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下同行 民主苦路」結束前陳日君樞機講道辭

我們行了十四處苦路,人生還有十五、十六及十七處的苦路。

網上有朋友問:「苦路是神聖的敬禮,你們為何要在街上這樣做?」但是,耶穌告訴我們要每天背負十字架,我想每人不是每日都在聖堂的,還有在家裡、在街上、我們每天背着十字架行苦路。

今天,在苦路上我們遇到很多人,他們或不知道,但耶穌在陪着他們行苦路。有人在觀看櫥窗內陳列的,他們永沒有能力買的東西;有人聞到餐廳廚房飄出來的味道,很想食飽一餐,但「我食飽了,家裡的小朋友又怎樣?」街上有不少天真爛漫的孩童,我們自不然會問:「下一代會怎樣呢?」現在我們見到的榜樣,是告訴大家要奉承權貴、欺負弱小,要做一個只貪眼前好處的人……我們都在行這條苦路。

耶穌為何安排我們走這苦路?沒有其他的辦法嗎?若真是有其他好辦法,耶穌一定會教導我們;但是耶穌只教導我們這一條路,就是十字架之路,肯定這條路是最好的。

雖然我們不能完全明白,但我們也可明白些少。為人最美麗、最寶貴的是愛;但是沒有犧牲就沒有愛,沒有痛苦和代價就不是犧牲。耶穌在我們前面已經走了這條路,他也邀請我們跟隨他。

不過我們也會問,現在很多的苦難都是人一手造成的,社會上很多不公道的事,不是天主想的。沒錯!的確不是天主想要發生的!不是天主製造出來的!為何竟能把幾萬人選出來的議員DQ?又或者把關懷社會的人判以煽動別人去煽動別人去……這類我們從未聽過的罪名?他們自以為很有辦法,其實我們知道耶穌比他們更有辦法。這些磨難人的手法,耶穌使之成為救恩的工具,製造一個一個美麗的十字架。我們今天在行這條路,特別是為陪伴九位兄弟姊妹與耶穌一起走上這艱辛的十字之路。

他們一定乃懷着最好的期望,但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他們入獄,我沒有資格陪伴他們,但我可以去探望你們。以前我祇去赤柱監獄,現在也去很多別的監獄。前兩天去了羅湖和小欖。我見到葉寶琳,她穿了囚衣還是很靚。明天如果需要去探望Tanya(陳淑莊)時,我肯定也能見到她燦爛的笑容。「美國隊長」(容偉業)在小欖,大概他該受心理醫生檢查,但我們知道他的靈魂比任何醫生的更健康。他堅強、他平安,他知道自己沒有做壞事。耶穌最愛的人就讓他們親近衪的十字架。

你們會有黑暗難過的時刻;漫長的黑夜,想起家裡的親人……。在耶穌被埋葬後,門徒也非常害怕,「他們會不會也拘捕我們難為我們呢?」

讓我們想一想聖母那時在哪裏。她一定在靜靜祈禱,她也會覺得這個黑夜十分漫長,不過她知道天亮的時候,就是她愛子復活的時刻。

我們這些兄弟姊妹為耶穌、為正義、為我們的社會犧牲自己。信德帶來希望,每天晚上放心入睡,明天就是復活的日子。等待復活的主的擁抱吧。

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政治欄。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