧,且有不少質疑,如果編輯閣下能為我們在一個公開研討會上啟導指教,那真感激不盡。


至於第六節提及的「教宗任命主教的優次」(牧民經驗、神學素養、傳教熱忱),以前教宗們不也是照這些標準(或祇需加上:個人道德修養)?

既然閣下對主教任命的道理特別精通,順便問下:閣下以為為什麼到現在過了一年半教宗還不能找到一個符合這優次的牧者給我們教區呢?

社論最後一節提出一些信友對教宗(教廷)的批評;本人自首,對這些批評相當認同。但閣下的回應卻是:「基督的身體屹立不倒,中國教會也不會被滅絕」,好像並沒有回答那些批評。難道因為教會不會被滅絕,教廷就可以繼續一個已證明徒勞無益且弊多於利的「綏靖政策」?

一位年長教友

陳日君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我們的教宗, 香港教區。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