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薩拉樞機的公開信

親愛的薩拉樞機閣下:

聽到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新聞,我不禁感到痛心和憤怒:他們禁止了在聖伯多祿大殿舉行私人彌撒!?

若不是新冠病毒限制了出行,我會第一時間飛去羅馬,跪在聖瑪爾大之家(現在教宗的住所)門前,直至聖父把這法令撤回。

每當我來到羅馬,正正是在聖伯多祿大殿開的私人彌撒最能堅定我的信念:準時七點,我進入祭衣房〔我幾乎總會碰到原為總主教的保祿.薩爾迪樞機(Paolo Sardi),這位充滿聖德的人〕,有年輕神父會趨前,助我穿上祭披,然後他們會領我到一個祭台(在大殿內或在墓室中,但這對我毫無分別,我們就在聖伯多祿大殿!)我認為這些彌撒,是我生命中最充滿情感和情緒的祭獻,有時還在淚中為我們在中國活著的殉道者祈禱(他們如今已被羅馬教廷拋棄,並推入分裂教會的懷抱〔2020年6月那份文件也來自羅馬教廷,沒有署名和沒有經信理部審視〕。)

現在是時候處理國務院過大的權力了。不能再讓這些褻瀆的手插入全球信徒共享的家!就讓他們與謊言之父玩世俗的外交吧,就讓他們把國務院「做成了賊窩」吧,但千萬不要再來騷擾虔誠的天主子民!

「那時,正是黑夜!」(若13:30)

你的兄弟

陳日君

 

(由Lucia Cheung翻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