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離死別?不離不別!

我這個blog已靜了七個多月。其實我並沒有作過什麼決定要自動關閉,只是一直覺得似乎還是講少一句更好。

今天提筆寫兩句也不是有什麼重要聲明要宣告,祇是心血來潮想把自己的一個「醒覺」和各位分享。

近來全人類都不免處於生離死別的痛苦中。想大家都見過這樣的一幕:父母帶著小孩子去面對一個陌生的新環境,年老的祖母還是要由親友扶著,陪送他們到機場,多望一眼那一直在她身邊長大的孫兒。「要入閘了!」。孩子們抱著媽媽的腿走向出境處。但一面行一面還是轉頭望著祖母依依不捨。「再見,再見!」……幾時再見呢?祖母等得嗎?

我自然想起70多年前,我十六歲,離開上海來香港,媽媽身體已多病還是要兩位姊姊扶著她送我到碼頭。小船把我和一夥同學送到大船,媽媽留在碼頭上。我入了艙,安置了行李,上到甲板,看到媽媽還在那裡。我們已聽不到對方了,我做手勢示意姊姊們可以帶媽媽回家了,好久她們才離開。我那時相當肯定在香港學習四年後一定會被派回上海服務,哪知那卻是一個世上的永別!

這兩個星期六我們辦了兩件喪事。先是陸華清修士,他已長久住院。初時去探望他,他常唱歌。後來疫情嚴峻了不准探望,不過天主教醫院對主教還是另開一面的。陸修士已不唱歌了,也沒有氣力開眼了,護士會提醒我「主教,不要太接近,主教,不要摸他」。

張志誠神父住院不太久,我沒有探望他,他走了。臨終的病人一定很想有親人在身邊,更好有一隻手讓他握住。

為安全起見我們勸告張神父的許多知己教友不必來參與彌撒,甚至為參與彌撒者也沒有給方便同去墳場。

九十歲生日,我翻看一些舊照「這位不在了,這一位也不在了」「還在的不多了」頗有感觸。

好一段時間,唯一還能做的事是探監。疫情下探監的機會也沒有了。

聖誕節有幸給他們付了洗的,還未能給他們送聖體。為他們、為所有獄中兄弟姊妹、為所有(尤其赤柱Cat. A的)老朋友,我祗有為他們(她們)祈禱了,尤其唸玫瑰經時「聖母瑪利亞,祝福他,保佑她」。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景象,我們的會祖聖若望鮑思高已年老時有一天去探望母佑會一個團體,修女們圍著他,他說「我看見聖母在這裡」;院長修女見鮑思高神父講話很吃力,就幫他說「鮑思高神父要我們記得聖母常照顧、保佑我們」。鮑思高神父說:「不是,我說,聖母在這裡!」院長說:「鮑思高神父要我們想像聖母常在我們身邊」,鮑思高神父不耐煩了,提高了聲音說:「不是,我說的是聖母真在這裡,我見到她在妳們中間走來走去!」

聖母真在我們身邊!」這是我想與大家分享的醒覺。她在我身邊,在您身邊,在所有我記得的人身邊,在所有記得我的人身邊!

不祇是聖母,所有的聖人,所有我們說「已離世的」親人朋友。其實他們從來沒有離世。他們,暫時脫離了肉身的「靈魂」(也就是他們的「人性自我」)已在「天上」,但這「天上」是什麼?並不是在「雲彩上」,是和天主在一起。這在「一起」不是一個物質的地方,在天主內所有天神、聖人也就和我們在一起,整個天堂常在我們身邊,這個「我們」包括所有我們愛的人,愛我們的人。哇,這麼熱鬧?當然啦,沒有任何限聚令能阻止我們!這不是想像,是信德!

當然這一切的基礎是「那……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羅8:34)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嗎?是窘迫嗎?是迫害嗎?是饑餓嗎?是赤貧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正如經上所載:『為了你,我們整日被置於死地,人將我們視作待宰的群羊。』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命,……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5-39)

高牆鐵窗的內外兩邊,我們還是在一起!

讓我用「Abide with me」那支聖歌中的一節來結束我這分享:

3 – 3     2 | 1 –     5 – |  6    5    5     4 |  3 – – – |

I fear no foe, with Thee at hand to bless,

3 –     4      5 |    6 –      5 –  |4      2     3 #4 | 5 – – – |

Ills have no weight, and tears no bitterness,

3  –        3      2     |  1  –     5  –       | 5       4    4    3| 2 – – -|

Where is death’s sting? Where, grave, thy victory?

2 –  3    4   |  3     2     1     4 | 3 –   2 – |1 – – -|

I triumph still, if Thou abide with 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