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問越來越多

算我是「留在營內」而「沒有去會幕」說先知話的兩人之中的一個吧,梅瑟也為他們辯護了(見常年期廿六主日彌撒第一篇讀經)。希望沒有人叫我收聲。

就是因為我怕不久就該收聲,這幾天有疑問我就出來問,希望有關的人出來澄清。

在我9月28日的網誌上我已問了一個問題,關於那七位「所謂主教」。教廷9月22日的通告說教宗將他們「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完全共融中」。我以為說的是寬赦了他們擅自接受被祝聖為主教的罪,就是說「解除了絕罰」(看來七位都本在絕罰狀態中。其實聖教法典說的是「自科」絕罰,也就是說不必有什麼法律程序去作出聲明。一些法律專家曾說有些未被絕罰,是「自作多情」,絕罰不需任何法律審查,有公開的事實法律就生效;說絕罰沒生效者卻需要另有事實拿出來証明)。

可能因為聲明中稱他們七位為「主教」,有人以為他們已完全合法了,也就是說被肯定為那幾個教區的正權主教了。但我以為既然那些非法祝聖禮是有效的,那末教廷可能以為讓那些「所謂主教」保留主教的銜頭也無所謂(尤其是看來教廷很快會走第二步;認可他們的職位)。在這混亂的情形下,我問了我以為必知道實情的人。他說:「不知情」。


最近又有消息說楊曉亭和郭金才會參與十月三日開幕的全球主教代表大會。這不表示在那一天前郭金才已會被認可,即合法,即被認可為承德教區主教?(他們正為他設立了這個新的教區)。

在這混亂的情形下,我問了我以為必知道實情的那一位:「他們兩人是教廷邀請而政府批准的?還是政府指定而教廷接受的?」他又說:「不知情。」那麼讓我們「混亂」下去吧!

其實我以為這兩位是最不應該有資格去參加主教會議的。如果是教廷邀請的話,那末教廷完全推翻了以前教宗的標準,竟邀請了兩位徹底依附政府的奴才!而祇邀請這兩位!如果是教廷接受了政府的安排,那末我們已可以看到,按那秘密的協議將來的教會「名正言順」地全由政府辦了。

說起「秘密」協議,那時梵蒂岡和匈牙利也簽了一個「秘密」協議,但共黨倒台後一切秘密文件都流入市塲了,原來梵蒂岡答應政府;有神職人員給政府麻煩,政府會把黑名單交梵蒂岡,由梵蒂岡「處理」!


在我收聲前我還要大聲問的是關於忠貞教會的將來(包括地下和地上的)。

教宗在文告的第一節似乎很有信心「教友們會接受這新的考驗,這痛苦的經歷,甚至會犧牲生命去表現出他們的忠貞。」巴不得是這樣!但我怕很久前在網上見到的話更能表達出許多人的心情:「多年來,我們的敵人未能要我們死,現在我們的父親要我們死,好吧,我們去死吧!」

在文告第二節方濟各鼓勵教友們如亞巴郎一樣,不知方向地毅然出發。但耶穌已來了,他在宗徒的身上,尤其在伯多祿身上建立了教會。榮休教宗本篤寫了一封信,教宗方濟各也說那封信還是有效的。那信指出了方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做!教宗方濟各現在的決定絕對該說是果斷的創新,不是繼續前任教宗們的方向。我有理由相信目下簽成的協議大概就是教宗本篤2009年拒絕簽署的那份。

文告第三節說在過去「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時,牧者和信友們才」揀取了「地下」的狀態。文告中多次提到的「創傷」也似乎全屬於過去的

難道教宗身邊的人不讓他知道全世界人都知道的現實嗎?現在政府對宗教的壓迫越來越厲害。許多以前不執行的法律從今年二月一日要執行了。「地下」的團體不准有聖堂了,「地下」的神職人員,不准為教友舉行聖事了,「地上」、「地下」的青少年及兒童都不准進聖堂,不准參加宗教活動了,許多新的法例使基督宗教面目全非了。其實全中國已成了一個監獄了。

教宗的文告裡最使我不安的是他興奮地大談「合一」的新時代,彷彿那「秘密協議」奇跡地成功建立了圓滿的,有形可見的合一。在哪裡建立那合一呀?修和是心裡的事,是我們該做能做的事。合一是組織上的事,是在政府嚴格控制的範圍內。政府會讓信徒在「地下」自由過信仰的生活嗎?絕對不會。那麼當然是在「地上」了。但「地上」不還是「鳥籠」嗎?那就是要請「地下」的都進入那「鳥籠」了。歡迎他們的會是什麼聲音?那些早已成了奴才的會歡迎新的奴隸:「哈!哈!你們一向說擁護教宗的,現在終於知道行錯路了!」


文告裡也有使我傷心的地方。

方濟各常說:有些人「祇」按法律……,「祇」停留在法律層面……。為什麼這樣貶抑守法律者?整篇長長的聖詠119篇不是讚頌法律的美妙嗎?守主的法律時我們不是才真正表現出我們的孝心嗎?

強調仁慈、憐憫當然重要。我們誰不需要主的仁慈,別人的憐憫。但不要輕視正義,正義是最低限度的愛!

信任當然重要。但不能天真地信任,害了自己,害了別人。千萬不要叫聖若瑟抱了小耶穌去和黑落德對話!

方濟各在文告中要求被免除處罰的官方主教「藉具體與有形可見的行為來表達與宗座及遍布全球的教會所恢復的合一,即使在困難中他們仍應保持忠貞。」他們的回應是什麼?四個堅持!包括堅持在黨的領導下獨立自辦教會!


帕羅林說教宗把一個重任交給了信徒們。教宗也說「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平信徒……要一起尋找在教會內能承擔複雜而重要的主教牧職服務的良好候選人」。甚至說為做良善的公民「可能也要求他們困難地說出批評(政府)的話語」。天啊!你們是從哪個星球來到這裡的?你們不知道在「鳥籠」裡祇有一個自由的選擇嗎?做奴隸或做奴才!

大能者貞女,教會的助佑,請眷顧,請保佑在水深火熱中掙扎的妳的兒女們!

關於 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本篇發表於 中國教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