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默想、一些聯想

在這復活八日慶典即將結束的時候,我的默想還停留在聖週。聖枝主日也稱苦難主日,那天教宗的講道並沒有多講聖枝。那天也是全教會的青年日,對比他也祇提了兩句。他講道的主題明顯是苦難,耶穌、痛苦的僕人

關於耶穌的苦難,教宗又集中強調了兩點:被「負賣」、被「離棄」。教宗特別細膩地描寫了被負賣、被離棄是多麼難能忍受的痛苦。他也列出了一些被負賣、被離棄的例子。

耶穌痛苦的僕人讓自己被一位宗徒負賣,被另一位否認,被其他宗徒(除若望)離棄,甚至為我們而體驗了被天父離棄的恐懼,為了服務我們,拯救我們。

我很自然地聯想起一支意文的聖誕歌,其中有一句常使我很感動:“Ahi, quanto ti costò l’avermi amato!”(中文是:噢,為了愛我,你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但意文唱起來特別動人)。我再三回味了教宗那天的講道。


接着,聖週一、二、三彌撒的福音又是講耶穌被負賣、被離棄。

聖週二(四月七日)教宗在彌撒開始時說「耶穌被法律學士窮追猛打,無罪的他被判了罪,他們對他窮追猛打(教宗說了三次accanimento: si sono accaniti contro di lui, è stato giudicato sotto accanimento, con accanimento)。

就在幾小時前佩爾樞機George Pell)在澳洲寃枉地坐了400多天監,終於被宣布無罪。教宗沒有提佩爾樞機的名,但我們有理由以為教宗說話時想到了他。教宗很信任佩爾樞機,把清理教廷財務的大任交了給他,佩爾樞機勇敢地回到澳洲面對法庭,經過很長、很彎曲的「旅程」終於他被宣告無罪,教宗一定很「高興」。

看看當天教廷新聞處的報告卻看不到有什麼「高興」(可能一份這樣的報告不能用任何情緒化的詞語?)。報告說「教廷con favore接受到這消息」。con favore當然可以譯成「樂於」或「滿意」,但也可以有較低程度的意義:「認同」或「贊成」(它的反面也就是「反對」)。

比較奇怪的是:報告一開始就這樣說:「教廷一向信任澳洲政府的司法公道」?!如果我上面的聯想對的話,那末教廷並不再代表教宗方濟各。教宗和全世界很多人還在等待有人來澄清一下,怎麼佩爾樞機的案件能被處理得這麼糟糕(警察、傳媒、控方)!


有人訪問了佩爾樞機(Andrew Bolt, Sky News)

問:「你在梵蒂岡財務委員會的工作和在這裡發生的一切有關係嗎?那時你似乎在處理一些教廷的財務問題,現在……」

答:「我們是正在處理一些問題……調查有否例如貪污之類的事。我雖離開了羅馬,我最近知道教廷至今還正在繼續調查,也已有些進展。

我們要分清楚不同的情形:

—    以為可能有問題(possibility

—    以為問題相當可能真有probability

—    真有事實facts

問:你和教宗的關係怎麼樣?你們的神學取態似乎不合……

答:大家知道我神學取態保守,教宗先進,但教宗信任我,大概是因為他欣賞我敢向他講別人或不敢講的。教廷和教會內有許多神學取態和我不同的也一直相信我對所告是無罪的。

問:教廷內被嫌疑貪污的人到什麼官位?教宗當然不是了。他腳下的人?

答:教宗腳下、國務卿也不是,再往下來則至今還祇是一些「假設」。


其實我這幾年來也多次講到「被負賣、被離棄」。我講的是國內的兄弟姊妹。在地上、地下許多教友多年來頂住無盡的磨難,勇敢忠於至一的教會,抗拒獨立自辦,不甘為屈服於政權而放棄信仰。但他們發覺漸漸已得不到教廷的支持,甚至被當作是固執份子,阻礙合一。最近,去年六月尾的一份「教廷指示」甚至鼓勵大家參加那教宗本篤說其原則違反天主教本質的「愛國會」。那些兄弟姊妹的感受正是被負賣、被離棄。今年他們不知怎麼過了聖週。他們的後一代恐怕連有復活節那件事也不會知道了。


在結束這些「默想」和「聯想」時,讓我們首先在我們心內找出那些教宗稱為「小小的負賣者」,我們的不忠,然後哀求充滿仁慈的「痛苦的僕人」耶穌,既然他為我們付出了這麼多,請他不要讓他的苦難被浪費(tantus labor non sit cassus)!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其他。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