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肯定,祇有疑問

有人在網上說:「陳樞機說:『教宗一同意簽協議,他就會收聲。』」

其實我說的是:如果教宗同意簽一個「壞的,我良心不能接受的」協議,我就會收聲。因為我不會行出來攻擊教宗。

但現在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簽了什麼協議。那公告什麼都沒有說。當然我們有諸多猜測,但不能肯定什麼。

教宗出來說了兩句話:

1.「簽這協議,我負責任」

2.「協議中說明在任命主教事上最後一句話由我說」。

1. 簽協議一定有教宗同意。教宗知道這協議會有爭論性,他出來聲明自己負責是值得欣賞的。

2. 任命主教事上最後一句話由教宗說,那末雖然程序不完全符合聖教法典337 § 5,至少不能說是完全剝奪了教宗的權。

但如果選擇主教的程序全在政府操縱下,教宗有最後一句,那末他將會受到很大的壓力。如果政府堅持提名一些忠誠於它而不忠於教會的人,那末教宗(方濟各或他的繼承人)就要堅持否決,這絕不容易(尤其如果他身邊的人常勸他妥協)。讓我們求天主給教宗勇氣吧!

教廷又說:「教宗將尚存未經教宗任命被祝聖的「官方」主教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完全共融中。」很多人以為這樣就是將他們「合法化」,承認他們是某些教區的主教。但也有人以為這祇是準備將他們合法化的一步,取消了絕罰。我以為後者解釋附合我們以前所聽到為教廷出聲的(如湯漢樞機)所講的。他們強調取消絕罰和授與教區主教職份是兩件事。

但又有消息說郭金才「主教」會參與「主教會議」,那末他是不是已被確認(或即將被確認)為承德主教(承德新教區最近也已被確認)?既有混亂,最好是教廷作個澄清。

就算後者解釋正確,即將合法化的可能性很大。我還在力竭聲嘶不停講話,也無非是希望我的聲音能到教宗耳裡,使他臨崖勒馬。

還有,地下團體的命運怎樣?到現在聽到的不多。怕他們被迫入鳥籠。如果那事也發生,我當然會如大陸的兄弟們一樣到地窖裡去祈禱,做補贖了。

一個澄清

前日下午我為了接受五、六位記者的訪問,同時又想節省時間,請他們一起來;說是“a kind of Press Conference” (不是正式的記者招待會)更加上“by invitation”。

兩位沒有被邀請的記者也臨時要求參與而被准許了,他們大概誤會那是記者招待會,錄下了整個過程且播了出去,並沒有問本人准許。本人作此聲明,免有人質疑為何辦「記者招待會」而不通知大家。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